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优秀晋商  冯南垣 

自动驾驶十年风云: 寒冬过后,曙光初现

   日期:2022-11-1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浏览:357    评论:0    
核心提示:“无人驾驶作为梦想是可以的,作为生意和企业是不可以的。技术不可以决定一切,先进的技术也不一定就可以解决市场的问题。”李意欣表示,无人驾驶要实现仅依靠单车技术的进步远远不够,它需要整个城市交通系统的改造重塑。做无人驾驶要有成熟的商业计划,包括召回的成本等等,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售卖行为。
晋商俱乐部合作方式

2017年,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楼天城找到张宁时,他已在谷歌加拿大公司工作数年。在小马智行美国办公室,张宁初次体验了不到1岁的小马智行自动驾驶汽车。以现在的眼光看,当时这辆车的表现还比较稚嫩,但还是带给张宁很大的触动。与自动驾驶汽车的初次会面,促使张宁辞去谷歌的工作,回国与楼天城等人一起创业,担任小马智行副总裁兼北京研发中心负责人。

轻舟智航的4名创始人,此前都是谷歌自动驾驶不同领域的员工。轻舟智航创始人于谦说,在谷歌旗下Waymo工作期间,他认识了侯聪、大方和汪堃,他们早期创业时,就在自家的车库里面改装车辆,自己写代码。

楼天城与张宁,于谦与侯聪、汪堃的故事,在2016到2019年自动驾驶赛道不断重复上演——清华等知名高校汽车工程、计算机等专业毕业的学长创立了一家公司,他们找到分散在谷歌、百度北美等公司的师兄弟,一起扎入自动驾驶赛道。创业团队的光环加上2016年AlphaGo打败围棋圣手李世石事件,催生了人工智能(AI)将会极大加速自动驾驶商业落地的乐观情绪。大量自动驾驶公司雨后春笋般涌现,连续几年全球自动驾驶公司的融资额达数千亿元之巨。

但从2019年开始,创业者和投资人们发现技术的进步与成熟并不如预期的迅速,科技行业过往的成功经验也不能顺利复制到汽车制造业;大佬们曾许下的“3年量产”、“5年量产”的豪言壮语无一兑现,自动驾驶接近2年的寒冬出现。今年11月,悲观情绪开始新一轮的蔓延。全球激光雷达鼻祖德国ibeo和累计融资26亿美元的自动驾驶公司Argo.ai相继破产或关闭。已上市的美股自动驾驶及相关公司,市值与IPO时相比大面积暴跌80%~90%。

但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调研发现,完全无人驾驶何时商业落地虽然没有统一共识,但路径中形成的技术能力正进入大规模商业应用的前夜,诱因则是中国智能电动汽车销量激增带来的高阶辅助驾驶商用需求。

对于怀揣自动驾驶梦想的创业者们来说,曙光已经出现。

从疯狂到冷静

自动驾驶汽车的诞生可以追溯到1925年,一辆名叫“美国奇迹”的钱德勒轿车在繁华的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行驶,引来了上千人驻足观看。因为这辆车上没有驾驶员,仅靠后座的一套无线电接收装置来操控车辆的加减速、转弯甚至鸣笛。当时,有媒体评价称,“就好像一只幽灵的手在方向盘上。”

但在从业人员看来,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始于2009年,以谷歌设立自动驾驶部为标志性事件。设计出AlphaGo的谷歌,在2009年就开始秘密开发无人驾驶汽车项目。接近时间,中国部分科研机构与公司也开始着手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如2011年,由国防科技大学自主研制的红旗HQ3无人驾驶车,首次完成了从长沙到武汉286公里的高速全程无人驾驶实验,创造了当时我国自主研制无人车在复杂交通状况下自动驾驶的新纪录。2013年,百度基于比亚迪(002594)秦改造的首辆自动驾驶汽车在乌镇大会上亮相。

但从2009年~2016年,自动驾驶总体上所受关注并不多。变化在2016年下半年发生,谷歌开发的围棋智能机器人AlphaGo打败李世石,这一事件极大地激发了行业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与认知。

“AlphaGo的出现,把人工智能带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就像人工智能之前的移动互联,诞生了很多超预期的东西,降维打击了很多行业。在人工智能兴起之下,大家对于AI能够改变什么抱有很大的预期。”轻舟智航联合创始人、CTO侯聪说道。

