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聚义  戎子酒庄  史光荣  王殿辉  吴沪先 

山西反腐记者高勤荣 还记得当年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家里丢了5千万元现金事件么

   日期:2022-04-21     来源:百度百科     评论:0    
核心提示:高勤荣,1955年1月19日出生于山西运城万荣,原山西青少年报刊社记者,后借调至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社工作。1998年5月率先揭露运城地区弄虚作假大搞假渗灌工程。同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12月26日被逮捕。1999年8月以受贿罪、介绍卖淫罪、诈骗罪罪名被判刑12年。在度过了8年零4天的狱中生活后,于2006年12月7日获

高勤荣,1955年1月19日出生于山西运城万荣,原山西青少年报刊社记者,后借调至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社工作。

1998年5月率先揭露运城地区弄虚作假大搞假渗灌工程。同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12月26日被逮捕。1999年8月以“受贿罪、介绍卖淫罪、诈骗罪”罪名被判刑12年。在度过了8年零4天的狱中生活后,于2006年12月7日获释。

人物经历

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的《山西省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的文章,揭露了运城地区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而突击建造假渗灌工程导致国家2亿多巨额资金被浪费的现象。其后《南方周末》、《焦点访谈》以及众多媒体在同年9月份连续就山西运城耗资2亿多的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作了报道。

不久,山西省纪委有关人员找高“谈话”。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去北京反映情况,被跟踪而去的运城警方连夜带回运城,纪检、公安人员随即搜查了高勤荣在太原的家。

1999年4月,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对高勤荣提起公诉。1999年8月13日,运城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分别判处高勤荣有期徒刑5年、3年、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

2006年12月7日,高勤荣刑满释放(因狱中多次立功减刑4年)。

反腐三把火

高勤荣的反腐报道在1987年就开始了。当时,群众反映太原市委一位副书记的儿子(涉嫌)强奸,但三次被抓三次被放。高勤荣在就此事采访太原市公安局长时,他说起此事也很气愤。高采访完,就把稿件发给了《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收到他的稿件后,派了两名记者去太原,不久,推出了《逮捕令发出之后》一文。几天以后,《山西日报》头版刊登了那位副书记被开除出党的消息(此为“第一把火”)。

从这以后,老百姓找高勤荣的多了。这样,他就转向搞政法报道了。一次,高勤荣去(山西)忻州采访,当地一位老警察每天在他住处的窗外徘徊,高让他进屋说话,他一下子跪下了。原来,他儿子肚子疼,到一家医院治疗。医生给他输上液后,打起了麻将。病人疼痛加剧,护士跑来问怎么办。医生让继续输液,自己接着打麻将。高勤荣听了非常气愤,和新华社山西分社的一位记者展开调查。完成调查后,新华社把他们写的《医生忙着打麻将 孩子死在病床上》发了通稿。《山西日报》刊发后,一位副省长批示,那位失职的医生受到了追究(此为“第二把火”)。

(20世纪)80年代,老百姓看病很难,而有的国家扬言他们的中医水准要超过中国。针对普通百姓找不到好大夫的难处,也为了弘扬中医文化,高勤荣独立策划了“中国当代名医荟萃”活动,把北京的中医名家请到太原为老百姓义诊。活动在太原中医研究院开始后,人山人海。这个活动一共搞了四届,中央电视台播报了此事(此为“第三把火”)。

随着“三把火”旺盛地燃烧,高勤荣的1998年来临。此时,他的激情被燃至高潮。1998年春天,他从运城地区行署驻京办副主任高满强那里获得了一个重大线索。山西省运城市耗资两亿八千万元,大面积修建假渗灌设施,这是一个地道的腐败工程。

揭丑假灌溉

高勤荣:“我去运城写一篇报告文学,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听到当地几个老百姓在那里聊,说运城在搞渗灌工程,传着这么一个顺口溜:“美国卫星在侦探,发现运城在备战,日本走了50年,运城炮楼又出现。”我就向他们打听,老百姓就向我抱怨,说,运城是出名的黄泥地,水是不可能渗透下来的,都被黄泥堵住了,当地还突击修建渗灌工程,迎接现场会。下了火车我就找了个车,沿着公路两边看过去,就看到为了迎接现场会,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走近一看,有的就冲着公路修了一个弧形,有的里面都是杂草,连池底都没有用水泥封上,怎么可能存水呢?老百姓民怨沸腾,真是弄虚作假,劳民伤财。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假工程居然花了两亿多,真是很气愤啊。 ”

