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一场硬仗:阿里瘦身

   发布时间:2023-05-26 14:12     浏览:255    
核心提示:2023年5月的第二个周末,已经入职杭州阿里云两年有余的小黄接到人力部门的优化通知。我现在有点懵,不敢相信但是又必须去面对。5月24日,小黄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即将离开现在的岗位,除了找下一家工作面临的压力,更多的是对公司的不舍,以及由此而来的职业规划上的冲击。每年公司都会进行正常的组织岗位和人员优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2023年5月的第二个周末,已经入职杭州阿里云两年有余的小黄接到人力部门的优化通知。“我现在有点懵,不敢相信但是又必须去面对。”5月24日,小黄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即将离开现在的岗位,除了找下一家工作面临的压力,更多的是对公司的不舍,以及由此而来的职业规划上的冲击。

“每年公司都会进行正常的组织岗位和人员优化。此次人员调整的时间为5月份,是在4月底发放完年终奖后启动的,整体优化比例约7%,补偿标准为N+1+1,未休的年假、陪伴假等均可折现。”5月23日,阿里云相关人士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一举动完全是正常的优化。

自宣布组织架构变革以来,阿里巴巴“裁员”的传闻,便在行业内悄然散布且未有平息之势。

如果说云智能的人员裁减尚属正常,而另一则消息则更加严酷。有猎头透露,杭州大厂正在进行裁员。该大厂被业内人士指向阿里巴巴,包括淘宝天猫业务和阿里云业务。其中,淘宝天猫被曝出“裁员25%”。

阿里巴巴集团否认了上述消息。事实上,过去多年,阿里巴巴员工绩效从3.25到3.75一直有不同的评价打分,而评分为3.25的员工比重一般在10%,连续两年则会被内部淘汰。在传闻发酵的前一夜,已经有不少猎头收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离职员工的简历。

毫无疑问,激发组织活力已经成为阿里巴巴下一步降本增效的重要手段。

“在过去很多年里,互联网公司在人员配置上,其实是按照富余的方向,以及做更大增长的可能性去构建的。之前没有拆分的时候,很多子业务可以吃大锅饭,现在拆分之后一些原本计划上马或者准备做的项目,会出现重复或冗余,对人员进行优化提高组织效率以达到降本增效。”赋猎咨询管理合伙人沈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从消费互联网时代向工业互联网时代转变的过程中,无论是企业用人的思路、薪酬、需求都会发生转变,需要整个行业积极去应对。

“浪潮来临会导致裂缝产生,但是缝隙里也有机会。”他说。

图片

机制再造

“现在是让我重新和另外一家公司签合同,原来的工龄不计算并且降薪一半。”一名阿里巴巴P8以上员工告诉记者,自己正在看新的机会,但因为级别比较高,原来的薪水在业界颇有竞争力,也勉强接受了降薪的安排。

从阿里巴巴的财报数据也能看出,其员工数在减少。5月18日,阿里巴巴发布了2023财年第四季度(对应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其员工数量环比减少超4500人。

为什么阿里巴巴需要如此大刀阔斧进行瘦身?外界解读传出多种不同的版本。普遍认为其架构调整后,部分业务出现了人员冗余,尤其是在确定了阿里云、菜鸟、盒马未来将独立上市之后,每个明确分拆子业务上市的业务部门,也会进行成本优化。此外,部分员工无法跟上形势变化,也成为被裁掉的对象。

不过,阿里巴巴官方对此噤口不言。

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和行业观察人士均认为,阿里巴巴的裁员举动并不令人意外,这也是互联网进入微利时代之后,需要降本增效并投入更多研发创新所必须经历的过程。

“云计算技术进入技术平台期,一定程度上产生服务的同质化严重,大幅压低了利润空间,各厂商的毛利也在降低。减员增效某种程度上也是行业变化的一个索引。生成式通用AI时代已经到达,云计算厂商的研发人工成本和模型训练推理成本都带来了成本压力。对于企业来说,有必要将资源投入到更重要的环节。”某云计算厂商内部一名中层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云计算厂商的国内业务,目前还受到了传统IDC服务商和电信业务运营商(电信天翼云等)的低价竞争。

此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张勇向阿里云员工发出全员信称,鉴于云智能集团的商业模式、客户特征和发展阶段与阿里巴巴集团大多数消费互联网业务有巨大差异性,计划在未来12个月将云智能集团从阿里集团完全分拆并完成上市,在股权和公司治理上形成一家与阿里集团完全独立的新公司。

同时,阿里云智能集团将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他在信中表示,“分拆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是阿里云面向未来二次创业的全新开始。未来,可以完全独立面向市场,进一步强化业务战略,优化组织和运营。”

这意味着,阿里云智能业务将独立承担营收任务。阿里巴巴集团最新财报显示,阿里云智能在2023财年总收入为772.03亿元,经调整EBITA利润为14.22亿元,同比增长24%,已连续两年实现盈利。

另外,对于核心业务来说,更好的资源配置也是当务之急。此前,阿里达摩研究所自动驾驶实验室约80-90人转入菜鸟集团,整个自动驾驶实验室也并入菜鸟集团。

在行业人士看来,大厂都希望用更大的流量和更快的时间去换取利润和份额,因此在初期可以对人员进行超配,甚至是内部“赛马”并行竞争的机制。但是,当各个子业务拆分之后,需要重新激发组织活力,并聚焦自己主体业务。“更加需要活在当下、聚焦当下,专注本身的业务。”