其次是谷歌的自动驾驶部门在2016年底正式成为独立的商业主体,也就是后来外界熟知的Waymo。根据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2015年时,Waymo的估值仅有85亿美元,两年后摩根士丹利对Waymo给出的估值达到700亿美元。到2018年,Waymo的估值更是暴涨到1750亿美元,相当于1/4个谷歌。

而2018年Waymo的员工总数不到1000人,试验车也只有几百辆。庞大的估值背后,是资本圈对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应用以及广阔商业前景的乐观情绪。

在资本热捧之下,原本效力于Waymo或百度等公司的一众技术大咖,纷纷开启了自主创业的历程,这其中包括了小马智行、元戎启行、文远知行、轻舟智航等国内知名企业。也就是在2016年起,中国大量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涌现。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布的投资情况报告显示,2016年8月至9月,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初创企业投资总额从3.08亿美元增至13.08亿美元,涨幅达324.7%以上。而在2016年10月至11月,全球自动驾驶主流投资进入急剧增长阶段,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其交易总额从110亿美元增至580亿美元,涨幅达427.3%以上。

2017年2月,成立仅一年的Argo.ai被福特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2017年3月,以色列公司Mobileye被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

“那个时间段,用‘人在家里躺,钱从天上来’形容不算夸张,投资人就算对自动驾驶、人工智能一窍不通,只要听到是自动驾驶的项目,就表现得趋之若鹜,生怕错过了这个绝佳的投资机会。”一位长期从事自动驾驶行业的管理层人士用“野蛮生长”来形容这个时期。

乘着AlphaGo打败李世石的余威,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三到五年之内实现自动驾驶似乎成为业界的共识。多家自动驾驶公司以及汽车公司高管曾喊出过3年或者5年实现自动驾驶量产的口号。特斯拉公司CEO埃隆·马斯克也曾表示,2018年就能够推出完全自动驾驶系统。

2017年百度AI(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上,时任百度COO陆奇发表演讲称,AI将和前三次工业革命一样,让人类进入全新的时代。会议末尾,陆奇当场宣布,百度在2020年可以实现高速和城市道路全路网自动驾驶。

在当时多家机构的研报中,在自动驾驶的加持下,自动驾驶的运营车辆(Robotaxi)可实现24小时连续运转,一次车辆的投入,即可覆盖日益高昂的人力成本。这是一条万亿级的广阔赛道。

“2016年前后,国内智能驾驶赛道萌芽兴起,也引起一股投资热潮,当时回国创业的第一波自动驾驶技术人才都戴着巨大光环,当时可以说是极度稀缺。”上海辰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郭晓斌表示。

但随着时间推移,行业发现自动驾驶公司喊出的口号和总是“下周回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一样,落地时间一再拖延。一方面自动驾驶技术的进展缓慢,各种离奇的事故频发。另一方面,自动驾驶整个产业链条件不成熟,一辆车的成本达到200多万元。人工智能在汽车领域并没有复现移动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降维打击,3~5年内实现自动驾驶,如今来看已成为了一句空谈。

2019年初,时任Waymo首席执行官约翰·克拉夫奇克(John Krafcik)公开表示:“自动驾驶汽车可能永远无法在全路况条件下行驶。”他的这一表态为2019年自动驾驶行业的“寒冬”奠定了基调。

去年7月,头豹研究院发布的一份研报认为,就目前阶段而言,Robotaxi仍是个伪概念。介于技术、商业模式、法规等各方面的不成熟,Robotaxi仍处在“伪概念”阶段,相关公司仍深陷“量产地狱”,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盈利。

与巨额投资相比,自动驾驶公司没有一家拥有大规模商业化的时间表,想要实现盈利更是遥遥无期,而企业要发展还需要持续投入重金。

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同时期也遭遇了寒冬。2019年,国内共有25家中国自动驾驶零部件和方案供应商宣布完成融资,较2018年的33家减少8家,融资额同比下降34%。2020年底之前,自动驾驶行业融资情况延续了2019年低迷的情况,直到2021年重新迎来一波小阳春。

鲜花与荆棘

2022年初,在一家传统豪华车企待了5年之后,张斌选择跳出舒适区,改换门庭来到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彼时,张斌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之前我是做发动机开发相关的工作,但是内燃机已经是公认的夕阳产业了,自动驾驶又被很多人看做是未来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无论是职业方向的转型还是跳槽之后的薪酬,我都觉得特别满意。”

