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冯南垣  ___  上党振兴集团 

科研失信“黑名单”背后的“荒唐”:云南多个项目单位人去楼空

   发布时间:2023-06-10 15:07     浏览:531    
核心提示:科技部、财政部等22部门印发的《科研失信行为调查处理规则》规定,失信行为至少包括七大项。科研项目已经终止,162万元科研经费却没有退回。2023年5月25日,云南图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云南图中)被列入科研失信黑名单。当天,云南省科技厅公布了2023年第一批科研严重失信行为记录名单。黑名单共包含23个项目单位及23名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年度晋商经济峰会“晋商年会”和“晋商国际论坛”

科技部、财政部等22部印发的《科研失信行为调查处理规则》规定,失信行为至少包括七大项。 

科研项目已经终止,162万元科研经费却没有退回。2023年5月25日,云南图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云南图中”)被列入科研失信“黑名单”。

当天,云南省科技厅公布了2023年第一批科研严重失信行为记录名单。

“黑名单”共包含23个项目单位及23名项目负责人,其中有4个项目单位的失信缘由与云南图中相同——项目已经终止,但未按规定退回科研经费,还有18个单位则是由于项目严重逾期未验收。

按照科技部、财政部等22部门印发的《科研失信行为调查处理规则》,失信行为至少包括七大项。发改委、科技部等41个部门在2018年联合印发的文件中,联合惩戒措施至少就有43项。贵州、云南、四川等地在2020年前后都出台了科研诚信信息管理暂行办法或实施细则,其中均提及科研失信行为记录名单。

而在相关研究者看来,科研失信,需要反思科技项目背后的一系列管理问题,有些项目能上本身就很“荒唐”。

60%的公司早已失信

云南图中位于昆明,主要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2018年,该公司向云南省科技厅申报了“AR/VR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项目,当年7月,云南省科技厅对项目(编号2018BA071)进行立项。云南省2018年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表显示,该项目为2018年云南省工业领域的重点研发项目,项目起止年限为2018-2019年。

项目总经费为936.25万元,其中单位自筹696.25万元,省科技划拨240万元。2018年,科技厅下达了162万元科研经费。

2019年6月,项目终止。原因是审计发现该费用未被用于科研工作,云南省科技厅按规定终止了项目,并要求公司退回162万元财政科研经费。

云南图中迟迟没有落实。云南省科技厅于2021年6月22日书面要求云南图中退回162万元经费,但截至2021年10月22日,费用仍未退回。

于是,云南省科技厅将其列入了科研失信黑名单。云南省科技厅认为,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项目负责人,晏和猛对违规使用资金和项目终止负有主要责任。

2021年10月22日,云南省科技厅发布公示,第一次将云南图中及晏和猛纳入科研失信“黑名单”。

时隔一年多,晏和猛仍未退回经费,云南省科技厅再次将其列入了严重失信“黑名单”。

云南省科技厅科技监督与诚信建设处处长闫朝德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黑名单”中的23个项目均为云南省科技厅的项目,都签订了项目任务书和合同,且都是企业自主申报,政府资助拨款。

23个项目中包含不少云南的特色农产品项目,有野生菌深加工技术研究、小米辣和甜龙竹优质种苗繁育、罗氏沼虾引种繁育及养殖,以及宣威火腿安全性指标快速检测关键技术研究等。

还包括部分新型产业项目,如AR/VR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年产50万KVAH节能环保信息电池关键技术研究及产业化项目等。

略显意外的是,此次被纳入“黑名单”之前,有60%的公司早已出现了失信问题。

南方周末记者搜索企业信息发现,有14家公司或其法定代表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还有3家公司已经注销。

承担野生菌深加工技术研究项目的云南省南华县宏怡野生菌开发有限公司,就数次受到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

2017年,该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廖为民被云南省楚雄中院列入限制高消费的名单中。2020年7月8日,该公司被南华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22年7月6日,云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又将其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原因是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

“有些企业关门了,人也找不到了”

严重逾期未验收的18个项目中,启动最早的始于2011年,是由绿春前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所负责的草果种植加工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项目编号为2011CG015。

云南省科技厅针对省科技计划项目的验收工作有明确要求,到期项目应提前做好项目实施总结和验收准备,按期完成验收。此外,省科技厅将实时公告项目验收情况,到期或超期未验收项目,将按照项目管理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此次公布2023年第一批科研严重失信行为记录名单的缘由,闫朝德解释,科技厅相关处室在项目管理过程中,发现这23个项目一直没有提交验收报告,或者有的项目已经终止,但并未退回经费。

对于这23家企业的科研严重失信行为所造成的具体损失,闫朝德表示没有办法评估。科技厅项目管理部门和项目推荐部门目前还在跟踪23个项目进展情况。

同时,云南省一些市、州科技局也在积极与项目单位联系,除了打电话,还去到企业所在地。但“有些企业关门了,人也找不到了”,闫朝德有点无奈。

不过,闫朝德还是怀有一线希望,“万一项目负责人看到公示之后,愿意主动来找科技厅解决问题呢?”即使部分公司目前已经经营异常,他仍然希望这些项目单位能以较好的态度来解决相关问题。

联系上会如何处理?“按照项目管理办法,该还钱就还钱,该审计就审计”。针对部分公司已经注销的情况,闫朝德坦言,项目肯定完成不了。

南方周末记者逐一联系23家企业及项目负责人,多数电话难以接通。能接通电话的负责人中,不少人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就立即挂断电话。

澜沧拉祜人家食品有限公司企业老板兼项目负责人谢燕萍接了电话,但讲话声音很轻,几乎无法听清。被问及小米辣和勃氏甜龙竹优质种苗繁育及技术推广示范项目的进展情况时,她未作答。

如何惩戒?

