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郝金玉  石勇  侯计香  张文泉  振兴小镇  聚义  戎子酒庄  史光荣  王殿辉  吴沪先 

恒大暴雷的“内蒙标本” 关系到内蒙古山西商会会长张厚堂

   日期:2021-12-03     来源:微信公众号鹈鹕说    作者:李大嘴    浏览:1891    评论:0    
核心提示:这是恒大地产呼和浩特公司在一个项目中的经营内幕,其项目收购、公司治理、融资手段等各个方面,都堪称奇葩,充斥着浓烈的江湖气息。我唯希望,这种毫无商业伦理的故事,只是个案。大约是在2021年10月底,一个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高管,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还记不记得张厚堂,说张被恒大地产和黑社会抢走40个亿,濒临破产。早

这是恒大地产呼和浩特公司在一个项目中的经营内幕,其项目收购、公司治理、融资手段等各个方面,都堪称奇葩,充斥着浓烈的江湖气息。我唯希望,这种毫无商业伦理的故事,只是个案。

 

大约是在2021年10月底,一个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高管,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还记不记得张厚堂,说张被恒大地产和黑社会抢走40个亿,濒临破产。

早在10几年前,我就采访过张厚堂。彼时我跑能源口,正在关注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他当时刚在山西宁武县买了一个“街板沟煤矿”,是急倾斜煤层,资源有一亿多吨,但因资源整合陷入长期停产,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从那以后,就失去了联系。据我所知,张长期在晋北和内蒙做工程,后来当了内蒙古山西商会的会长,据说买卖做得还比较大。

后来张给我打来电话,约着见面,喝了一通茶,留下了一堆材料。关于恒大和地产公司纷纷暴雷的事情,单位地产口本有专人负责,我就把部分材料转给了同事。

不过很快疫情就严重起来,这事也就一推再推。

有一天,趁着闲暇,我把这些材料仔细读了一遍,陡然产生了兴趣。该案,绝非一般的房企经营暴雷,而是典型的团伙涉黑涉恶犯罪。恒大地产集团呼和浩特公司的一众高管,以涉黑涉恶分子打前锋,以舆论讹诈为辅助,涉嫌大规模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干预司法,其中情节,触目惊心;其后果,则是难以判断,若处理不妥,将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稳定问题。

随后的日子里,我联系了不少内蒙和山西朔州的朋友,对文中涉及的事情和人物,作了不少了解。

我可以做出初步判断,张厚堂提供的这些材料,基本属实。于是,我就起了“小贪念”,何不把这个事情作为“鹈鹕说”的开篇呢?

文中涉及的汤计,是位业界老前辈。我并不想对其表示什么不敬,只想就事论事。

随后的几天内,我会把了解到的各种细节,获得的各种证据,逐一向大家展示。今天呢,就偷个懒,把这些材料中的一部分贴上来,供大家欣赏,同时也是抛砖引玉之举。

尊敬的          :

我们是内蒙古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四名股东,合计持股59.51%。今天,我们集体联合实名向你们举报恒大地产集团呼和浩特公司,及其高管刘聪笑、高飞、金勇、张宇(男)等四人的集体违法犯罪行为。他们勾结山西朔州籍涉黑涉恶分子殷培智,退休记者汤计家族等人,联合联手大规模违法犯罪。我们为所述的一切负责。我们向各级司法机关承诺,绝无任何不虚之辞,我们愿意配合所有相关执法部进行详细调查。

一、对融资如饥似渴的恒大公司

目前,恒大地产公司到处爆雷,其尴尬处境令无数国人唏嘘。然而,导致恒大地产目前陷入困境的原因,仅仅是宏观形势造成的吗?

事情远没这么简单。从恒大呼市公司和内蒙古宏泰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宏泰公司)合作以来的种种违法犯罪行为看,这家公司历来就是设套诈骗、巧取豪夺的高手。他们在各地疯狂借项目圈钱、骗钱,利用现代金融手段,在各地金融机构疯狂融资,将天量资金归集到了恒大总部,然后不知去向。

恒大批量制造的这一个个庞氏骗局,给中国金融机构造成了部分系统性风险,给全国各地留下一大批烂尾楼盘,给地方政府带来一系列社会稳定问题,可谓流毒无穷。

内蒙古宏泰房地产公司,创办于呼和浩特市,原是一家在内蒙古有着良好信誉的房地产企业。该公司曾在2007年开发了呼市“梦溪苑一期项目”,项目占地104亩,项目如期完工交付了业主使用,深受业主好评。宏泰公司董事长张厚堂,兼任内蒙古山西商会会长,早年在晋北和呼市等地艰苦创业,依靠党的好政策,扎根工程建设领域勤劳致富。

