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优秀晋商  冯南垣  ___ 

吴一坚 · 晋商传奇人物 | 陕西首富成老赖:曾每年赚50亿缔造商业帝国,如今公司却陷入泥潭

   日期:2022-11-19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风吟枪啸    浏览:1350    评论:0    
核心提示:600元能做什么?对吴一坚来说,600元可以成就一个商业帝国。从1984年-2014年,吴一坚用30年的时间,从手握600元的穷小子变身为陕西首富,风头无两。然而世事无常,走上巅峰后,吴一坚名下的两家公司开始出现利润下降,此后几年一直没有恢复,关闭了很多店铺,还欠下了巨额债务。2019年,吴一坚被列为失信人员,投注了半生心
晋商俱乐部合作方式

600元能做什么?

对吴一坚来说,600元可以成就一个商业帝国。

从1984年-2014年,吴一坚用30年的时间,从手握600元的穷小子变身为陕西首富,风头无两。

然而世事无常,走上巅峰后,吴一坚名下的两家公司开始出现利润下降,此后几年一直没有恢复,关闭了很多店铺,还欠下了巨额债务。

2019年,吴一坚被列为失信人员,投注了半生心血的公司也面临被拍卖的境地。

从白手起家到一无所有,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600元,南下铸造未来

“他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

这句话从吴一坚父母嘴里说出来后,二老都无奈地笑了。

1979年,吴一坚19岁,为了完成长久以来的“军人梦”。

他甚至没跟父母商量一下,就毅然决然地前往解放军东海舰队去服役。

在上海当了五年海军后,吴一坚复员回家,没多久就认识了一个姑娘:海潮。

恋爱谈了几个月,二人便迫不及待接了婚。

成了家就不能再随心所欲,为此,吴一坚的父亲托关系将他送去了工厂。

在那个年代,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所有人的追求。

不过,吴一坚似乎并不这么想。

工厂的日子枯燥且单调,一眼望不到尽头。

在海上看遍了大风大浪的吴一坚,怎么可能向这种平淡日子妥协。

正巧这时,妻子海潮怀孕了。

这个好消息令全家十分激动,而吴一坚却开始担心孩子出生后的花销。

思考了一夜,第二日一早他全副武装,背着一个大包出现在了家人面前。

“我要去外地创业。”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过了许久他父亲回过神来,还觉得吴一坚只是在开玩笑:“别说傻话了,赶紧去上班。”

似乎早已料到父母会是这种反应,吴一坚摇摇头,十分坚定地说出了他的想法:“现在是好机会,我不能窝在这个小镇一辈子,我要去闯出一番事业。”

看到吴一坚如此认真,父亲这才相信他不是开玩笑。

明白儿子性情的他也不再多说什么,默默点了点头。

1984年,24岁的吴一坚带着他仅有的家当:600元钱,踏上了去往广州的路。

80年代的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百花齐放,而广州则是走在了全国前列。

刚到广州不久,吴一坚就凭借倒卖衣服和电子产品赚了一笔小钱。

这些钱虽然不多,但证明了创业的可能性。

有了这个良好的开头,吴一坚信心倍增,他带着这些钱又快马赶赴了下一站——海南。

五年时间,赚了1.9亿

“他在做生意上是有些头脑的,胆大心细,这也是他取得成功的原因。”

很多年后,吴一坚的合作伙伴这样评价道。

在他的记忆中,与吴一坚的初次合作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1985年,吴一坚来到了海南,这个时期正是电视机热销的时候。

眼看着“黄河牌“电视机被百姓疯抢,吴一坚也在心里打起了成立电子厂的主意。

他假借合作之意去到黄河电子厂做考察,并在这里结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二人一见如故,当即决定合作。

“我要在这里建造中国最大的电子工厂,一年卖出20万台彩电!”

