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冯南垣  河南省晋商会 

菜鸟“还巢”,阿里慢慢收回“拳头”

   发布时间:2024-04-01 10:14     浏览:130    
核心提示:3月26日傍晚,阿里巴巴集团(以下简称阿里)发布公告,决定撤回旗下物流公司菜鸟的上市申请,并计划以最高37.5亿美元的总对价收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晋商年会  全球晋商年度峰会

3月26日傍晚,阿里巴巴集团(以下简称阿里)发布公告,决定撤回旗下物流公司菜鸟的上市申请,并计划以最高37.5亿美元的总对价收购菜鸟少数股东和员工持有的股权。

当晚,阿里临时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在会上强调,撤回菜鸟上市申请的决策与监管环境无关,这是阿里的内部战略决策。他说:“当前的全球环境并不适合资本市场交易动作,我们无法为股东释放价值。”

一年前的3月28日,时任阿里董事会主席兼CEO(首席执行官)张勇宣布启动“1+6+N”变革:在阿里之下,设立阿里云、淘宝天猫商业(以下简称淘天)、本地生活、国际数字商业、菜鸟、大文娱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这是阿里创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调整。

作为那次变革的重头戏,阿里随后宣布了一项资产重组计划,旗下的云计算公司阿里云、电商物流公司菜鸟、新零售商超盒马将寻求独立上市。然而,就在阿里分拆一周年之际,这三家公司的上市计划均已被叫停。

针对资产重组计划发生的诸多变数,阿里管理层在对外表述中屡次强调“市场时机不好”。但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教授、亚洲(香港)金融风险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秦逸飞称,阿里旗下的不同业务集团,上市进程“为何全部失败呢?”他表示,这或许正在验证,阿里启动的组织分拆计划在推行一年后失败了。

富春山资本董事总经理陈达则用“眼花缭乱”形容阿里过去大半年的频繁动作。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他认为阿里在厘清一个问题,对于实体公司而非控股公司来说,什么是核心资产,以及什么资产可以撇去。

菜鸟上市困境

去年11月,在阿里云、盒马的上市计划叫停后,菜鸟成为阿里旗下最有希望叩响资本市场大的业务集团。彼时,菜鸟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已有月余,中国证监会也已经要求菜鸟就赴境外发行上市补充备案材料。

一位接近菜鸟的人士称,菜鸟第一轮路演后,投资人给到的反馈并不好,“首轮路演时的估值在120亿美元左右,没想到后边遭遇的挑战增多,现在(的估值)也就100多亿美元。”他告诉记者,菜鸟在去年3月时的估值曾超过200亿美元。

该人士没有否认阿里管理层提及的市场环境问题。他认为,毕竟大势低迷。

不过,去年快递物流市场仍有成功上市的案例——极兔。上述接近菜鸟人士称,外界对阿里整体业务不再有乐观预期,“连带着子业务估值受到影响”。

除了市场对阿里整体的业务前景存疑,菜鸟自身业务布局的真实情况及其商业模式能否跑通,也需要被澄清。

菜鸟的业务主要包括:菜鸟驿站、菜鸟仓、菜鸟国际,还与申通快递联合做经济型快递。

去年,菜鸟又以丹鸟作为基本盘,更名菜鸟速递,以直营模式主攻散客件和商务件。国内与菜鸟合作多年的快递平台人士称,菜鸟速递主攻的这部分客户“过去始终牢牢把握在顺丰手中,其中的利润空间也非常高”,但其没有打出亮点。

另外,为掌握末端环节而做的菜鸟驿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靠运费险和淘宝天猫平台的退货生存的菜鸟裹裹,也只是跟快递公司分成。“两个业务都还没有找到盈利的商业模式。”上述接近菜鸟人士还透露,菜鸟速递推出后,没有更进一步的业务进展,“菜鸟在国内只是重投做了仓,配送也只是支持小体量业务,缺乏干线,没有一张覆盖全国的配送网络。”

这位接近菜鸟的人士认为,尽管菜鸟对多家快递公司进行了战略投资,但随着阿里系电商业务份额的下滑,“菜鸟对这些快递公司的话语权随之减弱”。2018年前后菜鸟对行业进行高频的投资并购,“当时打出了很多牌,但都打得不好”。

上述快递平台人士也有相同感知,菜鸟为了在各快递细分领域能有话语权,一直开疆拓土,它甚至希望能离开阿里体系发展。但从其发展状况看,“码了很多砖,并没有筑起自己的护城河”。

“归巢”

一周前,菜鸟联合速卖通宣布,“全球5日达”服务从落地英国、西班牙等5国扩至如今德国、法国等10国。菜鸟公布的数据显示,得益于跨境物流网络的布局,其2023年来自国际物流的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达47.4%,比重已经超过国内物流的46.2%。

提及菜鸟,受访者对于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基建服务角色给予肯定,这也是蔡崇信在电话会上强调的内部战略考量。

去年9月,蔡崇信与吴泳铭分别出任阿里董事长、CEO。两个月后,吴泳铭对外宣布阿里将聚焦电商主业,锚定云计算与AI(人工智能)。因此,与主业紧密相关的基建业务——菜鸟“归巢”。但上述接近菜鸟人士向记者称,如果菜鸟不再分拆上市,“物流单元应该会变成淘天集团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的物流部,这样一来,菜鸟还可以完整存在吗?”

