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戎子酒庄  吴沪先  ___  河南省晋商会  冯南垣 

山西太原一企业被违法强拆7年后仍未拿到赔偿款

   发布时间:2023-08-16 16:13     浏览:3520    
核心提示:8月7日,山西金城保险柜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金城公司)副总经理赵保顺向指尖客户端投诉,称金城公司在2016年7月15日被违法强拆后,历时7年,经过多场诉讼,虽然认定了违法强拆的事实,但企业至今仍未拿到赔偿款,甚至连赔偿金额也没有确定。违法强拆导致金城公司损失惨重据赵保顺介绍,金城公司前身是太原市长城五金厂。1989
中国晋商俱乐部致力于建设服务创新型商业化晋商生态 | 主办全球晋商年度峰会“晋商年会”与“晋商国际论坛”

8月7日,山西金城保险柜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金城公司)副总经理赵保顺向指尖客户端投诉,称金城公司在2016年7月15日被违法强拆后,历时7年,经过多场诉讼,虽然认定了违法强拆的事实,但企业至今仍未拿到赔偿款,甚至连赔偿金额也没有确定。

违法强拆导致金城公司损失惨重

据赵保顺介绍,金城公司前身是太原市长城五金厂。1989年,长城五金厂被太原市万柏林区兴化街道后北屯村(下称后北屯村)招商引资到该村。1998年,厂子搬迁至村西南角闲置地,并于2000年与村里签订了50年的用地协议。此后,金城公司投资1.8亿元,修建了新的厂房及宿舍楼、食堂、医院等生活配套设施,建筑面积约4万平方米,同时购入了大量的生产设备及钢材等原材料。

2016年5月31日,太原市万柏林区政府张贴《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金城公司的厂区位于征收范围之内,但在补偿方案还没有商定前, 2016年6月到7月,后北屯村先后组织人员倾倒几百车渣土封堵了金城公司的厂区大门,并在厂区周围搭建了4米高的钢管围挡,强制对厂区断水、断电、断气。7月15日,后北屯村又组织人员将金城公司的员工全部驱赶出厂外,并将公司的产品、库存钢材、设备,强行拉运一空,随后用爆破等方式将办公楼及车间等建筑拆为一堆废墟。赵保顺称,据事后统计,强拆给公司带来的直接、间接损失超过了3亿元。

微信图片_20230816161412

△强拆前用残土和钢结构封堵金城公司(当事人供图)

微信图片_20230816161419

△违法强拆导致部分设备和原材料被埋(当事人供图)

法院判定“违法强拆” 

为了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金城公司很快便通过法律诉讼为自己维权。

庭审中,太原市万柏林区房地产管理局(以下简称万柏林房地局)辩称,该局虽然是《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上的征收部门,但是没有作出强制搬迁、拆除的决定,也没有组织实施或委托他人强行搬迁和强行拆除的行为。太原市万柏林区兴华街道办事处( 以下简称兴华街办)辩称没有委托后北屯社区(原后北屯村)强制拆除金城公司的房屋,没有违法事实的存在。作为第三人参与庭审的后北屯社区则辩称,对涉案建筑物的拆迁系接受政府机关委托所实施的,拆迁行为是发生在以政府主导的城中村改造过程中的,在搬迁的过程中没有强制搬迁,并没有发生暴力拆迁。

2019年10月28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9) 晋01行初27 号行政判决,判决万柏林房地局和兴华街办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微信图片_20230816161424

指尖客户端记者在判决书上看到,法院认定万柏林房地局和兴华街办“没有证据能证明其依法向原告履行了相关法定拆除程序,故该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了《行政强制法》和《国有土地征收条例》的规定,拆除行为程序违法但因涉案房屋已经被拆除,被诉行政行为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故应判决确认二被告的强拆行为违法。”

微信图片_20230816161429

万柏林房地局和兴华街办不服判决上诉后,2020年6月18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20)晋行终72 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违法强拆”的最终赔偿金额迟迟难确定

确定强拆行为违法后,金城公司马上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太原市万柏林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万柏林房地局) (下称万柏林区住建局 )、兴华街办及第三人后北屯社区居委会赔偿因违法强拆造成的各项损失总计3亿余元。

案件审理期间,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评估公司对金城公司的财产损失进行评估。金城公司申报账面价值为2亿余元各类资产,评估值为1亿2千余万元。但令赵保顺没想到的是,法院判决时,只认定了其中一部分损失,对1万余平方米的建筑物及成品、半成品、部件、标准件、钢材、办公家具等及其他机械设备的损失都未认定,最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9)晋 01 行赔初 1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判决万柏林区住建局和兴华街办依法共同赔偿金城公司3997万余元。

微信图片_20230816161434

△庭审时的资产评估结论汇总表(当事人供图)

由于赔偿金额过低,金城公司于2020年12月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但是,时至今日,“违法强拆”的最终赔偿金额也迟迟没有确定。

赵保顺表示,司法鉴定具有法律效力,初审判决认定的赔偿数额只有评估金额的三分之一,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我们仔细学习了今年7月19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其中的第十条明确要求‵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防止和纠正利用行政或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以及执法司法中的地方保护主义′。”赵保顺说:“我们期待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鹏飞集团·郑鹏【中国晋商俱乐部名誉主席】 振东制药·李安平【中国晋商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潞宝集团·韩长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聚义实业·王殿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振兴小镇·牛扎根【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融德创世·郝金玉【中国晋商俱乐部常务理事长】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