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原广州第一民企"雪松控股",终把自己玩砸了

   发布时间:2023-05-09 07:51     作者:燕大    浏览:1265    
核心提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今天浅聊一下曾经的世界五百强雪松控股的故事。去年2月,年后开工第一雷,号称广州第一民企、世界500强的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爆雷被炸到台面上。其长青系列产品全面逾期,传闻规模近200亿,引发投资人对底层资产的追问和集中举报。毫无意外,这又是一起将金融机构当成自家提款机的典型。雪松集团,曾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今天浅聊一下曾经的世界五百强——雪松控股的故事。

去年2月,年后开工第一雷,号称“广州第一民企”、“世界500强”的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爆雷被“炸”到台面上。

其长青系列产品全面逾期,传闻规模近200亿,引发投资人对底层资产的追问和集中举报。

毫无意外,这又是一起将金融机构当成自家“提款机”的典型。

雪松集团,曾经也是个传奇。

名声不显,但彼时广东进入世界500强的民企除了恒大就是雪松,而且雪松号称“广州第一民企”。

可惜时光荏苒两者相继暴雷,不但爆雷还将一大批投资者和企业拖下水。

公开信息显示,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注册资本60亿,实控人张劲,自2019年、2020年、2021年,连续三年入围世界500强,2021年以338亿美元,位列359位。

据说原始资本积累阶段,张劲跟老王一样也是瞄准了房地产,靠房地产发家后来转型。

2016年雪松以48亿收购齐翔腾达(002408),主营金属、木材、陶瓷材料及制品;2017年以42亿入手雪松发展(002485)即现在的“*ST雪发”,由服装转向文旅行业。

2020年的一次论坛上,雪松一负责人表示:

“中国进口了约全球总量一半的原材料,全球半数以上的工业产品都在中国制造,并且大量出口下游和中间制成品;

...在疫情期间为国内外制造业上下游客户提供继续的保产、保供服务;

雪松控股与全球最大的特钢生产企业中信特钢(000708)合作,利用旗下斯坦科的全球网络,开拓欧美高端市场;

与PSA(标致雪铁龙)、SKF(世界最大轴承生产商)等合作,向德国奔驰、宝马、法国雷诺、美国卡特彼勒等供应高附加值钢材;

雪松控股利用全球采购能力,开发巴西、俄罗斯等国的生铁资源,为宝钢、鞍钢、沙钢、南钢等国内钢企提供原料...。”

雪松控股业务涵盖铁矿石、化工产品、钢铁、有色金属等国内外大宗贸易,以及文旅开发。

而据说雪松实控人张劲1989年在深圳大学读金融,与小马哥是校友,有个实践课是炒股,其向父亲借了60万买股票。

那个时代别说60万,就是60块可能也是很多人一个月都赚不到的工资,侧面也说明其家庭是有点背景的。

不过,从60万到几千亿年收入,无论哪个年代能创下如此庞大场面的也绝对算一个传奇人物。

斥巨资拍下信托牌照。

稍微观察雪松的业务就能发现,他干的都是极其压钱的重资产行业或者风险大、周期长、流动性低、回报率不高的行业。

包括各种收购兼并,必然需要大量现金流。

缺钱怎么办,跟四川宏达刘沧龙一样,张劲也把目光瞄向信托牌照。

想法估计也差不多,都想把金融牌照当自家提款机。

全国总共68块信托牌照而银行过千家,证券公司160多家,信托牌照比银行、证券公司显得更加稀缺。

2019年雪松控股砸下巨资,有报道说是200亿再加上解决附带的79亿烂账,将江西“中江信托”收入麾下,改名“雪松国际信托”。

原中江信托爆雷的79亿旧账据说大部分被雪松解决,但是截至到雪松爆雷,还有许多投资者没解决。而且据说当初买牌照首付30%就是60亿,剩下的140亿到底付了多少外界无从得知。

那么大块烂账,一个敢甩一个敢背,其中另有多少故事,外人不得而知。

但是雪松耗费如此巨额成本拿下信托牌照,无论从哪一点看,对于净利润本就微薄的雪松来说无疑都是巨大负担,资金来源除了借债、各种东拆西凑估计也别无他法。

反过来说,这么大的成本靠正常经营几十年都未必能回本,因此自2019年雪松控股入主信托之后,雪松系就屡被质疑把信托公司当自家提款机,根本没想过合规经营。

2020年9月,有官媒刊发调查报道《雪松信托迷雾》,揭露雪松信托42只产品风控全线“裸奔”,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假,借道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

有多夸张呢,2019年5月拿到信托牌照,从2019年8月到2020年7月不到一年时间雪松就发了信托产品67只、200多亿,包括规模最大的长青系列产品。

业务模式据分析是,融资人用对应“知名国企”的几百亿应收账款做底层资产,雪松信托发行信托产品筹集资金,通过保理公司借给融资人。

正常来讲,如果融资人还不上钱,那么信托公司就要找欠了融资人几百亿应收账款的“知名国企”要钱。

问题恰恰出在这里,2020年8月官媒记者奔赴贵州、福建、江苏、上海、江西、广东、海南等省市,对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即雪松宣称的“知名国企”一一核实,几乎清一色否认该应收账款的存在!

换句话说,所谓的应收账款底层资产只是包装出来的材料齐全的流水,部分“知名国企”也是包装出来的假国企,所谓的融资人更像雪松左手倒右手。

针对官媒记者的报道,当时雪松给出澄清,表示报道不实。

但实际上只要接触过贸易套现、贸易做流水相关的金融人,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真假。

后续更令人大跌眼镜,即使官媒记者调查并报道,但此事不知为何当时再无下文!

直到2022年年初,雪松信托全面爆雷,旗下信托产品“长青”系列产品逾期集中爆发。

彻底盖不住,雪松控股的债务窟窿层层剥开越来越大,旗下债券也发生实质违约,债权人急了,雪松上市公司股权遭轮番冻结。

后来官媒报道2022年底江西警方成立专案组,启动对雪松信托的调查。

昨天,也就是2023年5月7号,广州公布雪松最新的进展。

广东黄埔警方对雪松控股下属广东圆方投资公司等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查处,主要嫌疑人张某等被抓,涉案资产查封、扣押、冻结。

其实在这之前,雪松就已有其他下属公司股权被经侦冻结。

很明显,只要碰过信托资金的嫌疑主体都可能被查封。

看广东这次的发文,很明显是要下沉到最底层,恐怕当初卖信托产品的销售也得往外“吐”。

上一个把信托当自家提款机导致2020年四川信托大量逾期的是原实控人刘沧龙,2021年6月刘沧龙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刑拘,至今无下文。

广州这次对雪松的通报,以非吸立案,罪责更大说明情况比想象中更复杂。

多年过去川信仍在寻求大投资方接盘重组,这次雪松的投资者们不知道也要等多久、能拿回多少!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