公布科研“黑名单”的同时,云南省科技厅也制定了相应的惩戒措施。

简单来说,就是对23个项目单位和23名项目负责人实施3年的失信惩戒。停止其推荐或者参与国家和省科技计划项目的申报、实施、管理和服务;并停止其申报国家和省科技奖励,以及给予表彰奖励、政策试点、政府采购、政策性资金及项目扶持等的资格。

放眼全国,对于科研严重失信行为的管理,已有多种惩戒方式。

2018年11月9日,发改委、科技部等41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对科研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列举了多达43项联合惩戒措施,包括限制或取消一定期限申报或承担国家科技计划的资格;撤销国家科学技术奖奖励,追回奖金、证书;一定期限内或终身取消国家科学技术奖被提名资格等等。

2022年9月14日,科技部等22部门印发了《科研失信行为调查处理规则》(下称“规则”),其中针对八大科研失信行为规定了14种处理措施,包括取消已获得的院士等高层次专家称号及相关资格、不授予学位或撤销学位、记入科研诚信严重失信行为数据库等。

值得一提的是,规则还增加了7种科研失信行为,包括买卖实验研究数据、无实质学术贡献署名、重复发表等。

四川省科技厅收到文件后,先是将规则细化,制定了四川省的科研诚信管理细则,目前草稿已经完成。

2023年6月1日,四川省科技厅科技监督与诚信建设处处长梁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不久后会在四川省科技厅官方网站向公众征求意见;此外,他们还在2023年5月开始了针对科研院所和高校的为期3个月的科研诚信查处的专项整治行动。

闫朝德也表示,他们会根据科研诚信管理的工作进度,逐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并将相关单位纳入诚信管理当中,如若出现类似情况也会逐步向社会公示。

“有些在初审时就该筛掉”

针对项目终止科研经费却未退回的情况,浙江工商大学“西湖学者”特聘教授、学术评价与科技统计研究院院长俞立平认为可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企业所申报的项目的确具有创新性,企业也在努力推进项目进度,但科研工作的风险较高,失败的可能性也很大。项目失败之后导致无法结题,而科研经费也已用完。

“这种情况下,企业应该主动讲明情况。”俞立平说,特别是前两年疫情,不少企业难以为继,或者直接倒闭,科研经费也用完了,但企业有财务账目,买了哪些科研设备,什么时候做了哪些研发工作,这些都有记录,评审专家可以根据情况评估,“我们要宽容失败”。

不过,他强调,“这些仅仅是少数情况”,现实中,更多的情况是把国家的钱骗过来花掉,“按照目前的法律制度,该追究法律责任的追究责任,同时还要列入失信名单”。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科技项目背后的一系列管理问题,如何在前期做好项目的规划和论证,在评审过程中严格把关,在立项后加强监管?”俞立平说。

他坦率指出,此次云南“黑名单”中的有些项目,仅从名称来看就可以直接毙掉。“‘甄好吃’项目可能是个什么呢?就是一个品牌或者一个菜的名称罢了。”

在俞立平看来,有些项目在初审的时候就应该筛掉。科研项目一般会组织专家评审,这些明显存在问题的应该剔除,“而他们立项立了这么多,就说明评审环节存在问题”。

一位不愿具名的青年科研工作者介绍,他们申请自然基金项目或是重点研发计划项目,都有专门的项目管理部门,每年都会交进展报告,“也就是说人家是盯着研究进度的,当年完成不了预定进度都要有说法”。

此外,一般科技项目都有执行期,到期之后就要结题。结题则需要提交结题材料,采用专家评审、第三方检测、示范应用等方式。同时,项目申请的时候有预期指标,这些指标理论上必须要完成。

针对云南科技厅公布这种情况,这位青年科研工作者认为,“小公司倒闭的几率大一些,谁还管什么科研经费?”

“应该系统性地理解科研诚信问题。”俞立平指出,从整个国家科研的投入体系、管理体系和创新体系去看待和解决科研诚信问题,而不是孤立地仅看诚信政策,“以云南省科技厅的项目为例,其中包含不少农业方面的项目,包括猪肉、野生菌等等,这些农业方面的技术创新是否有必要支持,也需要进一步论证”。

南方周末记者 魏翠翠 南方周末实习生 郭馨阳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合作伙伴
MMM私募投资
AZ财经
敏财经
冯南垣古驿道财经
红草莓娱乐
极彩网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