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聚义  戎子酒庄  史光荣  王殿辉  吴沪先 

解局|融创孙宏斌起诉泛海卢志强 要求其为泛海控股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日期:2022-04-26     来源:观点网     评论:0    
核心提示:孙宏斌与卢志强曾是生意场上的好伙伴,近日却因一笔债务逾期未偿还,走向了对簿公堂的局面。故事还要2018年说起。那一年,泛海控股的下行趋势还不明显,当时市场还沉浸在泛海系强大的金融资本支持与地产业务迅猛发展的节奏当中。同年9月,泛海控股公开发行了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券,简称18海控01,发行金额为40亿元,期限为3

孙宏斌与卢志强曾是生意场上的好伙伴,近日却因一笔债务逾期未偿还,走向了对簿公堂的局面。

故事还要2018年说起。

那一年,泛海控股的下行趋势还不明显,当时市场还沉浸在泛海系强大的金融资本支持与地产业务迅猛发展的节奏当中。

同年9月,泛海控股公开发行了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券,简称“18海控01”,发行金额为40亿元,期限为3年。

也是那一年,手头还算宽裕的融创中国成为了“18海控01”的债券持有人。孙宏斌投资了多少没人知道,但也正是这笔投资让双方的关系发生改变。

还钱

2021年11月10日,“18海控01”面临到期与兑付,泛海控股迟迟未能偿付剩余的17.32亿元本息。

五个多月时间过去,4月22日晚间,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融创中国以债券纠纷为由,将泛海控股、中国泛海与卢志强一同诉至北京金融法院。

融创集团的诉讼请求包括四个方面:判令泛海控股向融创集团支付本金15.67亿元,期内利息1.65亿元及违约金;判令泛海控股立即赔偿融创集团实现本案债权实际发生的合理费用,包括财产保全担保费、律师费、公告费等;判令融创集团有权对泛海控股持有的武汉公司42.12亿股股份进行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判令中国泛海、卢志强对上述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简单来说,孙宏斌的主要诉求是:尽快还钱。

一方面,融创中国以诉讼方式追债亦是无可奈何,毕竟,现下泛海系的债务窟窿越来越大,造血能力更是不如从前。

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泛海控股营业收入140.97亿元,同比增长52.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7.91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192.73%。

此外,泛海控股今年年初披露的业绩预告中提到,司预计2021年净亏损或达到90亿元-110亿元。

按照目前的情形,泛海控股未来增长空间令人担忧,面对巨额负债,该公司何以解忧?

根据此次发布的公告,状告泛海控股的并不止孙宏斌一人,民生信托也是此次“催债大军”的一员。

其中,民生信托的子公司上海臻岩与泛海控股因商品房买卖合同存在纠纷,因购买资产一直没能交付,上海臻岩要求泛海控股返还已付购房款15.01亿元和支付资金占用利息损失。

而民生信托则直接与泛海控股存在三笔债券纠纷,涉及资金19.84亿元,不同于融创,民生信托购买的“20泛控01”“20泛海01”“20泛海02”三笔债券并未逾期,不过考虑到泛海系的困局,民生信托便以债务纠纷为由,要求公司提前清偿债券本息、行使股权质押权。

另一方面,最近融创亦有压力。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环境发生巨变,融创亦陷入了流动性危机,尽管孙宏斌拼尽全力自救,但依旧面对挑战。

最新消息称,4月11日,融创中国一笔美元债息到期支付,惟债权人仍未收到应收的债息。该债券为2023年到期7.95厘美元债,到期金额为2950万美元。不过,据债券销售文件,融创有30日宽限期支付上述债息以避免违约。

前尘

在中国地产圈,卢志强和孙宏斌都是绕不开的人物。

1985年,卢志强丢下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的“铁饭碗”,选择下海经商。坊间传闻称,他选择的第一个职业则是教培行业。