《人民日报》于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根据高提供的准确材料作出报导说,山西省运城地区花费逾二点八亿元人民币,搞赤裸裸的假灌溉工程。高勤荣批评说,《运城日报》报导当地官员在六个月内建造了六万七千个蓄水池,但他本人调查后发现,所谓蓄水池并没有连接任何水源,也没有安装任何输水管灌溉农田。高勤荣的报导被送交中纪委,而且也被中央电视台及其他媒体跟踪报导,轰动一时。

1998年5月,记者高勤荣率先揭露了运城地区耗资2亿元的作假工程。《南方周末》、《焦点访谈》等媒体迅速跟进,将运城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曝光。

高勤荣(右一)和南方周末记采访假渗灌工程

但是地方官员并没有因此受到处分,一九九八年五月,这个原新华社山西分社的记者曾率先揭露运城地区耗费二点八五亿元大搞假渗灌工程,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六日中央电视台也播了假渗灌的事情。

蹊跷陷囹圄

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在北京的一家酒店会见朋友时,被山西省运城地区公安处的3名警察叫走。在被带回山西的路上,警察向他出示了“拘留证”。12月5日晚上11点40分,高被押到运城地区的夏县看守所。“夏县(看守所)的薛所长和武警中队队长因拘留证上没有罪名,说'手续不全'拒收高入监。后来,公安处的人在拘留证上填写了'涉嫌敲诈勒索'将高勤荣送入拘留所。12月6日中午,地区公安处又将其转到运城地区芮城县看守所。”高勤荣的代理律师李肖霖说。

高勤荣被关押后,他的妻子段女士经人介绍来北京找到了李肖霖。拿到段女士手书的一张5000元代理费的欠条后,李肖霖和他的同事尹正友于12月21日在芮城县看守所与高勤荣见面了。

隔着铁窗,李肖霖对高勤荣说:“你受苦了,我们来晚了。”一句话,说得后者“泪流满面”。

1999年3月17日,高勤荣被以三项罪名起诉至运城市人民法院。这年的“五一”前夕,由于其中“介绍卖淫罪”这项罪名涉及隐私,法院以不公开的形式审理此案。尽管李肖霖为其做了无罪辩护,但在5月4日下达的一份长达17页的判决书上,高勤荣还是因为“受贿”、“介绍卖淫”、“诈骗”这三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高勤荣提起上诉,但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

终审判决下达后,高勤荣被投入晋中监狱服刑。

莫须有罪名

1999年8月,高勤荣被运城地方法院判以“受贿罪、介绍卖淫罪、诈骗罪”,刑期12年。

据李肖霖提供的案件资料显示,高勤荣在1998年被指控的三项罪行的发生时间均为1996年——

介绍卖淫罪:1996年4月3日,在太原某大酒店,高向深圳来的两位老板介绍了卖淫女。

诈骗罪:1996年7月30日,前述两位深圳老板因嫖娼在运城被关押,高在帮二人领取被公安机关扣押的物品和现金时,谎称其中的10000元被公安机关扣押和用于活动,骗得了两人的信任,从中诈骗10000元。

受贿罪:1996年7月,高“利用本人地位形成的条件”,帮一位无证贩烟的人说情,向托请人收取25000元归己所有。

出事前,高勤荣曾在深圳一家报社工作了一年,期间结识了两位在那里做生意的北方老板,一来二去,双方成了朋友。后来,报社关张,高又回到了《山西青年报》。

1996年4月3日,那两位深圳老板来太原出差。晚饭后,高勤荣带着7岁的女儿前去宾馆看望。高勤荣回忆说——

敲了半天,才打开。我进去一看,朋友衣衫不整,卫生间里有个女人,感觉到不太正常。过了几个月,运城市公安局一个朋友打电话问我:“我们抓到两个嫖娼的,收缴的录像带里怎么会有你和你女儿的镜头?”我一听很吃惊。原来,在太原那次,两位朋友“玩”的是自嫖自录,镜头原本对着床,我和女儿突然一来,那女的往卫生间一跑,把镜头碰得往门这边歪了,就把我和女儿录进去了。

