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融了300亿的威马被讨薪,盘点造车新势力背后的资本江湖

   发布时间:2023-03-05 00:10     浏览:637    
核心提示: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原创作者丨巴里日前,由于威马大幅降薪、社保资金去向不明,以及延迟薪资发放日期,部分员工前往威马黄冈工厂门口拉横幅维权。据网传图片显示,疑似多名威马员工在黄冈生产基地门前拉起白色横幅,指责威马长期拖欠员工薪资、侵犯员工利益,要求威马结清欠薪并按照劳动合同进行经济补偿。有报道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原创

作者丨巴里

日前,由于威马大幅降薪、社保资金去向不明,以及延迟薪资发放日期,部分员工前往威马黄冈工厂门口拉横幅维权。

据网传图片显示,疑似多名威马员工在黄冈生产基地门前拉起白色横幅,指责威马长期拖欠员工薪资、侵犯员工利益,要求威马结清欠薪并按照劳动合同进行经济补偿。

有报道称,今年2月,威马汽车一笔于1月官宣的20.1亿元融资款项未到账,直接导致威马方面的资金紧张。同时威马汽车有“将所有部门预算缩减25%”的计划,以确保公司在今年二季度内完成在香港上市。

睿兽分析显示,威马汽车已累计完成至少10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300亿元人民币,这也是目前所有造车新势力中,IPO前融资的最高金额。

2018年9月,威马汽车实现首款车型EX5的量产交付,是一众造车新势力中,较早实现量产的企业。2019年,威马汽车的年度销量仅次于蔚来,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二。到了2022年,其销量仅不到造车新势力第五名零跑汽车的三成。

如今,由于资金极度紧张,威马这家曾经的新势力头部品牌正在绝境中挣扎,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与威马一起按下暂停键的还有由李一男所创建的牛创新能源,日前也有倒闭的传言。

著名投资人阎焱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造车新势力绝大部分会“死”掉,最后能活下来的就那么几家寡头。

据统计,最高峰时市场上总共有约58家造车新势力,如今已所剩不多。2019年前后,“蔚小理”先后赴美上市。几乎于此同时,乐视、拜腾、赛麟等造车新势力则迎来了首波倒闭潮。

近来,吉利旗下极氪、上汽旗下智己、广汽旗下埃安等传统车企孵化的新能源子品牌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岚图、智己估值达到近300亿元,埃安估值更是超过千亿元。以埃安、极氪为代表的第二轮造车新势力IPO潮即将来袭。

在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第二批新势力倒闭潮或许正在到来。

资本推动造车新势力崛起

资本在推动造车新势力快速崛起的过程中,无疑起到了重要作用。

目前,除了各地政府外,主要有三股资本力量:红杉中国、高瓴投资、IDG资本在内的众多投资机构,BAT等互联网巨头在内的产业资本(CVC),以及企业和创始人自有资本。

红杉中国、高瓴投资、IDG资本、经纬创投都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多有布局。

其中,红杉中国投资了6家新能源整车公司,并已收获蔚来、小鹏、零跑3个IPO,还参与了恒大汽车定向增发,成为了布局最广的VC。

高瓴投资则先是领投了蔚来的A轮融资,在C轮跟进,而后投资了小鹏的B+和C+轮。值得一提的是,蔚来IPO时,高瓴投资是仅次于创始人李斌和腾讯的第三大股东,但在2020年初清仓了蔚来汽车,并在理想汽车IPO发行时进行了认购。

转年到了2021年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网站显示,高瓴投资清仓“蔚小理”股票,转而重仓押宝比亚迪——斥资2亿美元(约13亿元人民币)参与比亚迪股份的定向增发。

IDG资本则是从A+轮便开始投资小鹏,后续在B轮、C轮持续加注,持股比例仅低于创始人何小鹏和战略投资方阿里巴巴。同样在小鹏IPO之时,成为其最大财务投资方。在此之前,IDG还投了蔚来的C轮。