那晚,二人坐在酒桌上,吴一坚举杯立下了壮志豪言。

说干就干,定下目标后的二人开始四处寻找合适的地点建厂房。

可跑遍了大半个城市,都因为价格原因被拒绝了。

吴一坚虽然手里握着从广州赚来的几万块钱,但仅靠这些买地建房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几日下来,两人早已筋疲力尽。

眼瞧着合伙人有点泄气了,吴一坚拍拍肩安慰他:“放心,我有办法。”

一夜未眠,第二日吴一坚独自出

他找到一家房产公司,向老板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如果你愿意借地给我,我向你承诺,在我经营25年后,我将把公司和设备全部交给你。”

这是吴一坚思考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办法,他知道这肯定不容易,但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无论如何也要也要试一试。

被拒绝了十几次后,吴一坚终于找到了一家愿意支持他的房产公司。

地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资金和生产。

吴一坚如法炮制,他找到了制造彩电零件的供应商,告诉对方他手里有一笔巨额订单,成功说服对方合作。

与此同时,合伙人那边也传来好消息,凭借之前积攒的资源,合伙人成功拉动“香港北美中国贸易有限公司”作为他们投资方。

不久后,电子厂建造成功,取名为“黄海美机电公司”。

1988年,“黄海美”电视机开始生产。

为了更好销售,吴一坚从小贩手中买到了电视经销商的联系方式,一个一个拨通电话去谈合作。

第一年,他就拿到了五万台的订单。

五年时间里,吴一坚靠着卖电视赚了1.9亿,成为了中国最早富起来的那批人。

带着这笔巨款,吴一坚光荣返乡,他相信凭借他的能力,在任何地方都能做出一番事业。

每年能赚50亿,缔造商业帝国

“金子最珍贵,鲜花最美好。”这是吴一坚创立金花集团的初衷。

1991年,吴一坚回到西安,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租下一栋楼,成立了金花房地产公司。

2年后,他又成立了金花医药公司。

凭借这两家公司的收益,金花集团获得了4.2亿的市值,吴一坚也由此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此时的吴一坚正值壮年、意气风发,接连不断地胜利让他心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成为中国首富!

目标确定后,吴一坚的斗志也燃燃升起。

接下来的时间,他凭借犀利的眼光投资了多项产业,交通、体育、百货等,并且均收获了巨额利润。

1997年,金花股份集团成功在香港上市,融资超过1.7亿,吴一坚的商业帝国雏形已成。

彼时,百货商场的概念在中国盛行,外国大牌争先恐后地涌进来,在这个沉淀了几千年历史底蕴的国家掀起了一股时尚之风。

以北京、上海的高端商场为首,各地都开设了属于自己的百货商场。

而放眼西安,却是一家也找不出来。

发现这一点的吴一坚立刻命令下属,对这个项目进行调研。

走访了十几个城市的百货商场后,大家一致认为这个项目在未来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吴一坚对此很满意,他立即着手开始筹备商场的建设,并与多家外国品牌取得联系,开展了跨国合作。

1998年,西安第一家高端商场“世纪金花”开业了。

剪彩仪式上,省市里的多位领导莅临,各界商业大佬纷纷出席,甚至就连美国大使馆的商务参赞也来到了现场。

如此大规模的仪式,在当时没有几家能做到。

在现场,美国商务参赞发表了贺词,他说:“来到西安这么多年,印象中这里是一个朴实、承载着文化历史的地方。如今在这里出现了一家如此超前的商场,让我十分佩服。”

他伸手指向身后“世纪金花”的牌子:“中国能有这样的开放理念,未来一定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这段贺词,在几十年后仍被人记得。

“世纪金花”开业后客流量不断增长,那时人们口口相传:“能去世纪金花买东西的人都了不起。”

曾有煤老板花费上千元在里面买了一件西装,这在当时是极少有的事情,也一度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自成立后,世纪金花每年可收获50亿的收入,和金花集团一并成为了吴一坚的左膀右臂。

