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华为余承东,一声惊雷

   发布时间:2024-02-09 21:58     浏览:378    
核心提示:过去一年,一些企业家在激烈竞争中积极应变,带领企业穿越重重风浪,展现出了卓越的韧性和领导力。在龙年春节期间,「市界」特别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过去一年,一些企业家在激烈竞争中积极应变,带领企业穿越重重风浪,展现出了卓越的韧性和领导力。在龙年春节期间,「市界」特别推出“这一年”专题,探寻诸多企业家惊心动魄的商业故事,希望为大家提供一些宝贵的经验和启示。

如果要在国内的科技行业,选取一句2023年最出圈的宣传语,余承东的那句“遥遥领先”一定榜上有名。

作为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和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手机和汽车两大业务的掌舵人,余承东在下半年打了一场翻身仗,也带动了“遥遥领先”口头禅的出圈。

奈何福兮祸所依,2023年的余承东并非一路坦途。由于上半年问界汽车一度遭遇出货量暴跌,加上汽车业务的人员变动、问界车标风波,让余承东一度饱受质疑。

当问界凭借M7“起死回生”,华为手机靠着Mate60系列“全面回归”,余承东才真正诠释了,何谓“轻舟已过万重山”。

01、“余疯子”其人

在华为,应当没有第二个人物能够像余承东一样充满争议,同时也充满号召力。

2023年8月5日,在华为开发者大会的开发者主题演讲环节,余承东来到现场为首届HarmonyOS极客马拉松比赛获奖的队伍进行颁奖,在颁奖结束后,一群“花粉”不顾随行安保人员的阻拦,争相追赶余承东要求合影,直到他乘上摆渡车,仍有不少粉丝高举手机拍摄。

在余承东出席的各种活动中,总会有这样的花粉簇拥合影,就连余承东在发布会现场的座椅,都会有不少人前去拍照留念,像极了追星现场。

“论个人魅力,余承东确实很强,是一个很赤诚的人。”一名问界车主对「市界」表示,在这名车主看来,早期不少人购买问界的车,都是冲着余承东的个人号召力和华为品牌去的:“华为Mate系列的粉丝,很多也是余承东本人的粉丝,因为有了Mate成功的经验,所以大家相信在汽车领域,大嘴也能把吹过的牛全都实现。”

从余承东的个人成长经历来看,也确实足够励志。余承东生在农村,老家是安徽六安霍邱县,父母都是农民,如今成长为华为终端的掌舵人,他的个人成长经历,也成为了华为“奋斗者文化”的最好注脚。

作为华为内部培养的高管代表,余承东1993年就加入华为,当时的华为还只是一个几百人的小公司,余承东也只是一个24岁刚入社会的年轻人。但余承东在学生时期就性格直率,敢拼敢闯,遇上高速成长的华为,则进一步帮助他施展了才华。

在华为一步步做大的过程中,余承东从基层工程师开始做起,担任过无线产品线总裁、无线产品线副总裁、无线产品线技术销售副总裁等职位,直到2006年开始被任命为终端产品线总裁,开始负责华为手机业务。

但余承东真正为大众所熟知,还是在2012年,华为开始自己做手机之后。任正非之所以指定他为手机业务的负责人,就是看中他敢于冒险的性格,他曾公开表示:“就让余疯子去闯,我们多点灰度,正好和他对冲一下。”

华为做手机的历史由来已久,但此前主要是做运营商生意,华为手机也一直和运营商高度捆绑,2011年华为手机销量有65%是通过运营商渠道定制或捆绑,只有35%是通过零售渠道分销。

余承东正式掌管手机业务后,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砍掉3000万台的低端定制机,决定不再走运营商定制路线,而是要做华为自己的高端品牌,这意味着,华为将暂时失去60%的出货量。“余疯子”,确实人如其名。

但自证并没有等多久,此后数年,华为手机“一马当先”,问界汽车“遥遥领先”,没有人怀疑“余疯子”的实力。

02、因“祸”得福

2023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厮杀,已是史无前例的激烈。

问界乃至余承东的第一个坎随即到来。数据显示,2023年前五个月,问界累计销量仅1.97万辆,月均不足4000辆。

余承东想的第一个挽救方案,是给问界打上“华为”标签,借用华为品牌增加消费者认可。2023年3月,问界汽车贴“华为”标的新闻喧嚣日上,问界门店也打出了华为问界的宣传语。

但令许多人没想到的是,华为内部“不造车”的声音如此之巨大,该行为很快遭到华为内部的强烈反对,其中包括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2023年3月31日,一封题为《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的内部信在网上流传,据称该文件是由任正非亲自签发,再次重申了华为不造车的决定,并专门指出华为/HUAWEI不能出现在整车宣传和外观上。