此次菜鸟上市申请的撤回,不仅引发了外界对于菜鸟业务定位的探讨,还激起了菜鸟员工内部的强烈反应。

在阿里发出要约收购菜鸟员工股权的公告后,菜鸟CEO万霖发出一封全员邮件,宣布将向菜鸟员工推出二次创业奖金激励计划。根据该计划,正式员工在2025年4月获得正常年终奖外,同年8月还将额外获得一笔同等金额的奖金。

一位菜鸟前员工告诉记者,不论是股权回购还是奖金激励,都让他看到了从阿里到菜鸟“稳住军心”的明确意图。

招股书显示,菜鸟已向1.08万人授予股权激励19.23亿股。以此计算,获得股权激励的员工,大约占员工总数的76%,平均每人持有的股份数量约为17.85万股。这位前员工在菜鸟工作多年,其持有菜鸟十几万股期权,当然期望“它向好发展,能给自己带来财务上的收益”。

截至发稿,记者发现,包括这位前员工在内,菜鸟的在职和离职员工尚未收到关于股权回购行权价格落于“白纸黑字”的相关邮件。据记者了解,菜鸟的股权授予价格,在2019年是0.45美元/股,在2020年是0.526美元/股。

若以阿里披露的0.62美元/股计算,“授予价接近回购价,如果把入职时获得十万股算下来,能剩万把块钱,再缴税(就更少了)。”26日深夜,这位菜鸟前员工迟迟不能入睡,他说,“今晚很多人的心情都无法平复”。

归位

回顾阿里成立至今的25年时间,它走过了版图扩张、市场混战与“大一统”的进程,直到一年前选择“分而治之”。当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开启独立发展的时候,阿里人突然意识到,那个原本备受期待的上市梦,有了破裂的迹象。

先是阿里的权力中心发生震荡。张勇在将管理权交给蔡崇信和吴泳铭后,不久又宣布“退休”转做投资人。吴泳铭先后接任阿里CEO、阿里云CEO和淘天集团CEO,成为挑起阿里更多重担的那个人。

再是阿里分拆业务上市的计划接连告吹。去年11月,阿里在财报中表示,不再推进阿里云分拆计划,盒马上市计划暂停。3月26日,阿里又撤回了菜鸟的上市申请。

一位目前在阿里云担任中层管理的人士告诉记者,吴泳铭的到来,不仅让阿里云回归母体,也让其未来的方向锚定为以“AI+云计算”双轮驱动发展。

浙江大学公共外交和战略传播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方兴东称,伴随全球迎来AI技术变革,阿里正在多个产业领域失去其领导力和主导权,无论是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还是云计算。

上述阿里云人士从阿里云的分拆至回归过程,看到了阿里为迎接新技术浪潮冲击做出的战略变更。他还发现,为了“找到第三增长曲线”,阿里选择聚焦主业,“慢慢回收拳头”。

上市按下暂停键的盒马,近日还迎来人事变动。3月18日,盒马CEO侯毅突然“被宣布”退休,盒马员工收到的内部信来自吴泳铭,而非这位创始人。

对于侯毅“被退休”的动作,上述阿里云人士的判断是,对于过往大力发展的新零售,阿里未来或许不再重金投入。一位接近侯毅的消息人士透露,目前阿里在对盒马进行内部审计,“盒马门店管理太差,折扣型门店面临很大的供应链问题,公司财务问题也不少。”

今年2月,蔡崇信在财报电话会上表露了对于阿里线下零售业务的未来判断,目前阿里的资产负债表上依然有一些传统的实体零售业务,他们不是核心的聚焦业务,阿里“退出也是合理的”。

对于阿里当下境况,秦逸飞表示,阿里核心电商业务面临份额增长的天花板,“力不从心”,元老级管理层“回归”,是其再次发出“战略收缩”的信号。在阿里提出聚焦主业之前,已经分拆的淘天集团与国际数字商业集团之间,早就实现了内部人员的流动,甚至阿里旗下的B2B(企业间)电商品牌1688,也在尝试全面接入淘宝。

“在老逍(张勇的花名)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后,其主导进行的组织分拆,陆陆续续就不做了。”上述接近菜鸟人士透露,目前阿里正在清理过去进行的一系列投资并购项目。

陈达称,从当前看,阿里已经聚焦电商基本盘和以阿里云为技术支撑的核心业务,菜鸟作为核心组成部分和重要基础设施,得以保留下来。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