后来,这就成了我的一项罪名。但蹊跷的是,法院开庭时,录像里只剩下我的镜头,我女儿的镜头不见了。

“我要是介绍卖淫,能带着7岁的女儿吗?就说我犯了罪,为什么1996年的事情,到1998年才来抓我?”高勤荣说到这里,额头上的血管“鼓”得老高。

坚持与抗争

狱中办报连年获奖——

法院判决高勤荣有罪后,他先后被辗转关押在永济、晋城、晋中3个监狱。在8年的牢狱生活中,高勤荣90%的刑期是在晋中监狱度过的。

晋中监狱知道高勤荣是个记者。在从晋城监狱转到晋中监狱1个月后,晋中监狱出于量才用人的考虑,将高勤荣调配到了《晋中监狱报》任组长。

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高勤荣重新拾起了他的新闻本行,在服刑人员中寻找典型进行采访报道。他常常比别人更能捕捉到服刑人员身上人性的闪光点,并用纯熟的笔法将这些发现写成文章发表,对所有的服刑人员产生感化作用。

在2002年举办的全国8省市监狱报刊评比中,高勤荣一人独得两个一等奖。

由于改造积极,高勤荣每年都能获得四五个奖励。因此,先后三次得到减刑奖励。最后这次,余刑被一次性减掉,提前出来。

坚持不懈的抗争——

高勤荣用自己的文字感化着别人,但他自己却一直深陷在无尽的精神折磨中。在进入晋中监狱的最初一段时间,高勤荣平均每月至少要写10份申诉材料,这些材料有写给运城中院的,也有写给中央有关部门的。他认为自己受到的刑责完全是欲加之罪,是曝光了运城“假渗灌”之后遭遇的打击报复,是冤案。

他总是满怀信心地期待着,某一天他会得到彻底改判。

但是这些材料最后都如石沉大海,有去无回。

他又把希望寄托在妻子段毛英身上,憧憬着妻子进京求助,会给他带来一个奇迹。

当幻想被现实一一击破时,高勤荣在狱中进行的新闻报道,却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他的命运。

2002年华北、东北监狱报社联合评比,高勤荣采写的通讯《爱心的呼唤》和评论《立德做新人》分别获得当年优秀通讯一等奖和优秀评论一等奖,为整个山西监狱系统争到了两枚金牌。晋中监狱为此记高勤荣立功1次,使高勤荣获得3个月减刑。

本来高勤荣可以更早出狱,只要他愿意签一份认罪书。但是他认定自己无罪。8年来他从未放弃过为自己洗冤,每个月发出10多封申诉信。可能在高勤荣看来,坚信自己无罪也同样是坚持真相,不断申诉洗冤也是在说出真话。就好像8年来一直没有忘记高勤荣的学者专家、两会代表、委员、媒体同行、热心民众,他们坚信高勤荣是遭遇了打击报复,他们坚持要为他伸冤还他清白,都是在说一个更大的真相:说真话的权益正在被威胁。高勤荣,和所有相信他支持他的人,就用这样的方式,用真话维护说真话的权益。

在晋中监狱服刑期间,高勤荣一共获得3次减刑,累计减刑4年。这与他在监狱里突出的宣传报道不无关系。在山西监狱报系的评比中,高勤荣每年都被评为全省优秀报道员。

这些来自监狱的荣誉,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段毛英的一句话:高勤荣是个好记者。

各界齐支持

正是因为高勤荣的故事击中了人们日常生活中难言的痛处,击中了广泛存在的潜规则,所以人们没有将它当成一桩普通的“冤狱”,而是将它放大为一件具有典型寓意的社会事件。8年来,人们以批判社会丑恶的愤怒,以维护说真话权益的激情,不断地为高勤荣申诉。

在网络上,不断有新帖在讲述这个故事,不断有跟帖支持。媒体方面,有超过100家报纸杂志曾经报道过高勤荣的遭遇。人们似乎也明白,一篇报道,一条帖子,一篇博客,不能改变高勤荣的命运,但是人们不断地提起他,至少是可以抵抗自己的遗忘,人们不能允许自己遗忘:有一位公民因为说真话而正在遭受牢狱之灾。保持这份清醒,已经是人们最后的,不能放弃的底线。

