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冯南垣  河南省晋商会 

曹和平:从三条经济曲线“不见了”看经济发展

   发布时间:2024-02-05 10:33     浏览:300    
核心提示:近日,世界多个媒体对全球经济走势作出预测,很多持悲观态度。加上乌克兰战事外溢影响加剧,美国竞选年国内政治形势紧张等,如何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晋商年会  全球晋商年度峰会

 近日,世界多个媒体对全球经济走势作出预测,很多持悲观态度。加上乌克兰战事外溢影响加剧,美国竞选年国内政治形势紧张等,如何观察全球及中国2024年的经济形势,成为大家关心的重要议题。

国家统计局1月17日关于中国增速5.2%的判断是这样的,我国经济基本面回升向好,供给需求稳步改善,转型升级积极推进,就业物价总体稳定,民生保障有力有效,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上述判断基本中肯,但是,可能有些人心里还是有些疑虑,比如觉得,中国经济出现了产品过剩、产能过剩和投资过剩的综合性过剩。

有些人出于不同的观察视角可能会对2024年中国经济发展提出一些疑虑。提出具体的问题,并且大家合力推动解决是好的,但是如果一味唱衰,扰乱“军心”是不可取的。

大军行进,军旅中的战士和指挥员都有一份藏在心底里坚韧不拔的乐观,一旦与客观现实中的可行性资源良性整合,就有可能打胜仗。经济增长考验决策团队、企业家,也考验经济学者和各路专家。我认为我国经济增长的基本面是健康稳定的。

先看看国外严肃媒体、学界的观察性反思。第一,反映劳动就业市场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逻辑不见了。在过去宏观管理下,如果实行扩张性货币及财政政策组合,物价上升过通货膨胀槛线,一定会看见0—1之间某个百分点的就业增加。过去许多年间,美国和一些大经济体都出现多年下行,但是就业统计与传统菲利普斯曲线反应麻木。

第二,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曲线不见了。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是经济技术关系,边际成本递增,边际报酬递减。一个二次曲线一样的经济飞行的“弹道”线,总会与一个向下的需求曲线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均衡。但在过去15年当中,出现了违反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曲线关系的观察,而且还不断主导着经济的发展趋向。我在1月底参观了抖音总部,在当天一个汇总屏幕上,线上的一个销售团队包括一个主播、一个主播助理、一个导播,三人小组最低的销售额是9万元,平均销售额是98万元(头部更高)。这是一个3小时工作单元的实际销量。我数了一下,主播团队是4300多个,一天的销售可能就超过了10亿元人民币。传统制造业时代,“生产环节涨一分,流通环节涨三分”,这些平均年龄26岁的年轻人,用他们的平台经济技术节约着流通环节的三分成本。不仅在中国是这样,如今在美国也是这样。这种销售模式的投资报酬率、人力资源的年轻程度、市场的覆盖程度是全新的。他们的投资报酬率,不是劳动密集型的或技术密集型的,也不是蓝海报酬率的,而是普罗米修斯级别的报酬率,难怪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曲线不见了。

第三,“鲍莫尔—托宾”函数中的经济人持币关系不见了。货币市场的均衡点,不会因货币发行速度移动很多。

这3个画面综合一下就会发现,劳动就业市场不均衡了,生产销售商品市场不均衡了,货币发行持币市场不均衡了。如果用与总均衡理论对应的总需求管理、总供给管理来理解,可能就会得出让人沮丧的结论。

但是,问题不能只看到消极的一面。为什么经济的总均衡过程关系消失了呢?关键在于过去40年间,尤其是过去15年间,数字技术支持下的联网共享经济,不仅在就业市场,而且在产品市场,更在货币市场领域不断颠覆着整体经济的内在动力学机制,发动机的力矩始发点位移了,资源配置的内在逻辑也变革了。政治经济学意义上的财富概念没有经过二次分配,也没有经过市场途径,而是直接在技术和行为力矩方面发生的变革。对应地,人们的观念直接向两极方向发散,“好得很”与“差得很”两极评价同时存在。

对中国经济的观感也是这样。中国的大车间经济走在世界前列。在大车间经济向数字经济过渡方面,数字技术支持下的联网共享经济,中国和美国在第一方阵,甩开第二方阵领头的日本和德国较大距离。在数字技术增长方面,中国和美国互有短长,在数字创新前沿技术应用,尤其是在消费平台建设方面,中国走在了美国的前面。

为什么?在万物互联所需的移动联网基础设施方面,中国大幅领先于美国,中国的组货、供货以及直达消费端的流程比美国更加灵动、顺畅、便捷。在工业2.0(流水线及内部流程刚性过程再造),3.0(刚性流程与柔性流程二合一),以及4.0(对2.0和3.0合一过程生成的散装数据结构化整理变成数字中间品)方面,中国虽然稍有落后,但由于规模大,整体画面已经搭建完成,在6代数字企业的迭进过程中,中国都有不俗的表现。

中国的年轻一代更具创新思维与能力。虽然增长过程中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结构调整和摩擦,但是更好地从大车间、流水线、模块化生产转向数字技术支持下的联网共享经济生产,并向数字经济二次成长,数字智慧经济过渡的时间点越来越近了。中国增长2024,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仍然乐观可期。(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合作伙伴
MMM私募投资
AZ财经
敏财经
冯南垣古驿道财经
红草莓娱乐
极彩网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