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冯南垣  河南省晋商会 

钟睒睒坐不住了 让我们想起了鲁冠球曾写下十五字声援钟睒睒“要挺住,不要怨,查自己,做得对,从头越!”这十五个字

   发布时间:2024-03-05 11:03     浏览:699    
核心提示: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楠楠从位于杭州市上城区清泰街160号的娃哈哈老总部,到位于西湖区葛衙庄181号的农夫山泉总部,相隔18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晋商年会  全球晋商年度峰会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楠楠

从位于杭州市上城区清泰街160号的娃哈哈老总部,到位于西湖区葛衙庄181号的农夫山泉总部,相隔18公里——从地图上看,两者之间只隔了个西湖风景区。

中国的水饮双雄——宗庆后与钟睒睒,在这里互为竞争对手纠缠了近30年。如今宗庆后的不幸去世,也让另一位有些高处不胜寒。

在沉寂近11年后,钟睒睒不得不站出来发声。

3月3日,农夫山泉官方公众号发布了创始人钟睒睒的小作文,回应了近期网上对他及农夫山泉的谣言——

钟睒睒主要回应了以下几点:宗老逝世后,他曾去灵堂叩拜吊唁;他的第一笔创业收入并非来自于娃哈哈;从未在娃哈哈领薪,所以当年也谈不上因为“冲货”被开除;当年娃哈哈与农夫山泉作为主角的“纯净水与天然水之战”,虽然双方互有诉讼,但两人最终握手言和。

这次舆论的发酵,是从2月28日宗庆后追思会当天,钟睒睒敬献的花圈引发热议开始的。随后,便不停地有网友曝出钟睒睒与宗庆后的旧事、双方之间的商战。也不断有网友去农夫山泉的直播间评论:“农夫与蛇”“再也不买农夫山泉了”等等,甚至有人扒出钟睒睒儿子的国籍问题,舆论一时沸沸扬扬,一边倒地“踩”农夫山泉以及钟睒睒。

“一开始我们觉得这种谣言,网友应该不会理。”农夫山泉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但舆论发酵的速度,远超农夫山泉的预料。“(近期网上)谣言太离谱了,回应是针对谣言,以正视听。”

但这只是钟睒睒站出来的表因。更深层次的则是农夫山泉这个品牌,已经因此受到了伤害。据蓝鲸报道,农夫山泉官方旗舰店连续5日销量暴跌,跌超90%——2月27日单日销售额超过100万元,而3月3日单日销售额仅有5万元。据新抖数据,此次舆论风波前的2月26日、27日,农夫山泉官方旗舰店直播销售额在7.5万元~10万元。2月28日开始,销售额骤降至2500元~5000元,销售额暴跌超90%。农夫山泉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价,从上周五开始也连续两个工作日下跌。

尽管2023年钟睒睒以4500亿元的财富成为中国首富,且连续三年蝉联首富,但他几乎从不混圈子。

有近十年时间,钟睒睒因奉行“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原则,几乎消失于公众视野。农夫山泉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钟睒睒已多年不对外接受采访,连公开活动也很少出席。甚至在2020年,他掌控的两家公司——万泰生物和农夫山泉分别上市时,外界提起钟睒睒名字,很多人表示不熟悉,甚至念错。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钟睒睒多年来在商业世界里的特立独行,也让他获得了“独狼”称号——并称其“有狼的斗性”。另外,他多次对外的公开战斗也颇受争议,但他对此很少理会。巨富之身,却极为孤傲,这也让他不被外界所理解。

对此,在接受采访时钟睒睒曾提到,“很多人会觉得我不合群,我这个人确实很自负,我一般不跟谈不拢的人多谈。但是我觉得我不孤单,我有我的圈子,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我的朋友群。”

从他的员工口中,也许能看出钟睒睒的另一面:在公司里,钟睒睒也会挂着工牌,刷卡去食堂吃饭。身为浙江诸暨人的他,最爱吃的就是诸暨有名的次坞打面。他身边没有助理,一个人想去哪去哪,有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独自去一线水源地走访考察。他经常会跟团队的人讨论一些哲学问题,“他喜欢探讨那些非常基础的东西,想法也非常超前,是一个有创造性思维的人,在他身上你完全看不出那种年纪感”。尽管今年他已经70岁了。

对于宗庆后这位近半生的竞争对手,钟睒睒称与其亦师亦友,宗老是他尊敬的企业家。而回想起来,钟睒睒少有的几次公开战斗,也都跟宗庆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宗庆后不幸去世后,这匹“独狼”将怎样继续他的“战斗”生涯。

与宗庆后的战斗,双方和解了

钟睒睒的案桌上,有一尊堂吉诃德像。据了解,这是他最喜欢的收藏品。堂吉诃德是一个极度理想化的人,不顾世俗眼光,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看待整个世界,因此几乎没人能够理解他。仔细观察这尊堂吉诃德,他的左手按着一本摊开的书,右手则紧紧握着剑……似乎随时准备“战斗”,这像极了钟睒睒。这些年,钟睒睒与同行斗、与媒体斗……“战斗”,特别是早年与娃哈哈的商战,让农夫山泉受益颇多。