舆论支援以外,“搭救”行动也已经多方展开。2001年,李肖霖律师在《民主与法制》杂志发文,揭露运城司法机关肆意“伪造、篡改、后补司法文书”;2001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杨伟光等人就此事提交了89号提案,他们指出“这是一起明显的打击报复、有罪推定,甚至是涉嫌栽赃罪名的恶性枉法冤案”——这份提案转呈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最高法院曾指示立案再审;2003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韩雅琴等人为高勤荣再作提案,仍然没有结果,直至高勤荣如今刑满出狱。

全国政协委员曾为高先生联名呼吁。二零零三年,山西有一个全国人大代表韩妈妈,二零零三年她找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领导哭着说高先生的遭遇。冰心的女儿吴青也给高先生的爱人写了一封信,鼓励高的爱人说一定要坚持。高的爱人工资就七、八百块钱,又要抚养孩子,工资根本不够,后来为了替高先生申冤,把工作也放弃了。

高勤荣入狱后,众多媒体都在为高勤荣鸣冤,知名作家、学者、画家、新闻工作者和大律师,100多人上书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为高勤荣鸣冤未果。高勤荣的妻子段毛英从此走上漫长的申诉之路,先后30多次去北京为丈夫的案件奔走。

不寻常出狱

2006年12月7日下午3点半左右,正在出工的高勤荣突然接到狱警通知:“赶快收拾东西,出狱!”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出狱。

包括高勤荣在内,12月7日下午被释放的刑满释放人员一共数十名。他们获释后,被带到监狱的第二道大门,在位于门口的值班室作一些简单的交接登记后,或被家人接走,或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想办法回家。

高勤荣是这些获释人员中唯一得到狱警护送的,而且是由两名副科长护送。然而,特别之处还不仅于此,与高勤荣同日获释的其他人员,都被安排在高勤荣出狱半小时后释放。

在两名副科长的陪同下,载着高勤荣的警车在晋中监狱通往太原的路上一路飞奔。下午5点多,警车径直来到了高勤荣家所在的辖区派出所。两名副科长找到派出所值班的一名中队长,将来意表明。这位中队长接着找来了片区民警,片区民警回答两名副科长:凡是公民我们都会给予保护,但这个事情还需要向公安分局反映。

从派出所出来,晋中监狱的警车载着高勤荣在太原城里穿梭。来到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时,夜幕已经降临,蒙蒙雾气笼罩下的太原,寒气逼人。

两名副科长带领高勤荣在迎泽分局反映完相关情况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从离开监狱到现在,3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高勤荣还没有给妻子段毛英打去一个电话。这一反常的现象,让段毛英一度惊恐:高勤荣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因为没有接到监狱的通知,不知道高勤荣准确出狱时间的段毛英没有去晋中监狱等候丈夫。

段毛英通过朋友向监狱打听消息,得到的答复令她丧气,狱警甚至对高勤荣是否出狱都回答得模棱两可。

段毛英不知道,从突然通知高勤荣出狱到提前半小时释放,再从狱警护送到与地方公安接触,晋中监狱都小心翼翼地防止着高出狱的消息被中途泄露。为了保密,晋中监狱甚至没有让高勤荣打电话回家,将消息告诉亲人。

在晋中监狱两名副科长的陪同下来到山西大学附近的坞城路时,高勤荣才在出狱3个多小时后第一次给妻子打了电话,因为8年零4天没回家,他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家在哪里了

山西省监狱管理局长特批

早在知晓自己即将出狱高勤荣就在狱中写就一份《关于申请人身安全保护的请示报告》(下称《请示报告》),要求有关部门采取相应措施,对他出狱当天和之后的人身安全提供保护。

在呈报山西省司法厅厅长、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和晋中监狱长的这份《请示报告》中,高勤荣提了3个要求:1、监狱派车送其回家;2、监狱民警与当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联系,解决回家后的安全问题;3、要求监狱与有关部门联系,尽快破获2003年“4·18”案,以解其后顾之忧

