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赵一弘  郝金玉  吴沪先 

软银巨亏近万亿日元:马云辞去董事,孙正义自嘲投资WeWork很愚蠢

   日期:2020-05-20     来源:钛媒体APP    浏览:511    评论:0    
核心提示:软银2019财年大幅转亏,这是软银集团近15年来首次亏损,也是1981年成立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次,更是破了日本全国的记录。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及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2019财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为961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而2018财年净利润约为1.41万亿日元。软银将巨额亏损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软银2019财年大幅转亏,这是软银集团近15年来首次亏损,也是1981年成立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次,更是破了日本全国的记录。

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及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2019财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为961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而2018财年净利润约为1.41万亿日元。

软银将巨额亏损归咎于旗下愿景基金。财报显示,2019财年愿景基金亏损高达1.93万亿日元,2018财年则实现利润1.26万亿日元。而愿景基金的亏损则主要为WeWork所致。财报提到,与WeWork投资相关的部分损失为46亿美元,目前,WeWork的估值已经跌至29亿美元,而其巅峰时期的估值曾高达470亿美元。

事实上,软银自身的发展也不算顺利,此前新一期愿景基金已被冻结,暂停投资业务。在披露财报的之前,软银还宣布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辞去了担任13年的董事职务。此外,软银还称将在2021年3月底之前投入470亿美元回购股票,其中一个资金来源便是出售阿里巴巴股权以融资115亿美元。

不久前,孙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愿景基金目前的困境时称,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困难,而且与过去的那些困难相比,愿景基金的困难根本不值一提,“就像小孩子的游戏”。此前,孙正义曾因互联网泡沫破灭损失近700亿美元,软银也濒临破产。孙正义在业绩会上表示:“和上一次危机相比,我现在像从上面向山谷底部望去。但在情况变好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我们会努力活下去。”

受疫情冲击大:投资的88家公司至少有15家会破产

在4月13日晚公布的2019年财年业绩预告中,软银集团预计净亏损为7500亿日元,而此次正式公布的净亏损大幅超出预期。但财报公布后,软银集团股价还涨了2.98%。

财报中,软银对亏损的原因解释称,一是Uber、WeWork的公允价值大幅下降;二是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其他投资项目的估值在最近一个季度也出现了急剧下降。根据财报,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88个投资项目中,50家估值下滑,19家估值未发生变化。其中,Uber估值下降52亿美元,WeWork及其三家关联公司估值下降46亿美元,其他投资估值下降75亿美元。

此前,孙正义还曾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逐渐加重,以及软银公司收紧财务支出,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3月27日,软银和愿景基金投资20亿美元、被孙正义称作愿景基金整个投资组合“基石”的太空互联网公司OneWeb正式申请破产;此后,在线零售商Brandless、遛狗应用软Wag Labs先后宣布停止服务。

财报显示,愿景基金所投赛道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交通&物流、消费、房地产&建筑,投资笔数分别为23、15、11,投资额分别为331亿美元、115亿美元、99亿美元,在总投资中分别占比44%、15%,13%,合计占比72%,而这三个行业正备受疫情冲击。

财报显示,疫情影响逐步扩大的2020年1月至3月,愿景基金投资亏损达到1.1万亿日元。

其中,估值下降最多的Uber近日在疫情冲击下陷入裁员风波。两周之前,Uber宣布裁员3700人,约占总员工数的14%,以削减10亿美元固定支出;周一,CEO科斯罗萨西在内部邮件中宣布,继续裁员3000人,关闭全球45个办公室。

疫情冲击下,四月Uber的乘车出行量下滑80%,而Uber近四分之三的营收来自出行业务。直到现在,Uber仍未实现盈利,原本的年内盈利计划也在疫情影响下不得不推迟。不过,Uber今年一季报似乎并未显示出疫情影响,营收同比增长14%至35.4亿美元,净亏损扩大190%至29.36亿美元。

此外,软银投资的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也已危在旦夕。其2019年财报显示,相较于2018年,OYO的营收虽增长4倍,但亏损却从5200万美元激增至3.35亿美元。今年以来,受疫情冲击,OYO已经裁员约5000人,并让全球数千名员工无薪休假。同在酒店行业的Airbnb也宣布停止招聘、高管降薪以应对收入下滑,原本定于今年上市的计划也被迫推迟。

被WeWork拖累:向其投资数十亿美元是“愚蠢的”

虽然估值下降最多的是Uber,更让软银头疼的其实是WeWork。在周一举行的财报发布会上,软银集团创始人兼CEO孙正义甚至直接称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愚蠢的”。

2017年,软银以44亿美元收购了WeWork近五分之一的股份,帮助其向亚洲扩张;2018年,软银以认购股权形式再次向WeWork投资40亿美元;2019年初,软银又向WeWork注资20亿美元。在WeWork2018年8月递交招股书时,软银是其除创始人亚当·诺伊曼外的最大股东。

WeWork递交招股书后,美国资本市场反响剧烈。成立9年却仍未盈利,让WeWork饱受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质疑。2016-2018年,WeWork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净亏损分别为4.29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在我们看来,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威尔逊表示。

数日内,WeWork估值从470亿美元被下调至250亿美元,再到120亿美元。此后,福布斯更是将WeWork的估值调至28亿美元。压力之下,WeWork不得不选择推迟IPO,但此举却让WeWork的资金链陷入困境。

2019年11月,据路透社报道,软银同意了一份95亿美元的拯救WeWork计划,包括从公司股东手中购买价值约30亿美元的股份,以及向该公司提供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软银还计划以旗下愿景基金除日本合资企业之外的区域性合资企业所持有的所有权益,将以每股11.6美元的价格换取WeWork股份,在所有的交易完成之后,软银将获得WeWork大约8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但此后,软银决定放弃这一计划,这让困境中的WeWork雪上加霜。5月4日,亚当·诺伊曼向美国特拉华州法院递交了诉讼书,起诉软银的出尔反尔。

事实上,软银对WeWork的伤害或许不止如此。据媒体报道,双方刚接触时,“孙正义攥着愿景基金的千亿美元募资告诉诺依曼,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而WeWork还不够疯狂。”而WeWork的疯狂扩张,正是其久难盈利的原因之一。

事到如今,WeWork自身难保,牵连愿景基金及软银集团陷入巨亏,而软银不愿出手相助也加剧了自身亏损。再加上疫情冲击,如何爬回山顶,恐怕是个棘手的难题。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最新活动动态
中国晋商俱乐部-(副)理事长
中国晋商俱乐部-发起理事
中国晋商俱乐部-产业合伙人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企业风险防范委员会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