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A股,再无中南建设!

   发布时间:2024-05-09 14:56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浏览:338    
核心提示:0.56元!这是ST中南(000961.SZ)最后的收盘价。5月8日是ST中南连续第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15年的A股浮沉之路,ST中南以面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0.56元!

这是ST中南(000961.SZ)最后的收盘价。

5月8日是ST中南连续第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15年的A股浮沉之路,ST中南以“面值退市”迎来终局。

当日晚间,ST中南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暨停牌的风险提示公告。截至2024年5月8日,公司股票收盘价已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交易,将于2024年5月9日开市起停牌。

打开中南建设官网依旧能看到“心启未来”的宣传片:“28人携手创业,砥砺前行;35年逐梦不止,壮怀未已……”这是属于中南建设的故事。故事之外,房地产行业从“黄金时代”走进“青铜时代”再坠入“冰点”, 复苏之路坎坷且漫长。从出险到退市,ST中南只用了两年时间。期间也通过政府站台、增持、引战等一系列措施试图打赢面值保卫战,最终也没能阻止深交所对中南建设关上大门。

“根据规则,公司可以申请听证,进行申辩,相关进展情况请留意公司公告。”中南建设方面表示。

两年前,当“国家+地方”AMC前来增援中南建设时,董事长陈锦石在业绩会上曾表示,“这一次没有躺下,肯定能活着”,彼时的中南建设成为了出险房企的纾困样本。两年后还是在业绩会上,陈锦石说,“民营企业必须走新发展模式才有出路,高增长、高周转、高杠杆的‘三高’模式绝对走不下去。”

无疑,2024年将是中南建设应对生存挑战且任务艰巨的一年。“但我们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持续不懈的努力。我们一定会克服种种困难,绝不躺平退缩。”中南建设总经理陈昱含给出了答案。

曾经的“黑马”

陈锦石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4月23日中南建设举办的2023年业绩发布会上。3年累计净亏损达183.19亿元,是这家房企在地产下行周期过程中不得不承担的代价。

这一次,陈锦石给出的判断是“目前行业已在底部,但预计还将调整一段时间,要有更多的政策落地,市场才会改善。”

作为中南建设的掌门人,陈锦石每年都会如约在业绩发布会上解答外界对公司发展的疑惑并提出自己的判断。从“把企业做长做稳”到“要稳字当头活下来”,再到“民营企业必须走新发展模式才有出路”,他对中南建设定调的背后映射了整个行业内部的经营重压,调整、变化贯穿每一阶段。

从行业“黑马”到深陷困局,中南建设走了6年。

2016年,中南建设搭上了房地产行业高速发展的列车,销售规模从500亿元直奔2000亿元,终于在2020年成功跻身TOP20强房企。但2021年,中南建设销售额又重新跌回1字头,止于1973.7亿元。净利润的爆冷更是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当年净利润亏损33.8亿元,同比下降147.8%,这是中南建设成立34年来首次出现亏损。

“2021年我们交出了一份历史上最差的答卷。”陈锦石向投资者公开道歉。彼时中南建设提出了2022年“安全至上,做我所能”的经营思路,并强调把现金流管理放在首要位置。

幸运的是,中南建设在正式出现危机前拉来了华融资产、江苏资产、中国信达为旗下项目进行纾困。业内普遍推断中南建设很有可能比阳光城、佳兆业脱险得更早,“一只脚已经上岸了”。

然而,在行业非良性循环深刻影响下,中南建设在2022年迎来了“生死考验”,一笔2.5亿美元债券停止支付利息拉开了中南建设债务违约的序幕,既而开启了一场漫长的困局求生之旅。这一年中南建设实现营业收入590.4亿元,净利润亏损91.7亿元,亏损继续扩大。

“我们既痛心也无奈。”业绩会上,陈昱含再次向投资者道歉并剖析了中南建设的经营基本面和发展思路。她认为,中南建设的发展“短期有困难,中期有信心,长期要转型”,2023年,中南建设要“把握时机,休养生息,力保交付,修复利润。”