凭借这两家公司,吴一坚自2013年起,连续斩获了两年“陕西首富”的称号。

至此为止,吴一坚的商业帝国已经完成大半。

而就在他准备向中国首富冲锋时,意外突然找上了门。

2家公司陷入泥潭,资金链断裂成老赖

自2000开始,互联网在中国高速发展,与此同时,一种崭新的购物方式也悄悄上线,那就是电商。

到了2015年,电商已然当道。

老百姓更热衷于足不出户就能逛遍天下的线上购物,这给了线下实体店和商场当头一棒。

为了寻求发展,许多商家都开始建立专属自己的网站。

不仅如此,2015年的中国已经进入了“大国”行列,百姓生活水准直线上升,高端商场比比皆是,再也没有一家独大的形势。

世纪金花的营业额受此影响开始大幅下滑,但此时的吴一坚却仍坚持着多年前的经商方式,孤注一掷地在世纪金花上押码。

然而,他的坚持并没有令世纪金花“起死回生”,营业额反而逐年下滑。

在经历了2015、2016、2017连续三年的负营收后,世纪金花的资金链彻底断裂。

吴一坚去银行寻求贷款,却被告知他还欠银行4亿元。

无奈之下,吴一坚只能低下头去借高利贷。

可远水解不了近火,借来的钱根本不足以填补公司的亏空。

这期间,世纪金花位于西安、新疆、宁夏等地的商场相继倒闭。

吴一坚更是因欠下巨额债务被银行起诉,登上了“失信人员”名单,被限制出行和一切高消费。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吴一坚备受打击,几日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面对多年的合伙人,吴一坚觉得十分亏欠。

如同当年吴一坚安慰自己一般,合伙人语重心长地告诉他:“有些东西,该失去的你就要让它走。”

这句话令吴一坚更加难受,世纪金花就如同他的孩子一样,付出了半生精力,又如何能够割舍?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尽管万般不情愿,吴一坚还是在2019年交付了他在世纪金花的所有股权,20年的心血悉数拱手他人。

就在吴一坚交出世纪金花的掌控大权时,他被要求再不能从事商业零售业务和投资商业零售业务。

这无疑是对吴一坚最大的否定,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甚至来不及悲伤,转头就遇上了更大的危机。

2019年11月22日,吴一坚创立的另一大公司金花集团,发生了大股东非法占有资金的事情,数额高达3.46亿元。

此消息一出,金花集团旗下的其他股东坐不住了,纷纷去公司想要找吴一坚要个说法。

“我承认,在融资、财务组合和资金分配方面,我们做得不是特别好…”

面对股东们的愤怒,吴一坚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2020年5月,金花集团收到了由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

原因则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吴一坚被带走配合调查。

他在金花集团的所持股份也将面临被拍卖的境地,至此为止,他亲手创建的两家公司都不再与他有关,吴一坚的商业帝国也就此倒塌。

6月10日,吴一坚正式递交辞呈,辞去世纪金花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不久后,他再次辞去了金花集团的董事长一职。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吴一坚都未出现在公众眼中。

但关于他的新闻却层出不穷,合作伙伴、股民、银行等多方受害者不停声讨。

2021年,经银行的请求,吴一坚第八次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成为了彻彻底底的“老赖”。

据统计,他欠下的债务高达11亿元。

但尽管如此,吴一坚似乎仍未放弃东山再起的念头。

2022年2月份,吴一坚通过金花集团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则声明,控诉陕西西安中级人民法院在疫情期间违法拍卖属于他的股权。

吴一坚表示,原本他在金花集团所持有的17.92%股份如今只剩1.22%,对于法院的拍卖流程、以及合理性提出质疑:

“我曾将价值超过7亿元的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当作抵押物,但法院却未依法优先执行对该地的拍卖权,反而先将股权进行拍卖,对此我进行强烈反对,并将提出上诉。”

吴一坚地声明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对于他提出的质疑,西安中级人民法院的态度十分果断:

“对于吴一坚先生及金花集团突出的所有异议、申请及上诉,我方均不接收、不回应、不审查,并剥夺金花集团的诉讼权利。”

事实上,吴一坚的种种质疑无非是在误导大众。

面对欠款,吴一坚并没有积极进行解决,反而一拖再拖,使债台高筑,他的行为本身就已经违反了法律。

从白手起家到一无所有,从首富到老赖。

吴一坚的辉煌不可否认,但他的结局也是自食其果。

靠着创业走上致富道路的人比比皆是,但能笑到最后的却并不多,好好做人,踏实做事,诚信,永远是经商的第一要义。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  投稿合作联系金金QQ2416502271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