2017年前,宏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股东基本和谐相处,没有给党和政府制造过一丝麻烦。在宏泰公司准备开发“梦溪苑二期项目”时,其良好前景被恒大地产呼市公司看中。

彼时,恒大公司尚未爆雷,我们也愿意和这样的“名牌公司”合作,以为可以提高项目售价、增强企业管理,却不曾想是一场引狼入室的悲剧。

2017年1月20日,宏泰公司与恒大呼市公司签订了《呼和浩特宏泰项目合作协议》,成立了合资的“恒大宏泰公司”,合作开发梦溪苑二期,也就是今天的“呼市恒大翡翠华庭”,该项目占地191.68亩,恒大宏泰公司法人代表是恒大职工金勇。在该项目中,恒大呼市公司占股51%;宏泰公司以土地入股,占股49%。

很快,恒大呼市公司就向宏泰公司董事长张厚堂提出,希望把“呼市恒大翡翠华庭”的土地以及在建工程做抵押,向银行进行融资。当时,该项目根本不缺资金,我们认为没有融资的必要性;第二呢,恒大融资的目的,是为了给总部上缴融资款,而不是用于呼市项目本身,所以我们主要股东否决了此提议。

后来我们了解到,恒大每个项目的高管们,每人都有给总部融资的硬任务。看似恒大的高管动辄年薪200万,实际压力非常大——除了完成项目开发建设外,他们更重要的任务,是利用基层的项目和社会关系,为总部提供海量融资支持。至于这融资是以什么作保、做抵押,未来如何归还,一直缺乏风控管理。

这种对任何融资都如饥似渴的恒大管理模式,让我们很害怕。

在2017年,恒大呼市公司随后又提出,想入股我们已经动工建设的“呼市宏泰·铂郡”项目,我们更是一口回绝。

拒绝的原因有二:1.经过短期打交道,我们判断恒大信用较差,不可长期合作,其业界光环貌似耀眼,实乃泡沫现象。我们判断,他们想入股的目的,也是希望拿这个新项目的土地作抵押再去银行融资。同时,恒大也可以进一步控制宏泰公司,为其资金违法自由出入提供便利——这从后期恒大翡翠华庭项目被违规转走近40亿全部售房款得到了印证;2.更关键的是,“呼市宏泰·铂郡”项目已推进到了可以资金良性循环的地步,已完成12万平米开发并销售,销售回款非常好,项目也不缺资金,我们根本没必要让恒大呼市公司白分一杯羹。

接连遭拒绝后,恒大呼市公司大概高管意识到,若不取得宏泰公司实际控制权,他们无法达到使用宏泰公司资产进行抵押融资的目的。但是,我们几位主要股东都是亲戚朋友,当时联合持股超过70%,可以否决他们的任何不良企图。

于是,恒大呼市公司开始拉拢彼时宏泰公司持股18%的小股东殷培智、持股4.88%的池满儒(因肺癌已去世,其妻黑玉清继承其股份),希望通过他两人说服我们同意恒大入股。

二、恒大战略合作伙伴殷培智的“黑灰史”

殷培智,原山西省朔州市大东沟国营煤矿矿长;池满儒,原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煤运公司大新煤站站长。我们的老家也在晋北一带,大家彼此知根知底。殷培智作为山西国有煤炭企业负责人,当年在当地捞了巨额黑色、灰色收入,人尽皆知。

殷培智因涉黑涉恶,在山西朔州当地名声不好。在国有煤矿里捞了巨额非法收入后,其雇佣大批朔州当地“社会人”(就是地痞、混混),有组织放高利贷。其控制的朔州市金卫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朔州市中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当地颇有名气。若某企业、老板发生违约,除了“社会人”轮番上门找茬,朔州公安局经侦队的张俊也会前去威胁借款人,赤裸裸为黑道站队。

关于殷培智当年在山西如何超产捞黑钱、如何瞒报矿难、转移财产和涉黑涉恶事迹,有知情人会专门进行更详细的举报。

2010年,一位朔州市前领导干部,把宏泰公司董事长张厚堂约到太原长风西街丽华大酒店,把殷培智介绍给了张厚堂。殷培智告诉张厚堂说,他手头有一两个亿的闲钱,怕人说闲话,不能在山西本地投资,想入股内蒙宏泰公司,但名字不能出现在股东名单里。后经多次协商,张厚堂代表宏泰公司同意了殷培智入股宏泰公司“梦溪苑二期项目”,并占该二期项目18%的项目股。