在对过去经营复盘和反思的同时,中南建设也在蓄力复原,自救与被救同行,在“保安全、保交付”上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宏观大势难以改变,中南建设仍处重重挑战之中,外部形势和内部经营都没能回到良性循环的轨道,戴帽、引战、被交易所问询、退市……接踵而至。

“2023年本来是我们对经营形势好转有所期待的一年,去年我们提出‘短期有困难、中期有信心、长期要转型’的看法,站在今天的时点上看,形势比预计和期待要差。”陈昱含坦言,2023年也是中南建设在经营收入不断下滑的形势中艰难求生的一年,在地产和建筑行业还未完全走出低谷的情况下,实现盈利仍然很有挑战。

从中南建设到ST中南

在退市之前,中南建设曾进行过一系列挽救措施,以保上市公司之壳。

早在今年2月,中南建设就公布了部分董事及高管自愿增持股份的公告,包括施锦华等在内的6名董事高管,计划自2月8日起6个月内,通过二级市场增持500万~1000万元股份。

截至5月6日,增持主体已经累计增持中南建设237.52万股,增持金额约228万元,占总股本的0.062%,但该项增持计划并未让中南建设的股价脱离险境。

除此之外,中南建设还迎来了“白武士”相助。4月20日,由南通市海门区政府牵头,中南建设控股股东中南城建与亚洲著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及江苏资产等机构洽谈债务化解、股权交易等合作。

4月22日,深交所向中南建设下发关注函,要求中南建设披露与太盟投资合作真实性等信息。或受此消息影响,4月22日,中南建设开盘迎来“一字板”涨停,收盘价报0.84元/股。当日晚间,中南建设第三次公告提示有可能退市。

紧随一个涨停板后,中南建设发布2023年报,公司连续3年亏损,4月23日中南建设停牌一天,4月24日复牌,中南建设“一字板”跌停,并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中南建设”变更为“ST中南”。

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中南建设确认了与太盟投资等合作事相的真实性。“目前双方仅就合作的可能性进行探讨,无具体的方案或推进计划。该事项尚处于筹划阶段,对公司影响具有重大不确定性。”中南建设方面表示。

4月26日,ST中南发出关于面值退市的第五次风险提示公告。5月8日开盘,ST中南股价停留在一条0.56元的直线,总市值仅剩21.43亿元,陈锦石和他的中南建设不得不面对被摘牌的命运。

事实上,自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中南建设一直在全力自救,通过出售资产、剥离物业和酒店等业务、引进华融和信达等AMC合作、和债务人商谈展期、推进债务重组等方式向外界释放了绝不躺平的信号。

在企业自救的同时,作为南通市重点上市公司,当地政府也在全力进行帮扶。今年2月7日,南通市金融局、海门区政府专程到中南调研,并进一步出台了七大方面的纾困举措,包括组建政府资本市场政企专班、进一步协调中南建设与金融机构沟通化解债务、推进本地国资建筑企业与中南建设合作、支持社会资本通过市场化机制设立投资基金引入战略投资者增持中南建设股份、加大中南建设资产盘活帮扶力度、帮助中南建设股东与金融机构沟通化解股权质押风险、加快推进中南建设“白名单”项目落地、支持保交楼等措施。

“这些举措,对于我们走出困境将起到极大作用,而举措的落地速度也非常快。”陈昱含说,2024年我们仍然会加大与地方政府的沟通力度,包括业务拓展、债务化解、资产处置、风险化解、交付保障等多个方面,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将会得到更多纾困支持。

截至2023年12月末,中南建设有息负债432.6亿元,比2022年末减少42.9亿元。其中一年以内的有息负债合计227.3亿元,比2022年末减少4.8亿元。有息负债占总资产的比重19.06%。2023年11月以来,中南建设发行存续的公司债券都已完成展期5年。

虽然短期经营发展存在困难和压力,但中南建设的管理层对未来依然保持信心。陈锦石曾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企业不容易,把企业从小做大再做强,30多年靠的就是实干精神,以及谨慎应对市场的态度。

困境依然,但中南建设“绝不躺平退缩”,这或许就是心启未来宣传片中提到的中南人的同心共信。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