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冯南垣  河南省晋商会 

绘制城市大门: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盛晖的“巨轮与仙鸟”

   发布时间:2024-01-23 09:29     浏览:505    
核心提示:千年鹤归造型的武汉站、听雨芭蕉造型的广州南站、桃花绽放的常德站、有云之城美誉的杭州西站以及可伸缩的广州白云站,都出自他之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晋商年会  全球晋商年度峰会

“千年鹤归”造型的武汉站、“听雨芭蕉”造型的广州南站、桃花绽放的常德站、有云之城美誉的杭州西站以及可伸缩的广州白云站,都出自他之手;他已在铁路客站领域设计40年之久,见证并参与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铁路交通建筑的迭代发展,是新一代铁路客站设计的代表人物。

他就是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总建筑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盛晖,一辈子设计火车站的人。

这辈子,他似乎与火车站有着不解之缘。

从1959年建成的以北京站为代表的功能相对单一的第一代铁路站房,到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上海站、北京西站,到新世纪初高铁时代的武汉站、广州南站,再到站城融合发展的“第四代站房”代表杭州西站和深圳西丽站,这些各有特色的铁路站房,不仅承担起交通枢纽的重任,更是一张张城市名片。

“其实建车站、建枢纽,就是建城市。”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总建筑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盛晖表示。

作为新一代铁路客站设计的代表人物,盛晖见证并参与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铁路交通建筑的迭代发展。如千年鹤归的武汉站,如听雨芭蕉的广州南站,如孔雀开屏的昆明南站,如桃花绽放的常德站,有云之城美誉的杭州西站以及可伸缩的广州白云站,都出自他之手,且技术不断迭新。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024

广州白云站

在杭州西站的设计中,他带领团队首创了“站场拉开,中间进站”模式;武汉站的设计首创了“可选式候车”流程模式;南京南站实现无缝连接实现公铁零换乘;广州白云站创新设计出了“可伸缩的车站,会呼吸的广场”;深圳西丽站打造了中国第一个真正TOD4.0的站城融合标杆枢纽。

在这些贯通大江南北的铁路网上,都留下了盛晖忙碌的身影;在广袤的大地上,他也见证了中国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

盛晖认为,自己最大的幸运,就是设计生涯正好伴随着改革开放后的社会进步和经济技术的突飞猛进,生逢其时,而每一项“超级工程”的背后都是团队努力的结果。

“我非常感恩这个时代,也希望通过设计作品,表达这个时代的赋予,回应时代的呼唤。”盛晖说,自己最想做出满足社会和人们需求的交通建筑。

━━━━

绘制“城市大门”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033

1959年建成的北京站

1974年,11岁的盛晖跟随家人去北京游玩时,见到了气势巍峨的北京站,“规模庞大,热闹非凡,还有会在整点报时奏响的‘东方红’,歌声悠扬,扣人心弦”。

这是盛晖对北京火车站的最初印象。

作为新中国成立10周年首都“十大建筑”之一的北京站,带着民族自立的幸福感于1959年揭开面纱,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铁路客站”的开山之作。

“那时通铁路的城市还不多,火车站被人们骄傲地称之为‘城市大’。”盛晖说。

北京站的设计对我国铁路以后的站房设计影响深远,自此形成了铁路站场、旅客站房和交通广场三要素模式。此后的北京站和1976年建成的长沙站也成了盛晖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样本。1985年夏天,盛晖走出大学校园,怀揣梦想跨进了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的大门。彼时正赶上改革开放最初的一轮铁路客站建设高潮的到来。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043

学生时代的盛晖

“从汉口站开始,郑州站、徐州站、合肥站、杭州站、福州站、南京站, 一个接一个的重要方案竞标任务涌了出来。”盛晖回忆,那几年我跟着单位里的老一辈建筑师参加了许多火车站方案的设计和研究工作,出差调研、开会讨论、渲染绘图,忙得不亦乐乎。

自此,盛晖和火车站设计结下了不解之缘,也与中国铁路客站的发展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那个时期遍布华东、中南广大地区的铁路客站,大都留下了铁四院的印记。短短十几年间,盛晖和他的团队设计了百余个铁路客站,都成为了镶嵌在中国铁路链网上的一颗颗耀眼串珠。

设计火车站时,盛晖总是将当地文化放在第一位。如在武昌站的设计中,他采用高筑台、深出檐的古典楚风造型,还将编钟的形象嵌入其中,体现出武昌的古韵厚重;在黄山站的设计中,他大胆融入雄奇的山势和迎客松、云海、摩崖石刻等元素,体现出黄山的雄劲俊伟;在千岛湖站的设计中,他以简洁错落的坡屋面勾勒出江南传统韵味,体现千岛湖的清雅明净……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054

1999年,盛晖参加世界建筑师大会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把建筑美学和建筑的功能性、实用性结合起来,如何在建筑形态上恰当地进行地域性和文化性的表达。”盛晖表示,一个好的设计应该使建筑成为城市风景的组成部分,甚至成为城市地标、城市名片。

至今,盛晖依然保留着手绘的习惯,保存着不少手绘图,这些图片中有他少时写生的作品,也有他当下勾勒的设计草图。

“真正能边做设计边思考,随时启发自己思路的,还是需要用手中的笔写写画画。”他说。

这一画就是40年。

“仙鸟形象”与“一艘巨轮”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102

武汉站

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个?