同时,殷培智派了他的马仔侯鹏,到呼市接管了宏泰公司财务,年薪30万,担任宏泰公司财务总监。

2014年,过了国企离任审计关的殷培智,自称“花了一个多亿才摆平,现在没事了”,要求明确他在梦溪苑二期项目中的股份,这就是其在宏泰公司工商登记中曾占股18%的来历。殷培智先后投入的9242.5万元(其中100万元至今未到账),是用于购买张厚堂在梦溪苑二期项目中18%的股份。这笔款项,殷的马仔侯鹏,并未在财务账上记到张厚堂名下,而是一直以宏泰公司向殷培智“借款”的名义,记在了宏泰公司的应付帐款(应付殷培智)名下,股权和债权混淆,这就为殷培智后来侵占宏泰公司资产留下了漏洞和便利。

三、恒大呼市公司雇佣退休黑记者揪辫子,帮殷培智敲诈了宏泰公司11%股份;恒大几乎零成本强行入股宏泰公司10%股份

2017年春天,殷培智对宏泰公司董事长张厚堂提出,他要以副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全面参与宏泰房地产公司经营管理,并说恒大呼市公司和最小的股东池满儒全面支持他这么做。

2017年5月份的一天,殷培智忽然带着七个“社会人”(就是混混、地痞、打手的意思),到宏泰公司对张厚堂进行恐吓,说他要强行进驻宏泰公司。他带来的七个人,要对宏泰公司现有全体员工进行全面监督,并要求宏泰公司为此七人发放高额工资。

殷培智一直在山西经营煤矿并放高利贷,性格历来嚣张,和我们及宏泰公司部分职工冲突不断。2017年6月份一晚,宏泰公司六楼、七楼的玻璃被钢珠枪弹珠打碎了多块,同时张厚堂的轿车也无缘无故被砸。池满儒跑来劝说张厚堂忍让,“殷培智有枪,不要和他计较,由着他吧,他不过是爱占点便宜,你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最重要”,给我们全家老少造成了巨大精神压力。

但无论如何,当时殷培智和池满儒的股份加起来不过22.88%,在宏泰公司投票不具有任何决定权、否决权。但很快,恒大呼市公司和殷培智就抓住了张厚堂的“小辫子”——

此前的2017年3月,张厚堂想向丰镇市农村信用社贷点款,用的是全部属于张厚堂开发的梦溪苑一期(有协议约定)资产做抵押,但贷款需要股东会决议,需股东殷培智签字。殷培智当时在北京,张厚堂给他打电话,他告诉张厚堂;“我不在,让别人代签吧”,同时将其妻子许巧玲身份证号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给张厚堂(银行要求提供各股东配偶的信息)。于是张厚堂妻子王贵珍就代殷培智签了字,2017年4月初,这笔贷款审批完成。

说实话,我们认为这笔贷款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是用自己的资产做的抵押担保,银行人员也经过风控审核,认为没有任何放贷风险。瑕疵当然有,但并不是关键问题。

2017年6月底,殷培智和内蒙古新华分社退休记者汤计,一起到丰镇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污蔑说张厚堂冒用殷培智签名贷款,给殷造成损失,同时还向乌兰察布市银监局检举此事。这可把张厚堂夫妻吓得够呛,于是张厚堂在殷培智报案后的第二天,就将贷款全部还清。

但殷培智称,他和丰镇市公安局一个邓大队长是铁关系,还了贷款也没用。殷培智的要求是,让我们白给他11%的宏泰公司股份。若不答应,他就让邓大队长刑事立案,把张厚堂、王贵珍夫妻送进监狱。

11%的宏泰公司股份,公允价值是1.5亿元,这种敲诈要求我们无法答应。但丰镇市公安经侦队的干警一直追着张厚堂夫妻不放,说“你们如果不把股东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会按刑事案件处理”。2017年9月份,丰镇市公安局经侦连续几天传唤我们问讯,甚至晚上不让回家。

2017年9月13日下午,殷培智忽然指使“社会人”,进入宏泰公司的档案室,利用管理公章人员去厕所的空档,撬开柜子,抢走了宏泰公司的公章和财务章,并迅速逃离现场。事后,大楼的物业经理向当地公安派出所报案(报警日期:2017年9月13日18时11分34秒,报警电话:18647130723,接警民警:李进成)。接警后,派出所民警将盗抢公章人员张英传唤至派出所。

