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聚义  戎子酒庄  史光荣  王殿辉  吴沪先 

谁在毁掉年轻人的未来 | 『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爆火背后

   日期:2022-05-23     来源: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家    作者:刘远举     评论:0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名为《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章大概的意思是,胡锡进最近的发言都是从经济规律出发,在关心疫情下的经济,而网上的很多人,关心经济的方式完全不对。马化腾转发了文章中的一段话,引发了热议。这段话是这样的: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裁员;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加班。至于什么叫中

近日一篇名为《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章大概的意思是,胡锡进最近的发言都是从经济规律出发,在关心疫情下的经济,而网上的很多人,关心经济的方式完全不对。

马化腾转发了文章中的一段话,引发了热议。

这段话是这样的:“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裁员;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加班。至于什么叫中国经济?他们不懂,也不关心,他们唯一关心的中国经济就是芯片和所谓的硬核科技,至于衣食住行,都太俗不可耐了,不重要,当然,如果他们叫的外卖晚了十分钟,他们可是会骂娘的,骂起外卖小哥来比谁都狠。”

一、

时下的年轻人中的所谓反资本、骂企业家、崇拜硬核科技的风潮,既不符合国家政策,也不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我一向是不以为然的。不过,年轻人的看法是错的,观念是错的,但他们的处境、感受却是真的。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有巨大的被剥夺感。

有人说是因为阶层固化。其实社会的阶层变化,本来就是缓慢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是天翻地覆的动荡。对应的是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天天上班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大的欲望。

他们想要的不过是生活。

对于一个中国人的生活,买房很重要。租房、结婚、生孩子,存钱、年纪更大一些,再买房,如果这是一条看得到的道路,一代一代的人都这么过来的,买房早一些晚一些,也没多大问题,心态是平和的。但问题是,现实并不是这样。

二、

上一代人不是这样的。

当下的年轻人,看到的上一代,那些比他们大10-20岁的人,享受了三种红利。第一是改革红利,WTO红利,人口红利。中国经济爆发式发展。这个红利导致了第二个红利,资产升值红利。大多数城里人可以以非常低的价格买一套房子。那怕是棚户区,也抱着拆迁的希望。这往往是买房的启动首付金。第三个红利是新技术红利,互联网行业创造了无数财富神话。

有这样一个段子。“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原地跑步,一个做俯卧撑,一个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说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其实,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但现在,电梯停了。

现在这些红利都没了,资产价格已经非常高了。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年轻人买不起房了。别说刚刚出校的年轻人,就是已经工作多年,30左右的年轻人,也很难在大城市立足了。

2000年,上海人口为1608万,2005年为1778万,2010年为2220万。上海2014年常住人口为2425万,2015年下降为2415万,到2020年缓慢增长为2487万。进入大城市越来越难。常住人口只是居住概念,至于买房定居下来的,由于不断上涨的房价,则更难。

三、

中国处于资产上涨的过程中,大中城市房价一路扶摇直上。先买房的人上了船、自然水涨船高。而现在后进入大城市的年轻人,基本住房需求需要耗费2~3代人的“六个钱包”来解决。这个前提还是,这个年轻人的上两代人的钱包在房价前还算有点分量。实际上,真有这样的上两代,已经上船了,或多或少的拥有了房子。但在城市化进程中大量的年轻人,是农村出来的。

“早年买房的,搭上了阶级跃迁的火箭,靠着几套房子,对后买房者进行收割。而没有买房的,却再也无法靠固定资产增值来收割下一茬,被固化在剥削链的最底层。”

年轻人大学毕业时,涌入大城市,寻找自己的梦想。奋斗多年,他们在城市留下足迹、朋友、爱情。这会形成一种真切的拥有感与归属感。但当这种感觉被打破,剥夺感、挫败感、“被打回去”的感觉就会强烈——最终形成一个感觉:我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就被剥夺感。

大趋势之下,行业、公司的空间缩小了,于是,无效加班、办公室政治、精美而无用的PPT,就成为用来竞争的武器。内卷出现了。其实,能够支撑内卷的,尚属有一定红利的行业。而其他行业中的年轻人则会发现,加班没用,内卷无用。他们只能躺平,或者,愤怒。

四、

他们要寻找理论来解释这一切。

中国经济四十年发展,所以依靠的经济理论,就是以效用为基础的现代经济学。这样才有了GDP、央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同样的,在这一理论体系里面,企业家不是依靠剥削,而是依靠企业家才能、依靠承担风险、获得创新利润,来获得利益的。实际上,中央的经济思想也是非常改革的、市场化的。在2019年的四中全会上,理论突破首提“数据”参与分配。数据与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等生产要素,一起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

但是,年轻人只知道市场经济是可以带来“好处”的,从来不知道市场经济本身就是“对”的。年轻人的脑子里,还是资本家剥削的概念。

这是因为有人收割他们的愤怒,变成自己的金钱。他们迎合他们,向他们灌输对中国当下经济现象没有解释力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说法。在这套理论之下,年轻人与企业家,就不再是“在发展”、“企业家才能”、“市场经济”这些基本框架中依法博弈,共赢发展,而是在对立的你死我活的观念中,在舆论场上搏杀。

发出“土猪拱白菜”呐喊的张锡峰,考上大学,在一线城市呆了几年后发现,他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努力,也不能买房,还是只有回到石家庄,或者回到家乡。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他很可能也会愤怒的喊出:你们这些该死的资本家。

五、

但这是七伤拳,年轻人也在毁灭自己的未来。

一个大厂的员工会认为自己是打工人,但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小资产阶级。他们认为自己受剥削,但在真正的政治经济学框架中,他们是剥削者。所以,在他们发起的一波又一波的反资本浪潮中,他们迎来了裁员与降薪。所谓作茧自缚,也令人叹息。当资本家开始收缩,年轻人也失去了自己的工作。

年轻人向往美好生活,领导人也说过:“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但在某些说法的鼓吹下,他们在舆论场上向往的是硬核科技。说白了,是苏联式强国。呼唤的是苏联式的强重工业,弱轻工业的失调的经济模式。他们不懂历史,不知道这种模式下人民生活的艰辛。甚至有年轻人画出拯救末日工程,深受欢迎,因为他们喜欢这种宏伟,但是,他们忽略了的是,在移山填海的末日工程之下,人从来只有生存,而不会有生活。

其实,年轻人要的东西,并不多。大城市化的红利,无非土地,土地从来不缺。中国城市的大小、人口密度,在世界都不算高。大城市红利是可以继续供给的。这不管对年轻人来说,还是对国家来说,都是有利的。只有化解年轻人的不满,告诉他们正确的认识市场经济,认识世界。

但年轻人也有自己的挑战,他们应该拒绝蛊惑,应该正确的去认识世界,认识经济规律,直面现实,而不是仅仅为了发泄愤怒,而把问题归咎于一个虚假的答案。

只有这样,所有人才可能有一个共赢的未来。 

 

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晋商供应链优秀晋商免开户费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