“武汉站可以说是一个划时代的创新作品,无论当时还是今天看都独具特色。”盛晖表示。

2004年7月,武汉站国际概念设计方案向全球发起招标,共有9家来自国际、国内的设计联合体参加。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以“武汉站”命名的车站。

“白云黄鹤”是武汉的代名词,“九省通衢”是武汉的交通地位,如何通过建筑美学恰当地展现黄鹤这一传说中富有灵气的“仙鸟形象”,进而展示武汉的交通特色?盛晖陷入了沉思。最终,武汉“人文地标”——黄鹤楼给他带来了灵感。

盛晖决定带领团队将武汉站设计成“白云黄鹤”的造型,有“飞翔”“鸟翼”元素。为了表现细密轻巧的羽毛,设计团队将站房中飞鸟的羽翼和身体设计成为17片对称叠置的雨棚。

“九省通衢”又如何体现?“九”在数字中为最大,中国自古就偏爱“九”,“九”又与“久”谐音,意味着长长久久,意味着至高无上和吉祥如意。“我们反复渲染绘图,最后决定将17片叠置的雨棚改为9片,站房取名‘千年鹤归’。”盛晖说。

不负众望,盛晖团队设计的方案成功中选“武汉站”。

2011年,武汉站与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等33项建筑工程,一同入选全国土木工程建设行业“百年百项杰出土木工程”。

对武汉站的设计,哈佛大学建筑系主任科恩给予了极高评价,“现代感结合得非常好,很有视觉冲击力”。

武汉站之后,盛晖对武昌站和汉口站的改造设计上也做了不同尝试。武汉站白云黄鹤优美飘逸的造型, 属高技派现代风格;武昌站高台深檐灵动向上的楚建筑气息,体现了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汉口站在建筑外观设计上则采用了西洋新古典风格,沿袭了具有百年铁路历史的大智门站建筑文脉。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112

南京站

被评为新中国成立60年“经典工程”的南京站也出自盛晖之手。南京站犹如一艘巨轮,与附近的玄武湖融为一体。这座吸纳法国著名设计师竞赛方案的“帆船和灯笼”造型,使得整座站房轻盈又浪漫。盛晖和他的设计团队为灵动外形的内部设计了创新的功能布局,站台上配置了当时最新型的无柱雨棚、玻璃拱天桥。

2005年10月23日,温家宝总理在南京视察,车队路过南京站时,提议将车停在候车大楼前,他要亲自去看一看。

“总理对车站的设计赞许有加,这极大地鼓舞了我们。南京站能够呈现出这样的气度,与大气灵动的设计有关,更与祖国经济发展繁荣有关。”盛晖告诉记者。

站城融合助推城市发展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121

杭州西站

2022年9月22日,随着G9256次复兴号动车组的驶出,由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设计的杭州西站正式投入运营。

这是中国高铁车站最新建造技术、最新建造理念的“结晶”, 也是我国站城融合和智能化建筑的标杆作品,盛晖是该站设计的主创者之一。

“杭州西站是湖杭高铁的超级工程,也是杭州的新地标、新门户。”盛晖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铁路客站和城市建设规划在前期就开始统筹,随着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站、广州白云站、杭州西站等一批创新客站方案的付诸实施,中国的高铁客站建设进入站城融合的4.0阶段。

这升级更迭之路整整走了60年。

杭州西站是国内首座采用“站场拉开,中部进站”模式的铁路站房。“传统高铁站把站台和轨道聚拢在一起,杭州西站则把湖杭场、杭临绩场中间拉开一个空场,形成了杭州西站的‘云谷’造型。”盛晖说。

这一模式创新来自盛晖和团队多年设计实践的总结提升。

在功能设计上,盛晖用足了心。为了给高架站场空间带来自然光线,改善站内使用环境,杭州西站在设计上利用两场之间拉开的空隙,为线下空间带来光线和标志性空间效果,同时利用光线具有的良好引导性,在其中加入进站交通功能,创造了新的进站方式。在拉开的车站区间夹心用地内则引入城市道路,化不利为有利,激活咽喉区下的消极空间,极大地改善了铁路与两侧城市的关系,使站城更加紧密的连接到一起。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129