当天下午,华为举行2022年年报发布会,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直言:“有些部门、个人或者合作伙伴在滥用华为品牌,这件事在查处过程中,华为30多年构筑的品牌不会被谁滥用。”

徐直军表示,华为没有造车,严禁华为品牌出现在任何汽车品牌前面,将会对旗舰店、零售店的物料进行清理。

对于余承东而言,这应该算是一次大挫折,有不少声音称,余承东是华为内部坚定的“造车派”,但华为是一家集体决策公司,余承东的个人意志必须要服从公司意志。

所以当天就有消息传出,余承东亲自下令拆除了华为门店内问界汽车涉及到HUAWEI的所有宣传物料,要求不得再继续使用“华为问界”等类似宣传。4月1日,余承东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3”的演讲中回应了这次车标风波,表示华为不会造车,而是帮助车企造好车。

余承东提到,当时之所以叫华为问界,是想成立一个生态品牌,将所有智选车都整合进去。但加上去之后公司领导有不同的意见,所以就取消了。但余承东同时还是坚持称,他推行智选车生态联盟的本质没有改变。

没了华为品牌的助力,正处于销量低谷的问界失去了一次销量增长的机遇,从2023年6月起,问界品牌没有再披露销量。不过据媒体从赛力斯的产销快报中推测,2023年6-9月问界销量一直不太理想。

而此时华为手机也尚未全面回归,外界甚至开始对余承东的“前途”充满担忧,最匪夷所思的传闻是说“余承东将赴小米任职”,当然,这些谣言很快就被遏止。

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这次受挫,并不代表华为对余承东的否定,因为在华为体系内,对高管的批评属于惯例。任正非曾说过,他对越器重的人会骂得越多,之所以经常批评高管,也是因为更加关心他们的成长,而他对余承东的严厉指责,其实也是爱之深责之切。

“老说我打击余承东,其实我打击他是爱护他。”任正非几年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不过,2023年上半年所遭遇的一系列挫折,对余承东而言也是曙光将至的信号。

03、轻舟已过万重山

光,不是一下子照进来的。

2020年的时候,余承东表示,没有人能熄灭满天星光,但直到两年多以后,这满天星光才终于照亮华为终端的前行之路。

自2023年年中开始,市场多次传出华为5G回归的消息,当时有华为经销商对「市界」表示,华为手机会在9月全面回归,与苹果争锋。

2023年8月4日,一年一度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召开,在当天的主题演讲环节,余承东表示,鸿蒙生态走过艰难的四年,已经积累7亿设备和220万开发者,回首过往四年,“轻舟已过万重山”。

照例,开发者大会一般仅针对鸿蒙系统等软件更新,不会有硬件产品的消息。但在活动中,余承东提到华为手机时公开表示:“华为的旗舰手机,正在回归的路上。”

事后看,这或许是对华为Mate60系列回归的一次公开“预告”。当时现场很多人并不理解,历经四年制裁的华为如何“轻舟已过万重山”,直到半个多月后,华为Mate60 Pro突然上架销售,宛若石破天惊,人们才真正领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这是一场没有发布会、没有郑重宣告的“逆战”,意味着华为手机从长达四年的制裁中顽强活了下来,并开启反转时刻。此后数月,华为Mate60系列一机难求,带动华为手机国内市场份额暴涨。

另一边,问界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低谷期之后,也在蛰伏调整,不断完善自身的打法,以适应新能源行业激烈的竞争环境。

2023年7月,华为和赛力斯共同成立了“AITO 问界销服联合工作组”,全面负责AITO品牌的营销、销售、交付、服务、渠道等业务的端到端闭环管理,意味着华为对问界品牌的介入进一步加深。

而问界的王牌,在9月12日才正式揭开,当时市场对这场发布会的最大期望,是华为Mate60。但余承东在这场发布会上只字未提华为Mate60,而是将聚光灯都打给了全新上市的新款问界M7。

尽管因为种种原因,这场发布会没有介绍Mate60的信息,但余承东还是带着他的“遥遥领先”归来了,在介绍新款问界M7时,余承东现场五次提及“遥遥领先”,二十多次提及“领先”,每次提到均引发现场观众的大量掌声。

作为问界品牌的翻身之作,余承东表示,华为在新款问界M7上花了5个亿,对材料、技术和智能驾驶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升级。不仅配置全面升级,新款问界M7价格也更具诚意,相比上代起售价大幅下降,入门款降至25万元以下,并首次提供了五座和七座两种座椅排布方式供消费者选择。