从发动机横跨到自动驾驶,即便还只是涉及测试,过去更加擅长机械的张斌,也被迫自学起了计算机编程。就在一切看起来向正轨发展时,张斌却遭遇了裁员——他和他所在的整个团队,都被调整了。

张斌的经历只是自动驾驶赛道的一个缩影,无论资本疯狂还是寒冬的阶段,自动驾驶赛道一直是鲜花与荆棘并存。

2019年~2021年初,自动驾驶第一轮洗牌潮出现。在此期间,自动驾驶卡车公司Starsky Robotics宣布破产,关停一切业务。自动驾驶公司Zoox被亚马逊以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在此前的融资中,Zoox的估值就已经达到32亿美元。Uber正式将自动驾驶部门ATG出售给了Aurora。在关停前1年,ATG仅为Uber带来4200万美元的收入,但ATG产生的损失高达5亿美元。

10月以来,美国自动驾驶公司Argo.ai和德国激光雷达公司Ibeo相继破产,同时中国头部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被传出裁员和组织架构调整,三起事件引发了行业的密切关注,并引发了一些悲观情绪。

Ibeo是车规级激光雷达的发明者,创立于1998年,创始人Ulrich Lages博士还未毕业就成立了Ibeo,主攻基于激光扫描技术的紧急制动系统。仅仅两年后,德国传感器巨头SICK注意到Ibeo并收购了这家公司。2009年,Ulrich Lages与Ibeo管理层回购股份独立发展,并开始专注于智能驾驶方向激光雷达系统的开发。

2010年,Ibeo与法国零部件巨头法雷奥合作开发车载激光雷达SCALA,获得了奥迪L3级自动驾驶项目定点。2020年,Ibeo拿到了来自中国长城(000066)汽车的定点项目。

Argo.ai则是美国自动驾驶领域一只独角兽公司,创立于2016年,由谷歌前员工Salesky和Uber前员工Peter Rander共同创办,主要研发虚拟驾驶员系统,包括传感器、软件、计算平台和高精地图等L4级自动驾驶技术。

就在Argo.ai创办仅仅一年之后,福特汽车就以10亿美元的天价将其收购,这是自动驾驶走上风口的典型事件之一。2019年,大众汽车完成对Argo.ai的26亿美元注资,Argo.ai的估值达到65亿美元。

但实际上,两家公司的关闭各有其自身的原因。Ibeo始终坚持全固态激光雷达方案,和半固态激光雷达相比,虽然拥有诸多优点,但受制于当前的技术与产业链的水平,量产成本与维护成本非常高。这也导致Ibeo从创立到首次产品量产用了足足19年之久,而且整个生命周期量产的产品数量仅10余万套。而Argo.ai在烧光福特27亿美元后,L4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却迟迟未见量产曙光。在Argo.ai宣布倒闭后,福特表示,“计划将资本支出从Argo.ai正在开发的L4,转移到内部开发的L2+/L3技术上”。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小马智行内部正在进行业务调整,内容包括基础架构与数据(Infrastructure & Data)部门缩编,其中隶属该部门的上海Data部已经被解散。记者了解到,小马智行过去几年已经进行了数次业务调整,包括研究开展自动卡车、造车业务等,这体现了一家创业公司为了营收与融资不断进行的突破与尝试。

对于裁员的传言,小马智行回应称,公司正在进行业务架构调整,属于人员正常流动;目前公司财务状况良好,业务运转正常。张宁向记者表示,该公司目前的现金储备足以支撑到2028年。

张宁表示,小马智行从2020年底也开始布局量产辅助驾驶,并已经有正在接触的量产项目。选择在这个时间而不是更早投入的原因,是Orin芯片和M1/AT128等车规级激光雷达的问世。但张宁拒绝透露具体是为哪一家车企做定点项目。

“今年的寒冬,是对于技术路径和战略的寒冬,因为方向错了。为什么特斯拉没有寒冬,而Argo.ai倒闭了,因为没有人会去支持错误的事情。”元戎启行CEO周光表示。

俯身向下,量产为王

完全无人驾驶何时能够商业落地,目前并没有定论。

周光认为,无人驾驶的相关法规政策出台之前,必须要有上百万辆车、几万亿公里的里程报告证明自动驾驶的事故率远低于人类驾驶员,考虑到当前高阶辅助驾驶系统量产装车的节奏以及政策出台所需要的时间,最快也要2026年。