杭州西站高架候车大厅

“此前轨道交通站位无论怎么布置,换乘铁路的客流都受制于铁路站场的分隔,必须被引导到铁路两侧,即候车室的端部驳接。”盛晖提到,只有出现铁路站场拉开的创新后,轨道交通客流才能穿越站场的隔离从枢纽中部直达候车室,真正发挥出铁路客站与城市轨道交通叠合设置、无缝衔接的优势。

“这种驳接方式与以往布局完全不同,即中部进站模式,这是对铁路客站布局的又一次革命性创新。”他说,杭州西站引入了商务、办公、商业、会展等多重城市功能,是以交通为中心的城市综合体。站中有城,城中有站,城市与车站没有截然的界限。

现在,盛晖又投入到深圳西丽站的建设中,依照“站-城-人融合”理念打造的西丽枢纽,将是新时代站城融合新方式的呈现。

在盛晖心里,“流动的中国”必将更加生机盎然!

对 话

盛晖:旅客的评价最重要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150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总建筑师盛晖

中国房地产报:您被内业誉为“站房设计的灵魂画手”,这么多年在铁路站房设计上坚持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您最想通过作品向社会表达什么?

盛晖:那个谈不上业内的称誉,可能出自某次采访记者的一种理解。但我确实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将近退休,几十年来一直都在从事铁路客站的设计工作,亲历了我国铁路交通建筑不断更新迭代的发展历程。个人的命运与时代紧密相连,比起我的前辈设计师,我更幸运的是设计生涯正好伴随了改革开放后的社会进步和经济技术的突飞猛进。生逢其时,应愈加珍惜,所以希望通过设计作品,表达这个时代的赋予,回应时代的呼唤。

中国房地产报: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个?有遗憾的是哪一个?

盛晖:对完成的每一个项目,我们都会感到满意和自豪,也难免留有遗憾以及需要自我反省改进之处。武汉站可以说是一个划时代的创新作品,无论当时还是今天看都独具特色;广州南站经过了十余年的使用,目前已成为世界最繁忙的高铁站;杭州西站去年一亮相,就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取经者络绎不绝。

这样的“超级工程”在建设过程中涉及方方面面,最后呈现的是多方合力的最终结果,个人在其中的作用不能被过于夸大。但每一个项目我和团队都会认真对待,希望从设计上平衡把控,尽力做到完善完美。可以说我们对创新和品质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

中国房地产报:您最想做什么样的建筑?

盛晖:我最想做出满足社会和人们需求的交通建筑。交通建筑作品的成功与否,需要在长期的实际使用中经受检验,旅客和市民的口碑是评价的重要标准。

中国房地产报:什么是“第四代客站”?“第四代客站”又具备哪些创新性?

盛晖:“第四代客站”是我为总结我国铁路客站发展历程而提出的一种断代划分方法中,于2018年预测出的最新一代铁路客站形式,最主要特征是“站城融合、交通综合、功能复合、智能统合、生态结合”,这一预测与近年来的实际发展情况基本相符。第四代客站代表作品是杭州西站、深圳西丽站等。

微信截图_20240123093644

深圳西丽站效果图

中国房地产报:您认为未来铁路交通建筑领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盛晖:未来铁路交通建筑应该会更加注重交通功能与城市其他功能的结合,助力创建一种更加健康可持续的城市生活新形态。铁路综合交通枢纽与其他城市基础设施一体化建设,会成为带动城市更新发展、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今后的铁路客站可能越来越不在意强调自身的标志性形象,转而更加关注运输效率和出行体验的提升,变得更加人性化、智能化,同时注重安全韧性、绿色低碳和数字化建造技术的发展。

中国房地产报:您如何理解“工匠精神”?

盛晖:“工匠精神”是一流的职业精神,表现为执着敬业、精益求精、勇于创新。提倡“工匠精神”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房地产报:作为我国铁路客站领域的知名专家,您对这几年中国在建筑建造方面的“工匠精神”如何看?有什么问题需要关注?

盛晖:过去十多年,我国已建成近千座火车站,建设规模和速度着实惊人,但目前客站的建筑品质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差距,旅行体验从人民群众的满意度来看还有不足,尤其在站城融合助力城市发展的需求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新的时代,新的需求,催生新的铁路客站。今天的铁路客站设计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要准确把握新形势和新要求,坚持交通运输服务人民,更好地发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引领作用。客站不仅应进一步提高旅客运输能力和综合换乘效率,还要利用技术进步和服务水平的提高来提升旅行体验,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需求。通俗地讲,就是交通运输发展要从“走得了”升级到“走得快”、“走得好”,更强调客运效率和旅客的体验。同时,铁路客站还应在新时代发挥促进城市更新改造和助推经济转型升级的新价值。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合作伙伴
MMM私募投资
AZ财经
敏财经
冯南垣古驿道财经
红草莓娱乐
极彩网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