不过遗憾的是,IDG资本A轮投资的牛创新能源在2022年底以一封“短期内无法交付”的致用户信,项目被迫暂停。

在这几家机构中,IDG资本似乎对下沉市场也同样感兴趣,2017年投资了一家名为帝亚一维的低速电动车公司,其生产的小维汽车也就是俗称的“老头乐”。

经纬中国则在参与了小鹏汽车的A+轮、B和C轮之余,还投资了理想汽车的B、C轮。

CVC方面,“蔚小理”、威马的核心投资机构中,腾讯、阿里、百度、美团等互联网巨头成为了除创始人之外的第二大股东。作为战略投资,除了资本的加持,互联网巨头还会给造车新势力带来品牌、资源等全方位助力。

首先来看小鹏汽车,阿里总计投资了小鹏汽车三轮,并最终在小鹏IPO时成为了其第二大股东。

再看蔚来汽车,腾讯参与了蔚来汽车的A轮、C轮以及D轮融资,成为了蔚来上市的第二大股东。即便是在蔚来汽车上市之后,腾讯仍屡次出手增持蔚来汽车。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腾讯还曾花费了17.78亿美元购买了特斯拉5%的股份,成为了特斯拉的第五大股东。不过,2019年特斯拉提交给SEC的文件显示,此时腾讯已经不在特斯拉股东之列。

深度押宝新能源的腾讯,也是第一批“吃瘪”的。其2015年参与投资的拜腾,在烧光了来自腾讯、富士康、中国一汽的84亿巨额融资后,正式宣告倒闭。

百度则是在威马身上下了重注。尤其是2020年9月,百度再度参与威马D轮融资。该轮融资总额高达100亿元,成为了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笔融资。在融资完成之后,百度以10.22%的持股比例成为威马第一大外部股东。

比较特殊的是理想汽车,其背后是美团及王兴的个人投资。2019年8月,理想拿到王兴领投的C轮5亿美元融资;2020年6月,理想D轮融资5.5亿美元,美团领投5亿美元。正因为王兴的出手,理想C轮和D轮融资共达到10.8亿美元,使得上市前总融资额突破100亿元人民币。

企业及创始人自有资本方面,以“蔚小理”为例,创始人本身也是重要投资方,上市前三人总计出资超过7亿美元。其中,何小鹏出资最多,约有 3.1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2 亿元)。

谁将成为赢家?

不差钱的互联网巨头凭借着自身充足的现金流,也会选择亲自下场。

智己汽车就是其中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2020年12月,由上汽、张江高科和阿里巴巴联合打造的智己汽车正式成立,投资金额高达100亿元,成为国内首个创始轮融资即达百亿量级的汽车公司。此外,百度与吉利联合成立的集度汽车也是同样如此。

伴随着汽车行业迎来补贴退坡、造车资质“关门”的政策风向,洛轲智能成为了这一轮造车潮中最后一个被疯抢的项目。

这家由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创办的造车项目,不到两年时间融资了5轮,红杉中国、IDG 资本、北极光创投、腾讯等都参与了融资。有报道称美团和蔚来资本想要投资,却遭到创始人拒绝。

昌敬本人私下对越野车多有研究,据媒体报道其首款车型定位40万级、类似奔驰 G 系列的硬派越野,采用增程式技术。而公司 CEO 则由前威马汽车合伙人、CTO闫枫担任。

不可否认,在这波造车潮中,不少参与者也都从中获取了可观收益。专业机构往往讲求“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原则,即便是某个或某些项目暴雷,也能够从成功的项目中赚取数倍收益。

以“蔚小理”为例,三家公司IPO之后股价飞涨,以最高点计算,其背后的投资机构账面浮盈超过10亿美元的有7家,其中更有4家超过20亿美元,分别是阿里、腾讯、美团王兴、IDG资本。

在第二轮倒闭潮中,谁将消失?第二轮造车新势力IPO潮中,谁又将成为赢家?或许答案已经离我们不远。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