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冯南垣  ___  上党振兴集团 

有网友说“快倒闭吧” | IPO屡败屡战,估值110亿的猪八戒网还能起飞么?

   发布时间:2023-05-25 16:35     来源:新经济观察团    浏览:833    
核心提示:屡次冲击IPO未果,在资本市场并不少见。但像猪八戒网这般三次更换上市目的地、四次冲击IPO均告失败的公司,属实不多。在2011年首次谋划海外上市折戟后,猪八戒网沉寂了5年。直到2016年,才转战A股主板;二次失败后,猪八戒网又在2019年冲击科创板,结果仍未能如愿;2022年,猪八戒网将目光转向港交所,在首次递交的招股书失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年度晋商经济峰会“晋商年会”和“晋商国际论坛” | 加盟-合作联系秘书处15300248390
标签: 猪八戒网

有网友说“快倒闭吧” | IPO屡败屡战,估值110亿的猪八戒网还能起飞么?

屡次冲击IPO未果,在资本市场并不少见。但像猪八戒网这般三次更换上市目的地、四次冲击IPO均告失败的公司,属实不多。

在2011年首次谋划海外上市折戟后,猪八戒网“沉寂”了5年。直到2016年,才转战A股主板;二次失败后,猪八戒网又在2019年冲击科创板,结果仍未能如愿;2022年,猪八戒网将目光转向港交所,在首次递交的招股书失效后,2023年4月14日,猪八戒网第二次更新招股书,也是第五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屡败屡战背后,诚然受到监管市场变化、政策收严等外界因素影响,但对于猪八戒网而言,主要原因或许还是在于公司的业绩困境。

作为一家定制化企业服务电商平台,猪八戒网近年来正步入营收下滑、持续亏损的艰难境地。与此同时,公司还过分依赖政府补助、兼职放贷和炒房等副业,账面现金流不断吃紧。如果第五次冲击IPO仍然失败,等待猪八戒网的又会是什么?。

01

昔日风口上的“猪”,如今营收超五亿

猪八戒网成立于2006年,创始人朱明跃是一名由语文老师转行的记者。在察觉到电商及互联网红利期到来后,朱明跃兴起了创业的念头,由此创立了猪八戒网。猪八戒网将文化创意当做商品进行交易,提供平台支持。

彼时互联网创业浪潮方兴未艾,风口上起飞的“猪”屡见不鲜,猪八戒网也是其中之一。

成立第二年,猪八戒网就获得重庆博恩董事长熊新祥5000万元的天使投资。依靠这笔当时看来较为丰厚的启动资金,猪八戒网迅速发展壮大,在2007年底,已经成长为众包服务交易行业的“带头大哥”。

在鼎盛时期,,猪八戒网不断吸引机构青睐。自2011年起,公司开启多轮融资,其中不乏IDG、赛伯乐投资等机构的身影。尤其是2015年C轮融资,猪八戒网获得赛伯乐投资等机构累计共26亿元的融资。

而这笔融资是当年国内互联网平台融资排行第一名,直接带动猪八戒网估值飙升至110亿元,风光一时无两。

然而,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猪八戒网所处的风口落下帷幕,公司业绩走向下坡。

如今,猪八戒网无可避免地陷入“外包”僵局,业绩发展缺乏增长动力。2020-2022年,猪八戒网分别实现营收7.57亿元、7.68亿元、5.41亿元,波动中下滑。而 2022年营收同比下滑近三成,已进入增长瓶颈期。

公司对此解释成,2022年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疫情发散,对公司的客户(大部分为中小企业)造成长期不利影响,继而影响了其对猪八戒网的需求和付款能力。

但疫情可以充当营收停滞的“遮羞布”,但亏损却掩盖不了。尽管已经成立17年有余,但猪八戒网仍然处于巨额亏损当中。报告期内,公司年内亏损分别达到2.68亿元、3.66亿元、2.2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额度超8.62亿元。尽管2022年亏损有所收窄,但盈利拐点仍未出现。

那么,在三年营收累计超过20亿元的情况下,猪八戒网的钱都“烧”到了哪里?答案是销售及营销开支。

2020-2022年,猪八戒网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达到2.81亿元、2.85亿元、2.57亿元,三年累计开支超过8.23亿元。同期,公司行政开支达到2.35亿元、1.55亿元、1.82亿元,三年累计开支达到5.72亿元。这两项开支,直接占据了猪八戒网整体营收的三分之二。

在花钱如流水的情况下,猪八戒网又是依靠什么支撑业绩发展?奥秘就在于政府补助。

2020-2022年,猪八戒网来自政府合作安排的收益分别达到1.63亿元、1.75亿元、1.31亿元,占比同期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21.53%、22.79%、24.21%。也就是说,政府合作订单成为猪八戒网的重要收入来源,并且呈现逐年上涨态势,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其向前发展。

而猪八戒网从政府获得的好处不止于此。报告期内,猪八戒网分别获得政府补助5700万元、4806万元、4953万元,三年时间累计获得政府补助1.55亿元。来自政府源源不断、真金白银的巨额补贴,恐怕缓解了猪八戒网的不少亏损焦虑。

02

现金流吃紧,发出上亿股权激励

长期依赖政府补助、业务发展陷入停滞,导致资本市场对猪八戒网失去耐心。2018年以后,猪八戒网再未获得新一轮融资。没有一级市场融资进账,猪八戒网的现金流情况每况愈下。

2019-2022年,猪八戒网经营活动所用净现金流均为负数,分别为-1.59亿元、-0.35亿元、-0.94亿元、-2.03亿元。四年时间,公司经营现金流累计流出4.91亿元。将近5个小目标的现金流出,预示着猪八戒网的经营活动缺乏可持续性良性循环。