2000年,钟睒睒和宗庆后之间,曾发起一场天然水和纯净水的商战。这是导致本次舆论的根源之一,这也是一起让钟睒睒曾被外界广泛诟病的事件。

当时,瓶装水行业是纯净水的天下,娃哈哈和乐百氏在纯净水行业处于领先位置。钟睒睒为抢夺饮用水市场,主动发起了这场商战。

当时,钟睒睒打出了天然水的概念,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停产所有纯净水,转而生产天然水。随后还通过动物实验数据,证明天然水比纯净水更适合人体,纯净水对健康无益。在几个月的广告宣传和舆论讨论下,纯净水被迅速矮化,天然水开始赢得市场。

几个月后,宗庆后联合众多纯净水企业提交了对农夫山泉“不正当竞争”的申诉。尽管如此,这一战后,钟睒睒成功让天然水赢得市场。而以娃哈哈为代表的纯净水败下阵来,市场迅速滑落。

这场战斗,虽然争议很大,但也让钟睒睒在行业内一战成名。

对于这场商战,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农夫山泉在2000年攻击纯净水,从产业端的角度看,是农夫山泉打造差异化水种的手段和工具;从消费端来看,天然水的横空出世也丰富了中国饮用水行业水种的多元化,纯净水水种独大的局面被打破。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但手段确实有点过分……”

对于外界的各种评价,钟睒睒曾说,“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尽管同行和外界因为他的行事风格而对他颇有争议,但钟睒睒觉得,“这是一个人性格决定的,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不适合”。

正如3月3日农夫山泉副总周力在朋友圈所称,“两家企业同处一城,早年虽有竞争,甚至对簿公堂,但还是在法律框架下光明正大的竞争。”

或是出于对对手的尊敬,相隔不远的双方最终还是和解了。对于这起诉讼,钟睒睒在回应中写道,“此后,我们互有诉讼,但最终宗老与我在当时杭州市主要领导的见证下握手言和。”

与外界的战斗中,宗庆后多次对其声援

有人说,这些年钟睒睒的公开发声,都是为了农夫山泉。而农夫山泉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平时钟睒睒的精力也都在产品上,他比较关心产品。钟睒睒曾说,“如果一个企业不通过产品来对社会表达他的贡献,那要这个企业干什么?”

毫无疑问,钟睒睒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一个商业嗅觉敏锐的商人,但他更是一个营销高手。

热衷事件营销,这可能和钟睒睒曾在媒体工作的经历有关。宗庆后也曾评价称,“钟睒睒的背景适合干营销。”创业前,钟睒睒曾在《浙江日报》当过5年记者。他曾说,“企业不会炒作,就是木乃伊,木乃伊必须尽早进入坟墓。”

2013年,农夫山泉也曾陷入过一场巨大的舆论危机。当年3月,有媒体报道农夫山泉瓶中有黑色不明悬浮物,并开始对其水源地进行调查,质疑其自定产品标准允许霉菌存在。紧接着,《京华时报》接力,刊登《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一文,击中钟睒睒和农夫山泉的命。当时,《京华时报》用76篇报道指责农夫山泉水质没有执行国家标准,标准不如自来水。

随后,农夫山泉以侵权为由起诉《京华时报》,这场官司持续多年,最后以钟睒睒撤诉告终。

当时这场“战斗”虽然不了了之,但也让农夫山泉收获了一波同情其遭遇的消费者。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就是因为《京华时报》和农夫山泉的那场官司,从那之后才固定喝农夫山泉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钟睒睒遭遇危机时,同为浙商及前辈的宗庆后,多次对其声援。

2013年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硬刚标准事件,“宗庆后用一句话表明了态度,‘那是有人故意在搞农夫。’”周力在回应中写道。

而在此前的2009年,农夫山泉陷入“砒霜门”事件时,宗庆后也同样声援了钟睒睒。当时,海口工商局的一份报告称,农夫山泉的饮料中总砷含量超标。宗庆后公开表示,对事件中的农夫山泉饮料检测结果存疑。

这也证明,虽然曾因商业竞争对簿公堂,但钟睒睒与宗庆后二人的关系并非网传那般“剑拔弩张”。

另外,虽被称为“独狼”,但钟睒睒在浙商圈中并非没有朋友。

2013年陷入“标准门”事件时,同为浙商的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曾写下十五字声援钟睒睒,“要挺住,不要怨,查自己,做得对,从头越!”这十五个字,对今天再次处于舆论风波中的钟睒睒,可能同样管用。

参考资料:

《最“水”首富钟睒睒,凭什么超越巴菲特打败马云》,凤凰WEEKLY财经

《狠人钟睒睒,“堂吉诃德”式人生》,中国企业家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