但是,退休记者汤计又莫名其妙出面了。据殷培智说,汤计关系通天,已经找了汤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的老朋友,报案也没用。殷和汤威胁我们立即撤案,否则还要拿那个贷款的事情说事;同时殷培智给张厚堂打电话进行人身安全威胁、恐吓,没办法为了全家人身安全,张厚堂只能撤案。

2017年10月18日上午,丰镇经侦队一警官再一次打电话给张厚堂,要求张厚堂赶紧处理股东之间的纠纷,否则的话要按刑事判刑。

最后我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忍气吞声答应了殷培智的无理要求。2017年10月18日下午,张厚堂参加了殷培智临时召集的股东会,张厚堂被迫在临时股东会决议上签了字,白白划转给殷培智11%的宏泰公司股份。

我们认为,殷培智利用胁迫手段,问我们强行索要11%的宏泰公司股份,如果支付了1.5亿元的公允对价,这是涉嫌强迫交易;如果不支付1.5亿元的公允对价,这是涉嫌敲诈勒索!无论如何,这都涉嫌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但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不闻不问。

殷培智为什么索要11%的股份呢?得逞后,殷培智和池满儒的股份加起来是33.88%,超过了33.33%,在宏泰公司拥有了否决权。正如他所说,“不听我的,你们什么也别想干”。

我们最后做出了让步后,才知道彻底陷入了恒大呼市公司的“连环陷阱”。

2018年1月16日晚,殷培智给张厚堂打电话,说有要事商谈。张厚堂到了宏泰公司后,恒大呼市公司的职工张宇(男)、殷培智,以及殷培智的会计侯鹏三人坐在宏泰公司六楼会议室,拿出一份合同,要求张厚堂立即签字。

这个合同共20多页,主要是恒大呼市公司要低价入股宏泰公司。张厚堂不同意签字,殷培智就派“社会人”张英、李振伟,强行绑架张厚堂,不让张厚堂离开公司,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张厚堂才找了个机会得以脱身。

随后的多天,殷培智一直打电话骚扰、恐吓张厚堂,并频繁以追究贷款一事的刑事责任威胁。

2018年1月20日,殷培智又威逼我们另一名股东张虎生签字,张虎生也坚决不同意。很巧合的是,当天下午五点,丰镇公安经侦队两名警官,又一次来到张厚堂办公室,找到张厚堂妻子王贵珍,再一次要求赶紧处理公司内部股东的事,否则要追究王贵珍的刑事责任。

王贵珍哭着说,“我们没法满足殷培智的贪欲,已经被强迫划转了11%、价值1.5亿元的股份,还不知足。随便吧,犯下的罪,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两名警官一直劝说王贵珍,“这其实也没有多大点事儿,你们内部互相让让就解决了,一旦上升到刑事责任就不好处理了”。

但是,宏泰公司其他股东都不答应签字,不同意与恒大呼市公司合作。

2018年3月份,退休记者汤计给张厚堂打电话说:“立即和恒大把合同签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张厚堂答:“这是宏泰公司的事,应该与你没有关系吧?”汤计威胁说,“我会让你后悔的”。

汤计电话威胁张厚堂的第二天,又带领着殷培智,去呼和浩特市公安经侦队举报,污蔑张厚堂夫妻挪用公款。呼市公安局经侦部门通过半年多的调查,发现根本子虚乌有,不予立案。

我们后来从丰镇公安局经侦队范姓警官那里得知,他本人压力也非常大。他说,“领导让立案的,后来为什么不立案?因为我是具体经办人,我不能瞎办理,如果要办下来,将来责任还是我的。最后我们联合各部门开过一次会议,认为不构成案子,不能立案”。

这真是一个有良知的公安干警。汤计知道丰镇公安局不予立案后,气势汹汹到丰镇公安局兴师问罪。汤计吓唬范警官说,“我去公安厅厅长办公室从来不敲门!”范警官告诉我们,“汤计这个人因为报道那个胡格吉勒图那件事挺出名,我们一条一条给他解释,就怕人家言语上和我们冲突,我们担心人家给我们录音”。

但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丰镇公安经侦队的未来办案结果。于是,我们商量,为了保护张厚堂夫妇,我们集体让步。

2018年4月12日晚,我们被胁迫的一众股东,和恒大呼市公司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呼和浩特市工农兵路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严重损害了既有股东利益。恒大呼市公司仅仅花了555.55万元入股,就拥有了公允价值近1.4亿元的10%宏泰公司股权。