不久之后,卢志强因看到地产庞大的潜力,随后投身于地产,并赚的第一桶金。但地产并非他唯一选择,接下来的时间,卢志强接连涉足能源、金融、科技等多个领域,而其执掌的“泛海系”,巅峰时期超过2600亿元市值。

这位资本大佬的高明之处,还源于背后庞大的关系网络,与那些传奇过往。

最为人熟知的,或许是万达商业敲钟现场卢志强对媒体笑称自己为“娘家人”;或许是万达电影上市之时,卢志强25亿入股支持;又或许是联想混改当年,卢志强27亿助力其摘掉“国帽”。

因广阔的人脉,人们习惯性将卢志强称作“大佬背后的大佬”。

相比卢志强,孙宏斌却显得没那么顺遂。不过,人生总是这般起起伏伏,孙宏斌再度崛起之后,而卢志强开始走向下坡路。

二次创业后,孙宏斌一手将融创又扶上了地产前五强,并不断通过收并购扩充公司规模。

同一时期,泛海控股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遭遇资金周转速度降低、流动性不足等阻碍。

泛海系流动性趋紧之际,孙宏斌数次充当“白衣骑士”,接盘卢志强手中的项目。

据了解,2019年1月20日,融创中国以125.53亿元收购泛海控股旗下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及上海董家渡项目100%权益。

这是孙宏斌与卢志强第一次握手言欢。

对于上述交易,彼时有分析人士提到,对融创中国而言,收购事项有助于进一步增加北京、上海核心区的市场份额,对泛海来说,可获得大额现金回流,有效缓解压力。

紧接着,去年上半年,孙宏斌再度驰援卢志强。彼时,融创以约22亿元对价向泛海控股收购了杭州钓鱼台酒店、杭州民生金融中心等资产。

泛海方面表示,出售资产所得款项主要用于偿还债务,预计对公司归母净利润影响约-4.7亿元。

尽管出售会带来亏损,但当时泛海急需这笔钱。

闯关

人们总说,在上海,梦的尽头在汤臣一品;在深圳,梦的尽头是深圳湾1号;那么在北京,梦的尽头或许是北京壹号院。

前不久,融创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定名融创壹号院,并正式开放样板间及售楼处。

同为高端院系产品、地处朝阳核心区、片区10年无新增土地供应,先天的地理优势与项目稀缺性,为融创壹号院赚足了关注度。

有消息称,虽然项目没有进行宣传,但看房的人不少;有工作人员表示,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7点都没闲着。

观点新媒体了解到,该项目正是孙宏斌2019年从卢志强手中收购而来。如今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以“融创壹号院”的案名正式面世;上海董家渡项目为外滩仅剩的未开发地块,融创接盘后,开发了“融创外滩壹号院”,并于2019年完成两次开盘。

一切看似走上正轨,但孙宏斌与卢志强的故事还没结束。

在孙宏斌多次出手之下,泛海控股的日子并未明显好转;与此同时,房企“三道红线”和银行“两条红线”等政策调控之下,融创中国也不能置身事外。

截至2021年6月末,融创中国总负债9971.22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务为909.62亿元,现金余额为1231.9亿元,其中非受限制资金为1010.99亿元。

此前,瑞银发布一份研究报告提到,融创中国表外债约为2000亿元,截至2021年11月30日,有250亿元人民币左右境内外债券将在2022年末前到期,其中包括两笔总额为8.45亿美元的私募债券以及将在2022年进入回售期的约109亿元人民币债券。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自2021年10月以来,融创已接连通过出售资产、配股融资、大股东借款等方式,募资超300亿元人民币。

但这还不够。

4月1日,融创中国一笔40亿元的债券到期,融创与债权人洽谈展期事宜。

最终,上述债券成功展期18个月,不过,目前融创中国账上还有12笔存续美元债,合计77.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0亿元,最近到期的一笔将会在6月14日,规模6亿美金,合人民币约38亿元。

这也意味着,融创与孙宏斌要过的关并不止这40亿元。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晋商供应链优秀晋商免开户费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