2003年4月18日,被关押在晋中监狱的原运城地区行署驻北京联络处副主任高满强提前获释,在监狱大门外遭到3名不明身份男子重殴,昏迷48天。当天一名出面制止的狱警也被打伤。

高满强当年曾向高勤荣提供运城假渗灌的一些关键素材,后被解职,并被以其他罪名判刑7年。

10月底呈报的《请示报告》,后来被民警不慎遗失。本月6日,高勤荣申请人身安全保护的请示被狱中管教干部突然提起。在得知《请示报告》已经遗失的原委后,高勤荣重写报告,呈交管教干部。

这份报告被按照相关程序火速上呈。经过层层批示后的这份报告,在7日下午3点半高勤荣出狱之前,被有关人员驱车送到晋中监狱。

据悉,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亲自在这份报告上批示,同意监狱派车送高勤荣回家。

事后获知这一细节的人们说,高勤荣出狱所得的待遇,是监狱管理中一个非常少见的特例。

揭开“血色黑洞”

出狱后,他没了记者证,成了无业游民。最初就是靠爱人的那点工资。后来,他想,总不能靠老婆养活,他先想到了卖血,后又想,在街上摆一个擦皮鞋摊,取名“记者鞋摊”。 

还有人给他出主意,“把鞋摊开到运城市委门口去,除了擦鞋,没事就在那里磨刀。”高勤荣说起这个创意就哈哈大笑。由于家人的反对,他最终没去擦鞋和卖血,而是和以前的一些好友做点小生意,平时写点东西,策划点广告,生活勉强维持下去。

做了二十多年记者,高勤荣还是喜欢做新闻。出狱后,打抱不平的性格还是没变,手里又有了线索。

这时的他不是记者,没有发稿平台。他说,时代给了他机会,自媒体时代到来了,“我感觉互联网比以前的平台还好呢。”

尽管他不是记者,但他毕竟从事新闻工作20多年,他的新闻敏感性比一般人要高出许多。他搜集线索、证据,在博客上撰写稿件,抓的依然是新闻热点,而且一抓一个准。有重大题材,他会与媒体合作。

山西某煤管站站长,不到一年,就挪用公款一亿一千万元。关于此事的报道在《南方周末》刊发,他用了笔名。

2011年底,他与《新民周刊》记者合作,撰写了三万字的《血色黑洞》,揭露了山西煤炭采空区塌陷的现状,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

2012年,他接举报,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家里丢了5千万元现金,他第一个在微博上披露,各家媒体纷纷跟进报道。

用高勤荣的话说,他的线索引发的话题传播得“铺天盖地”。

“哎呀,我一看,这互联网的力量太大了,比传统媒体传播快多了。现在是新媒体时代,自媒体时代,尤其是新任领导上来之后,很重视实名举报,我借互联网和新政的东风,又有了战斗的舞台。”老高说。 

自由生活篇

一、想跪谢妻子

入狱前的高勤荣与妻子段毛英

高勤荣入狱的八年中,妻子段毛英曾30余次进京上访,寻求解救丈夫的办法。

8年里,这位妻子把自己的“痛苦与辛酸”浓缩在一份日程表里。日程表记载,起始于高失去自由之初,几页纸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关于打官司、去北京上访、向别人借钱的事项。

每每联想到妻子的这些奔波,高勤荣就忍不住落泪。

“我真想给她下跪,向她和孩子说声‘对不起’!”高勤荣哽咽着说,“

我进监狱以后,她就靠每个月七八百块的收入抚养孩子,我在监狱也需要开销,她还要去北京给我申诉,她经常是晚上坐最晚的一班汽车去北京,第二天早上6点到北京之后就去办事,晚上再坐夜班车返回,这样就可以省下两个晚上住宿的钱。实际上,她很多时候找不到人,都是被人赶来赶去,只是在某些机关门口坐一下午,徒劳无功地回家了。我出来之后,她拿给我一个表看,那是她这些年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写着哪年哪月去了哪里(鸣冤),我看到那个,真想跪在她面前,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