这份不平等条约规定,恒大呼市公司增资555.55万元完成后,宏泰公司的经营管理(包括品牌、开发经营、具体运作、销售价格、财务及资金、规划设计、工程、营销推广及销售、前期物业、品牌使用等)均由恒大呼市公司控制,恒大呼市公司作为股东不参与分红,但按每月含税销售总额的11%固定收取项目管理费及品牌使用费。

换言之,占公司10%股份的恒大呼市公司,彻底控制了宏泰公司财务和销售(全部换成恒大公司的人员),殷培智也把抢走的公章和财务章交给了恒大掌管;宏泰公司法人代表,也换成了恒大呼市公司的职工,等于小股东彻底控制了公司。

我们宏泰公司占股60%的股东们,却被恒大呼市公司剥夺了基本的议事权利,甚至被排挤出门。恒大呼市公司指使涉黑分子殷培智威胁我们其他几个股东和部分员工,必须立即搬离公司办公地,并对我们几个股东的办公室非法安装监控进行秘密监视。办公大楼的物业公司最后拆除了这些非法监控,汤计竟去派出所吓唬值班民警,要求对物业公司员工进行抓捕。

四、恒大呼市公司的涉黑涉恶犯罪行为,终于闯下弥天大祸

自从恒大呼市公司彻底掌控宏泰公司以后,实施了一系列侵害宏泰公司及原股东利益的行为。

按约定,“呼市恒大翡翠华庭”项目(恒大宏泰公司)和“呼市恒大翡翠华庭·铂郡”项目(宏泰公司),应该每年接受宏泰两次审计,并且将审计报告呈交宏泰公司几个股东。但是,恒大呼市公司从未这样做过,完全视我们为无物。这样的公司,也配成为上市公司?简直是一帮流氓地痞无赖!

后来,在一个无意的场合,殷培智的马仔侯鹏,为我们出示了一本2018年8月的恒大宏泰公司审计报告。侯鹏当时认为,我们几个股东不大懂财务,所以他觉得肆无忌惮。

这份审计报告显示,恒大呼市公司占用恒大宏泰公司资金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已经高达5.76亿元;还通过“其他应收款”,占用宏泰公司2.78亿元。

更过分的是,在我们一切不知情下,恒大宏泰公司2017年向银行贷款1亿元;2018年5月,又向华夏银行贷款1亿。当然,抵押物正是恒大翡翠华庭项目的土地及在建工程。2018年6月,拿到贷款的恒大宏泰公司,向恒大地产总部转款1.77亿元。

2018年5月20日,恒大呼市公司用房产顶账的方式,以呼市恒大翡翠华庭项目14号楼10套商品房抵债,归还了宏泰公司2394万元的“其他应收款”。顶账这个做法,本身就匪夷所思——这些房产的权益有49%属于我们,怎么能拿着我们的东西又顶给我们呢?再说了,这些房产被顶账给宏泰公司,那就是属于宏泰公司的资产。

但是,恒大呼市公司竟把这批房产的其中9套,偷偷提前登记在殷培智及其会计侯鹏名下(注明已付全款),这是赤裸裸的涉嫌职务侵占;

而其中的呼市恒大翡翠华庭14号楼2单元902室,售价160万元,则提前登记在汤计女儿汤苜名下(注明已付全款)——这是汤计滥用媒体权力、大肆受贿的铁证。

实际上,殷培智和汤计未出一文钱,就这样又从宏泰公司抢走了2394万元的实物财产。

我们听说,恒大地产呼市公司不承认上述这种行为,给汤计、汤苜等人作伪证。但这根本没用,审计报告是非常严肃的文书,具有法律效力,什么情况下房地产公司才能确定收了“全款”的销售收入,那是会计准则决定的,不是恒大地产呼市公司这种涉案当事法人、应该避嫌的非独立第三方可以决定的!

我们认为,汤计女儿汤苜白白收取的这套房子(没有任何进款记录),只是汤计这次犯罪所得受贿报酬的一部分。他帮助恒大呼市公司和殷培智,以媒体监督为名,行干预司法之实,赤裸裸强迫基层公安机关立案办冤案,从我们手中,只花了555.55万元,就抢走了公允价值近3亿元的21%的宏泰公司股份。其中恒大10%股份,仅出价555.55万元,涉嫌强迫交易;殷培智11%股份,未出任何对价,涉嫌敲诈勒索。

为“盟友”白白抢来了三个亿,如果汤计仅仅只是为了这区区160万利益,那我们从心眼里都看不起这个所谓的“著名媒体人”!

