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冯南垣  河南省晋商会 

华为一大步,惊动汽车圈

   发布时间:2023-11-28 10:20     浏览:563    
核心提示:华为汽车业务走出关键一步。11月26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与华为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经双方协商,华为拟设立一家从事汽车智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晋商年会  全球晋商年度峰会

华为汽车业务走出关键一步。

11月26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与华为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经双方协商,华为拟设立一家从事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的新公司,业务范围包括智能驾驶解决方案、智能座舱、智能汽车数字平台、智能车云与智能车灯等。

长安汽车及其关联方将以投资的方式获取新公司股权,持股比例不超过40%。

在此之前,市场便有消息传出,华为车BU业务将要整体打包出售,第一大股东为重庆国资委。长安汽车是唯一参与收购的汽车公司,作价375亿元获得华为车BU 15%的股权。

微信截图_20231128102315

摄影:任娅斐

针对此传闻,《中国企业家》向华为方面求证,华为表示并不知情。

如今从公告信息来看,华为车BU业务并非是要整体打包出售,而是华为试图通过成立新公司,注入相关技术、资产和人员,同时开放外部融资,以谋求更大发展。

此举是否意味着华为车BU将会完全独立?科尔尼管理咨询大中华区董事桂灵峰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这取决于此次合资公司的成立是否将“替代”华为车BU,还是与之“并存”,如果是替代关系,后续其他车企会审视自身机会成本,“因为这次合资公司的成立专强调了是‘开放股权’,所以对于潜在合作车企而言也是有吸引力的”。

现在,摆在车企面前的是一道非左即右的选择题:要不要登上华为这艘大船?

在长安公告发出当晚,赛力斯已经同步更新公告,称华为车BU此次战略调整,不会影响华为和赛力斯的继续合作,也不会影响对赛力斯的零部件供货关系。“目前赛力斯已收到关于共同投资目标公司,共同参与打造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的邀请,公司正积极论证参与投资与合作的相关事宜。”

对于长安汽车与华为此次合作,有资深汽车行业人士将其定义为“一定会影响汽车产业发展格局的大事件”。

01

华为解决“烧钱”的车BU

2022年12月8日的华为内部会议上,余承东表示,车BU是华为一直烧钱的项目,要在2025年实现盈利。

华为车BU设立于2019年,定位是增量零部件供应商,起初由华为ICT业务管理委员会直接管辖,2020年11月,车BU并入华为当时的消费者业务集团(后更名为华为终端有限公司)。车BU是华为智能汽车相关技术主要载体。

眼下,离余承东提出的盈利时间还有不到2年,要如何安置车BU成为当务之急。

目前,华为汽车业务有三种商业模式:零部件供应商模式、提供全栈集成解决方案的HI模式,以及智选车模式。

华为车BU成立之初的目标是做智能汽车市场的Tier1,华为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激光雷达等超过30个以上智能化部件的全自研技术,面向车企合作,称之为华为HI(Huawei Inside)模式。

彼时,华为与主机厂就HI模式的合作推进并不顺利,此前HI模式共有三家合作车企,分别为北汽极狐、长安阿维塔和广汽埃安。第一款合作车型极狐阿尔法S HI版在2021年4月开始预售,但直到2022年7月才开启交付。后来北汽极狐将要升级为智选车,广汽埃安退出合作转为自研,阿维塔品牌仍在合作名单上。今年9月份有媒体爆料华为HI模式再下一城,随即被华为否认,至此HI模式没有新的进展。

今年2月,原华为车BU COO、智能驾驶解决方案产品线总裁王军被停职,当时由余承东接管全部业务。外界认为,王军离职与HI模式业务未达目标有关。

一向擅长销售的余承东全面接管车BU后,在智选车模式上发力,其中最典型代表是与赛力斯共同打造的AITO问界。今年7月,双方深化合作,成立AITO问界销服联合工作组,全面负责营销、销售、交付、服务、渠道等业务的端到端闭环管理。

在2023年价格战中,问界表现积极,是紧随特斯拉调价的第二家新能源车企,该策略并没有给销量带来明显起色,直到问界新M7上市后局面有所改变。

问界新M7是智选车模式下率先搭载华为ADS 2.0高阶智驾系统的车型,相当于智选模式和HI模式的共同碰撞。上市两个半月,问界新M7累计大定突破10万台,10月AITO问界总销量1.27万辆,其中问界新M7交付超过1万。