此外,猪八戒网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表现也同样严峻。2020-2022年,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达到5.68亿元、2.24亿元、3.17亿元。按照猪八戒网往年现金流消耗情况来看,如今账面上的资金仅能维持一年时间。

或许,这也是猪八戒网不断缩短冲刺IPO时间间隔的重要原因——一旦上市受阻,在一级、二级市场均无“进账”的情况下,猪八戒网的现金流状况将很快难以为继。

困境当然远远不止这些。根据其IPO前约110亿元的估值来看,结合营收及亏损数据,猪八戒网的市场估值显然存在严重泡沫。即使成功上市,如何兑现高估值,也是摆在猪八戒网面前的一道难题。一旦股价下挫,价值破灭,后期入场的投资者势必损失惨重。

然而,尽管面临重重困境,一手创立猪八戒网的创始人朱明跃,却早已获利颇丰。2020年,公司为朱明跃开出百万年薪的同时,还发出累计5314万元的股份激励;2022年,朱明跃再次拿到价值3076万元的股份激励。加上年薪收入,朱明跃三年来从猪八戒网处拿近亿元的激励。

03

购入若干物业,业绩难增长

除了屡次冲击IPO未果、创始人大手笔拿走股份激励,猪八戒网潜藏的危机还不止于此。如今互联网红利期已过,猪八戒不仅未能抓住上市的最好时机,公司业务也江河日下。

或许主业不给力,又或许想通过其他业务做大估值和营收,猪八戒网近几年并未思考如何提升主营业务,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开发副业”上:放贷、炒房,一个都不能少。遗憾的是,这两项副业的成绩并不够靓丽。

放贷层面,根据招股书内容,2017年,猪八戒网以6.54亿元的价格,将旗下金融业务(猪八戒金融服务)100%股权转让给嘉兴归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归藏)及重庆灵华清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灵华)。这笔转让业务已于2019年结清,而嘉兴归藏和重庆灵华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都是猪八戒网的创始人朱明跃。

朱明跃作为猪八戒金服的实控人,还通过其亲戚进行放贷业务操作。根据招股书内容,朱明跃的小舅子董长城,正是猪八戒金融服务的执行董事之一。

而在重庆猪八戒金融服务公司旗下,还有一家小贷公司——重庆市猪八戒宜创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后者注册资本为3亿元,但根据根据2020年11月,银保监会、央行下发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开展网络小贷业务的,实缴资本不低于10亿元、跨省经营网络小贷业的不低于50亿元。

对比重庆市猪八戒宜创3亿元的实缴资本,显然其并不具备跨省放贷资质。但从猪八戒小贷涉及到的296个司法案件来看,其跨区放贷案例并不少以。鉴于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不满足合规槛,目前和未来展业均存在较大的监管风险。

与此同时,根据观察团收集信息显示,猪八戒小贷曾通过收取服务费、砍头息等非正规形式,变相拉高借款人借贷成本,综合年利率一度超出法定上限。多个裁判文书内容,法院均对上述超出法定利率上限的放贷行为不予支持。

除了在放贷业务上不断试探监管底线,猪八戒网还在尝试其他副业,希望能够进一步支撑其向前发展。很快,炒房被迅速提上日程。

2019年3月,猪八戒曾与两江产业集团的附属公司——重庆渝高新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购买协议,用于购入若干物业。根据购买协议内容,猪八戒网首期付款为2.8亿元。然而初次试水房产领域,或许是业务并不熟练,也或许是渝高新兴有了其他想法,这一次购买协议未能顺利履行。

2020年12月,双方取消购买协议,渝高新兴不仅退还了2.8亿元首付款,还额外支付给猪八戒网1294.8万元赔偿款。因此尽管炒房初体验失败,但猪八戒网也不算吃亏。

很快到了2021年,猪八戒网先后斥资1.4亿元,购买了两处大型物业。其中在重庆市渝北区桥达·慢生活街区,猪八戒网于此处购买27套商业用房,斥资5904万元,随后又购买56个停车位,斥资433万元。

另外在桥达·茂宸广场,猪八戒网同期斥资8855万元购买了76套商业用房,并购买121个停车位,花费937万元。随后,猪八戒网将上述两处物业进行部分出租业务。截至目前,猪八戒网共持有280处不懂长,总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

然而根据戴德梁行(独立第三方估值师)评估,2020-2022年,猪八戒网投资物业的公平值分别达到4358万元、1.71亿元、1.46亿元。以2021年末数值为例,当时猪八戒网自持物业的账面减值亏损为1358万元。相当于刚刚入手的物业价值已经出现大幅贬值,缩水额度近四倍。可见炒房业务也并不是猪八戒网的强项。

结语:

在互联网蓬勃发展时期,初创公司想要上市易如反掌。然而像猪八戒网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做业务,不仅错过了红利期平稳上市,还导致公司业务捉襟见肘。即使已经第五次站在IPO的大门外,猪八戒网的上市前景依然不乐观。如今,曾经风口上的“猪”想要给资本市场描绘一张虚幻蓝图,恐怕已不会有多少人买单。 

 
标签: 猪八戒网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  投稿合作联系金金QQ2416502271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合作伙伴
MMM私募投资
AZ财经
敏财经
冯南垣古驿道财经
红草莓娱乐
极彩网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天下财经  |  行业资讯  |  晋商优品  |  能源资讯  |  招商引资  |  极彩123商业资讯网 |  山西商会网·晋商商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