二、面临的困难

目前高勤荣先生为了生活到处奔波,但找工作也屡屡碰壁。他自嘲说:“ 毕竟是个男人,总不能让老婆养活自己,这是个实际的问题。”除了工作以获得收入供孩子上学所需学费,高的爱人患腰椎骨结核也因为经济拮据拿不出手术费而未获治疗,就是一直吃药,后来国内外的网友纷纷捐款给高先生以帮助改善他家庭的状况,现在高的爱人动完两次手术之后,大夫让他吃一年半到两年的药。现在她爱人的病很难治愈。

三、以后的打算

由于妻子为自己付出太多,高勤荣迫切地希望把头上的罪名洗掉,重新去做一名记者。“如果哪家媒体还接受我,我还愿为民众鼓与呼。”他说。他设想的其他出路,诸如把那篇已经写了5万字的报告文学扩展为一本书;写一部以《男子监狱》为名的电视剧本,来反映监狱民警可歌可泣的故事……都与记职业的“写”有关。但是,如今,他除“洗冤”之外,当务之急是消除“距离”,包括与社会的距离,与家人的距离。

社会影响篇

高勤荣事件得到了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很多人为高勤荣的案子奔走呼号,更有无数人为他鼓劲加油。高勤荣的精神鼓舞了很多人,同时,他的悲惨遭遇也让很多人寒心,对政府公信力提出严重质疑。高勤荣的悲剧,正是我们社会民主法治不够健全的产物。

背景资料

高勤荣案全记录

1995年运城地委、行署决定在全区“大干快上”发展渗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运城投入资金2.85亿元,完成渗灌控制面积103万亩,配套76.7万亩;

1996年底,就职于山西某媒体的记者高勤荣,听到农民抱怨这项渗灌工程对农业生产几乎无用;

1997年底,高勤荣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走访,发现运城渗灌造假严重,劳民伤财,随后向中纪委和《人民日报》寄发内参;

1998年3月,中纪委就高勤荣反映的运城渗灌问题作出批示,要求山西省纪委先行查处;

1998年4月5日,山西省纪委官员找高谈话,要高交代问题;一个由多部门组成的专案组此后长驻运城,不过调查的重点不是假渗灌;

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发高勤荣的文章《山西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运城渗灌造假被首度公之于众;

1998年7月,山西省纪委官员再次找高谈话,问:为什么要写内参?写内参的动机是什么?谁提供的线索?

1998年9、10月,《南方周末》、《民主与法制画报》(本报前身)、央视《新闻调查》、《焦点访谈》等媒体相继报道运城“假渗灌”,山雨欲来风满楼;

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在北京被抓,12月26日被正式逮捕;

1999年4月28日,高勤荣在运城市人民法院受审,公诉机关指控高勤荣涉嫌“介绍卖淫罪”、“诈骗罪”和“受贿罪”。辩护律师为高勤荣作彻底无罪辩护,申辩高案涉嫌打击报复、程序违法、栽赃陷害,并指出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一项能够成立;

1999年5月4日,一审法院认定高勤荣上述三宗罪,判刑13年,执行12年。高勤荣上诉,运城地区中院维持一审判决;

2001年全国两会期间,7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反腐败的记者何以被判重刑》;北京文化和法学界知名人士签名声援高勤荣;

2003年,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第一次会议上,山西籍全国人大代表韩雅琴吁请关注高勤荣案。

微博爆料

2011年11月24日,蛰伏已久的山西前媒体人高勤荣再次选择了一鸣惊人。当日他在微博上爆料称,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劫。“其妻报案谎称被抢300万。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证实被盗钱财物品)总价值却近5000万元,其中:人民币600万元,港币100万元,美元27万,欧元300万。金条七八公斤,另外还有名表、钻戒、项链等名贵奢侈品”。据悉爆料依据来自其收到的神秘邮件。

12月22日,中共山西省委决定,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任福耀调任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白培中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

据了解,目前纪检机关正在对白培中家中财产被劫案所涉及的白培中廉洁从业情况进行调查。山西警方并未公布查获的赃物数额。

2008年以来,山西省在焦煤领域反腐力度加大,接连破获焦煤领域腐败案件。截至2010年底,全省共查办案件2185件,处分2353人,清缴各类违法违纪违规资金304.14亿元。而白培中案则搭上了山西省2011年焦炭反腐的末班车。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晋商供应链优秀晋商免开户费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