图片

市场和盈利之问,不纠结了

“指挥棒”已经出现变化。

3月28日,张勇发布全员信,宣布启动1+6+N组织变革。从阿里巴巴最新财报数据可以看出,各个子业务板块几乎全部将盈利、减亏作为核心指标。有本地生活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至少要先活下来,再去谈论市场份额的问题。”

在阿里巴巴2023财年里,本地生活板块亏损从220.92亿元缩减至140.21亿元。尽管亏损大幅度收窄,但本地生活距离盈利依然有距离。

未来,这一局面都将被改变。

一开始便相对独立的盒马,更早将“盈利”提上日程。截至2022年9月30日,不包括开业不到12个月的门店,绝大多数盒马门店的现金流为正。今年4月,盒马CEO侯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过去在全国铺开做业务确实带来了亏损,但现在即使在上海开新店亏损也是有限的。“在我没有做明白之前,不会轻易到外地去试水。亏损一定是控制在盒马能盈利的前提下。”他说。从2022年的经营数据来看,盒马已经实现了盈利。

而在5月18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高层透露,阿里巴巴集团主要资金来源将为淘宝天猫商业集团,这项业务在2023财年贡献了25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

5月10日,淘宝20周年当天,在淘宝天猫618商家大会上,阿里“1+6+N”组织变革后新组建的淘天集团首次公开亮相。淘天集团首席执行官戴珊在大会上表示,新、变革,成为淘宝天猫的两大核心关键词。旗下三大核心部门正式确定为中小企业发展中心、品牌业务发展中心和超市业务发展中心,分别由汪海、刘鹏、刘一曼担任总裁。

目前,闲鱼、淘特、淘菜菜、1688等子业务仍属于淘天集团。这些业务之间,下一步也将面临整合。阿里巴巴再一次打破自我,尤其是在核心的电商业务。

“电商交易平台里的一些边缘化业务,可能会有比较大的调整。尤其是亏损的业务,本身在现金流已经是捉襟见肘了,要去竞争很难。过去多年,阿里巴巴很少会真正去执行末位淘汰制度,多少会给一些机会,这个岗位不行就换个子业务。此次架构调整,还是在于子业务上市的时间表已经明确,市场给的时间不多了。”一名资深电商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对于阿里集团来说是正确的选择,而真正的影响落到个人头上,仍是不小的负担。

图片

那些外溢的机遇

从去年开始,一长串的大公司开始进行内部人员结构优化,小公司名单则更长。

5月17日,腾讯发布2023年一季度业绩,并披露最新员工情况。腾讯2023年Q1员工人数106221人,环比2022年Q4员工总数108436人,一季度减少2215人;同比2022年Q1的116213人,一年减少9992人。

阿里巴巴最新财报披露的员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3月31日,阿里员工数量为235216人,而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为239740人,一季度减少4524人。而在2022年,阿里巴巴一季度减少4375人、二季度减少9241人、三季度减少1797人、四季度减少4163人。

尽管各有难处,但它们都属于过去多年高速增长的互联网新经济行业,且在各个赛道扩张十分迅猛。

一位阿里中层员工对记者表示,之前主要担心公司会有竞业协议,怕很难找到下一个工作机会。现在与HR谈下来,也不是强制性选择。

在不少内部人士看来,真正的难题并不是应对满天飞舞的“降薪、裁员”传闻,而是关注通过改善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后,是否能解决一部分人员膨胀带来的问题,即是否真正提高了效率。

“裁员是面对现实发展的挑战必要的管理策略选择,这本身也有合理的地方。大背景是阿里集团的分拆,无论是阿里云还是菜鸟等等,未来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要单独上市,这个业务发展本身必须按照它自身的行业规律来运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郑志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任何企业在经历了快速发展和多元化之后,必然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

在面临挑战时,企业如何去化解?“降本增效是其中一个手段,否则企业将无法长期生存下去。”郑志刚说道。

事实上,放眼全球科技行业,用极少员工创造惊人成就的公司屡见不鲜。这也是过去多年数字科技行业估值与待遇直线上升的直接原因,其背后的逻辑就在于边际成本的降低。如今,行业高速增长的飞轮开始变得缓慢。

“消费互联网是一个市场动态补偿机制最高效最灵敏的领域,大家会去做更加动态积极的调整。”沈嘉认为,之前之所以互联网公司扩张招人,是因为要有新的布局和产品,整个人员规划就超额了。但是现在遇到流量瓶颈、消费瓶颈之后,每个人都得为绩效负责,未来会形成新技术和人才的外溢。

在此背景下,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二线城市,都可能迎来新的机会。“过去的人才集中在一线城市,很多公司招不到是因为雇主品牌不够强,哪怕有付费能力,人才也不愿意去。另外是因为它所在的区域附近没有相关的产业,这些人才配套上不来。”沈嘉分析称,还有一个重要的认知需要厘清,即大厂裁掉的边缘业务并不是没有价值,它只是与主营业务相比利润不够高或者天花板太低才被砍掉。作为一个创业项目,也是有机会的。

下一阶段,可能会有新的创业浪潮和机会出现。毕竟,在过去多年一次又一次的经济调整过程中,也曾诞生一批又一批好公司。电子商务网站在2012年出现现金流危机,从2011年10月份至今,电子商务领域已经出现了三波裁员,第一波是在2011年10月份和11月份;第二波是在2012年春节前后;第三波是在2012年4、5月份。

“现阶段阿里合伙人制度的退出,以及大规模降本增效,其实也是顺应社会潮流变化的一种自然反应,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看是积极的信号。”郑志刚认为,伟大的企业要做到基业长青也不容易,只有不断穿越周期后才能赢得更多尊重。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