微信截图_20231128102354

摄影:任娅斐

目前华为已相继与赛力斯、奇瑞汽车、江淮汽车、北汽极狐等敲定智选车业务合作,华为智选车模式也于今年11月初更名为鸿蒙智行。

不过,一系列操作仍难掩华为汽车投入远大于回报的现状。

2022年,华为首次披露了智能汽车业务的收入为20.77亿元,占华为总营收的0.3%。今年上半年,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收入为10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仍然为0.3%。

去年7月,余承东在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谈到,华为车BU业务1年需要花掉十几亿美元,直接投入7000人,间接投入超过1万人,其中70%研发人员都在研发智能辅助驾驶。

但这唯一亏损业务也是华为的长期战略点,一直被传出将独立的消息。

今年8月,有媒体曝出华为有意推动车BU独立运营,目前正与重庆国资委密切接洽合作事宜。随后被华为否认,称“网上传闻与事实不符,华为没有与重庆国资委洽谈车BU相关事宜”。

再往前推至2021年,当时传闻称华为将与大众汽车集团组建合资公司,由大众出资成控股方,华为提供智能化技术,最终未能成立。而在2023年7月,大众汽车与小鹏汽车签订战略合作,对小鹏汽车进行战略少数股权投资,签订股份购买协议。

华为牵手的对象,也从传闻中的大众汽车变成长安汽车。

有观点认为,华为此举也是在试图挽救HI模式。而在桂灵峰看来,与其说挽救,不如说是智车模式的倒逼,“已经建立合作的主机厂肯定在看到了技术和市场红利之后,会追求更深层次的绑定,而股权合作是相较于采购供应等其他模式绑定更深的一种做法。”桂灵峰表示。

02

为什么是长安汽车?

作为中国汽车四大集团之一,长安汽车跟华为的亲密接触由来已久。

新能源汽车品牌阿维塔正是由长安汽车、华为、宁德时代三方打造,长安持股40.99%为最大股东,华为不参股,主要负责提供智能汽车全栈解决方案,也就是HI模式。

长安旗下的另一新能源品牌深蓝汽车,也与华为往来密切。

今年8月,深蓝汽车与华为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聚焦汽车智能化领域,共同推进新技术在智能电动车领域的研发与应用。10月7日,华为车BU相关高管到访深蓝汽车的照片在网络上流出。此次华为与长安汽车的签约现场,也有阿维塔董事长兼CEO谭本宏、深蓝汽车CEO邓承浩的身影。

桂灵峰表示,华为与长安的合作有前期业务合作的积累,因此从高层支持到落地资源调用都有基础。

关于新合资公司的股权结构,目前暂未公开。双方拟注资的具体金额、持股比例、高管人员等细节也未披露。据备忘录内容,新公司将基于市场化原则独立运作,采用市场化的管理体系及薪酬激励框架,并将对车企投资者开放股权,成为股权多元化的公司。长安汽车及关联方股权比例不超过40%。

这意味着,长安汽车不会是唯一一家参与合资的车企。就在备忘录发布的同一天晚上,赛力斯也发布了情况说明,称已收到邀请,公司正积极论证参与投资与合作的相关事宜。由此看来,与华为合作密切的奇瑞、江淮、北汽等是否会投资入股,也是未知。

桂灵峰对此表示,鉴于对智驾技术的共同渴望和近年来不断提升的试错成本,如果华为背书的智驾方案能够持续获得市场认可,那这一合资公司股份的含金量肯定会一路走高,或许会向T3(一汽、东风、长安)为代表的国家或地方央企发出邀约。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对《中国企业家》杂志表示,华为模式让主机厂比较忌惮,大厂进入是不太容易的,因此,华为现有的合作车企基本是二线品牌。

相比之下,跟赛力斯同样位于重庆的长安汽车,在变革的力度和速度上可谓突出,在电动化方向的转型表现在今年有转折之势。其中,深蓝品牌的S7车型上市后,单一车型已月销过万;阿维塔12于11月10日上市,6天大定超1.5万辆,这两款新车被视为提升长安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主力。

长安汽车计划在2025年推出20余款车型,其中阿维塔计划在2024年前完成4款纯电车型的投放。此次长安汽车率先占据与华为深度合作的有利地位,意在确保对华为智能汽车技术的优先上车权。

“汽车行业会越来越复杂,车企也会涉及到零部件的投资、研发、生产,这是智能汽车行业的一个新特征。”张翔说。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合作伙伴
MMM私募投资
AZ财经
敏财经
冯南垣古驿道财经
红草莓娱乐
极彩网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