在投资圈也存在不同声音,华兴资本集团投资银行事业部董事魏青是较为乐观的代表,他认为完全无人驾驶将会率先在中国实现,而非美国;快的话2025年底,慢的话2027年就可以落地。魏青认为,自动驾驶最先进入的可能是城市运营领域,赋能出租车和公交车,将会对传统的出租车和公交车行业产生降维式的打击。

北京一家投资公司董事合伙人陈锋则认为,当前自动驾驶还存在着诸多的技术路线之争,比如究竟该走“视觉系”还是“融合系”,要不要高精地图等等。当一个产业还存在着巨大的技术分歧时,这个产业远没有到成熟的节点。

福瑞泰克前联合创始人、捷信公共关系顾问公司执行董事李意欣也是悲观派的代表。

“无人驾驶作为梦想是可以的,作为生意和企业是不可以的。技术不可以决定一切,先进的技术也不一定就可以解决市场的问题。”李意欣表示,无人驾驶要实现仅依靠单车技术的进步远远不够,它需要整个城市交通系统的改造重塑。做无人驾驶要有成熟的商业计划,包括召回的成本等等,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售卖行为。

李意欣认为,自动驾驶公司降维做L2级辅助驾驶就可以活下去,此外,即便死掉,自动驾驶公司积累的技术也是有价值的,可以帮助无人驾驶最终实现。

事实上,俯身向下,从L4级降维到L2级辅助驾驶是多数自动驾驶公司正在采取的行动。这背后的原因既有资本市场的遇冷,也有智能电动汽车普及带来的市场机会与产业链配套条件的成熟。

过去两年里,中国新能源(600617)汽车销量急剧攀升,今年有望达到600万辆以上。中国市场上的新能源汽车和智能化产生了较强的绑定,其中高阶智能驾驶辅助功能,被认为是汽车智能化的重要体现和关键组成部分。在智能电动车的内卷之中,激光雷达、4D毫米波雷达、大算力计算平台等从过去自动驾驶测试车上,转移到了用户可购买的量产车之上,这也带动了自动驾驶所需要的传感器与芯片价格的下探。

侯聪告诉记者,2019年自动驾驶车辆装的传感器得要200多万元,随着辅助驾驶系统的推广,激光雷达、传感器唾手可得,大算力芯片也越来越便宜,整套支持全无人驾驶算力芯片和传感器,在市场上都有合适的产品。

周光表示,元戎启行与一些自动驾驶公司最大的差异,就在于它从创立起追求的就是低成本的L4级自动驾驶前装解决方案。去年底元戎启行发布了DeepRoute-Driver2.0解决方案,在硬件上由2~5颗(半)固态激光雷达以及8颗高动态范围摄像头组成,最大亮点在于其低于一万美元的成本,以及量产后将减少到3000美元。

L2级辅助驾驶系统的量产带来巨大商业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又一波的投资潮。数据统计,国内自动驾驶的公司中,Momenta融资近13亿美元;文远知行完成了9轮融资,吸金近15亿美元;小马智行融资金额为近80亿元人民币。根据ICVCity研究院统计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国内自动驾驶行业共完成41起投融资事件,公开披露的投融资总额超过11亿美元。

郭晓斌表示,和2016年相比,此次投资热潮来得更为理性,前期产生的行业泡沫慢慢开始冷却,估值慢慢回调。郭晓斌称,到了2022年,受宏观大环境改变的影响,资本相比去年而言再次降温,变得更加理性和务实,更加注重商业化落地的时间表。

纽迈科技CEO徐雷认为,最开始资本热衷于投资一些具有颠覆性、革命性的技术,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大家都看到了全自动驾驶在短期内实现的可能性和投入产出比都很低,于是纷纷转投更能在短期内实现商业闭环的公司了,包括高级别辅助驾驶公司等。

“从特斯拉第一代Autopilot出来,到现在的8年时间内,其实自动驾驶行业都在围绕两条不同的商业化路径进行争夺。一条是一步到位的全自动驾驶路径,另一条则是渐进式的汽车前装路径。”徐雷向记者表示,如今随着Argo.ai的倒闭、全自动驾驶公司的资本遇冷,两条路径现阶段的比拼逐渐落下了帷幕。 

 

晋商黄页-晋商网址导航 免费申请加入  |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  投稿合作联系金金QQ2416502271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晋商黄页-晋商网址导航 ·  免费申请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