事实证明,新款问界M7确实不负所期,据华为方面披露,自9月12日上市至9月30日,问界M7的大定数量超过了3万辆。在汽车行业,大定指的是消费者预付了意向金的订单,后续如果退订不能退款,大定的数量很大程度反映了后续实际订单的数量。

此后三个月,问界M7交付数量不断攀升,从9月的不足一万,到10月交付10547辆,11月交付17039辆,12月更是超过了2万辆。余承东曾对外公开表示,问界新M7上市两个半月,卖了超10万台。

在华为Mate60系列和问界M7的持续热销下,“遥遥领先”作为流行词也在国内社交平台全面走红,攻占了各大短视频平台和数码社区,甚至从华为发布会火到友商发布会,在其他厂商的手机发布会也常常有人喊出“遥遥领先”。

这一次,余承东似乎终于,赌赢了。

04、与产能交锋

在不少见过余承东的人印象中,他和许多深圳打工人一样,走路总是很快,像是带着风一样,这是很多人熟悉的“深圳速度”。

不仅走得快,余承东的日程也安排得很满,很多华为的活动,他都只能抽出很短的时间参加,据一名接近余承东的人士向「市界」透露,去年余承东参加的很多活动都是即兴演讲,很少备稿,经常是现场“freestyle”。

华为Mate60和问界M7席卷市场的速度,和余承东走路的速度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但意想不到的是,这两款产品在上市以后,都遭遇了产能问题,大受市场欢迎的同时也饱受缺货问题困扰,成为了前期制约其销量的最大难点。

为了解决产能问题,余承东当时一直在四处奔走,10月份,余承东亲自前往赛力斯重庆工厂,现场监督车辆生产。在赛力斯发布的一个视频中,余承东表示:“订单首销大定超过六万台,我们为供应链新投入10个亿,产业链增加了2万多人。”

相比于问界,华为Mate60要神秘得多,但此前「市界」获悉的信息显示,华为Mate60系列一直在朝上游供应链加单,以满足市场需求,但是部分元器件短缺造成了产能瓶颈。

而在年底之后,更多新产品的上市,则进一步增加了余承东的产能压力。2023年11月9日,华为和奇瑞合作的智选车智界S7正式发布,12月28日,大型豪华SUV问界M9和华为中高端走量机型Nova12系列发布。

可以说,摆在余承东面前的,是一个甜蜜的负担,相比以前卖不出去的困境,现在只要能解决产能问题,余承东就能带领华为手机和智能汽车同时狂揽市场。

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问界以2.81万的销量成为新势力品牌第一,2月4日,在华为Mate 60系列和Nova 12系列的助力下,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发布报告称,华为在2024年前两周拿下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第一。

为了进一步攻占市场,近期华为手机和汽车业务也都动作频频。

2023年11月下旬,长安汽车发布公告,宣布与华为将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被视为华为分拆车BU的信号。

除了长安汽车以外,深蓝汽车、赛力斯以及江淮汽车也对该消息作出回应,其中赛力斯对外透露,已收到关于共同投资目标公司,共同参与打造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的邀请,公司正积极论证参与投资与合作的相关事宜。

虽然年初的“华为问界”没能成真,但是凭借着后续问界销量的跃升,以及和车企合资公司的成立,距离余承东的“智选车生态联盟”更近了一步。

而手机业务方面,在剥离了荣耀之后,华为也失去了一个中低端走量的高效渠道。为了弥补产品矩阵上的不足,近期业内传出,华为去年就已经注册了“星耀手机”“华为星耀”在内的一系列商标,可能将于2024年618之前推出“星耀”子品牌,定位与独立前的荣耀相似。

可以说,经历了过去四年的“涅槃”之痛,余承东的轻舟已过万重山。尽管他的口不择言曾经给华为和自己惹来诸多争议,但是历经岁月淘洗,应该没有人能够否认余承东的个人能力。

正如周鸿祎日前在鸿蒙生态千帆起航发布会上提到的,余承东是手机行业造车领域的顶级演说家,也是大网红,每年为华为节省十亿广告费。

如今这个顶级网红,依旧能言敢怼,并且带领华为手机和汽车业务持续进击,而前方等待他的,不仅有鲜花与掌声,更充满了荆棘与危险。正如余承东在华为终端2024新年致辞开头提到的:“不经黑夜,不到黎明,通向胜利的路,绝不是一帆风顺的。”

(作者 | 曾 广,编辑 | 董雨晴)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