殷培智和汤计的所作所为,在上述审计报告中写的明明白白。所以,恒大呼市公司和侯鹏后来狗急跳墙,一直拼命想问我们索回那份审计报告,严防“泄密”。

2017年至今,恒大呼市公司觊觎我们的项目和土地,成功利用10%的微弱持股,辅以黑社会手段,完全控制了宏泰公司的财务和销售,将我们60%股份的股东打翻在地。

恒大呼市公司圈钱,已经到了毫无廉耻的地步。宏泰公司早年开发的“宏泰·梦溪苑一期”项目,《不动产权证书》一直在我们手里,该项目和恒大地产呼市公司、殷培智等人毫无关系,这有合同为证。但在2019年,恒大呼市公司和殷培智竟然利用控制宏泰公司公章等优势,瞒着我们四人,私自去挂失、补办“宏泰·梦溪苑一期”的《不动产权证书》,企图再次抵押后大规模融资。最后我们派律师到处交涉,但汤计用记者身份,到处吓唬呼市自然资源局诸多干部,竟然帮恒大呼市公司成功挂失、补办并拿走了该证书,真乃世界奇观。

另外,我们的不完全统计是,在恒大呼市公司掌管财务期间,在恒大呼市公司全力支持配合下,山西朔州涉黑涉恶人员殷培智,在宏泰公司入股9140万元后,又通过各种非法手法抽逃资本,从公司账上非法转走现金及房产价值1.03亿元。

山西涉黑分子殷培智在宏泰公司的18%股份,是通过合作协议约定,从原持股人张厚堂的股份里转让得来的,理应将这9240万元股权转让款直接支付给张厚堂本人。但殷培智的会计侯鹏,当时却将股权对价款记在宏泰公司的应付账款科目中(应付殷培智)。目前,侯鹏又以归还殷培智欠款为由,将1.03亿元转给了殷培智。殷培智的财务人员故意股权、债权不分,既成功抽逃了全部资本,又用涉黑涉恶手段控制了公司。

这就造成了原持股人张厚堂既白白丢失了18%的股份,又得不到股权对价转让款——这就是涉黑人员殷培智惯用的强取豪夺行径!殷培智和其妻子许巧玲,还曾巨资入股徐州市展望房地产公司,和其诉讼中,也暴露了其历来抽逃资本的做法。

目前,恒大呼市公司和其盟友殷培智、汤计的集体违法犯罪,造成了四大后果——

首先,恒大呼市公司拒不履行双方协议,不给宏泰公司分红,并各种虚列成本,增大投资,在土方量、材料价格等方面增加项目建安费用,致使我们宏泰公司原股东利益遭受严重损失。在那份我们拿到的仅有的审计报告显示,恒大呼市公司把许多本该自己承担的成本,列支在恒大宏泰公司的成本中,还通过各种关联交易,侵吞恒大宏泰公司的利益;

其次,恒大呼市公司高管故意私盖公章,乱签文书,虚假诉讼,制造各种纠纷与矛盾,引发各种诉讼100多起,造成诸多社会不安因素,置宏泰公司于死地。值得一提的是,恒大故意寻找了一个和宏泰公司大股东张宇(女)同名同姓的张宇(男),担任宏泰公司法人代表,企图各种浑水摸鱼。甚至,恒大呼市公司在宏泰公司账上,开支几千万高价雇佣律师,和我们宏泰公司60%股权的股东打官司,等于我们自己花钱雇律师告我们自己,真是千古奇闻;

再次,在未通知我们60%股份的股东情况下,恒大呼市公司竟然派人到内蒙古自治区住建局,去主动申请注销了宏泰公司的房地产开发资质证书!这等于彻底断绝了宏泰公司的未来生路;

另外,更令人愤慨的是,是恒大呼市公司暗地里违规操作,不经我们同意,偷偷把合作公司恒大宏泰公司的全部销售款近40亿元,转至陷入全面财务危机的恒大总部,导致该项目3000多户住宅房无法按时完工,1000多户购房业主无法办理房产证。这给广大购房业主造成巨大损失,也给地方稳定造成巨大威胁。

目前,面临冬季放假,资金被转走、项目停工,直接导致无法支付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也带来各种社会问题。

从2020年开始,我们宏泰公司股东们,为了维护自身合法利益,在内蒙古基层法院,和殷培智等人进行了一系列诉讼。本来,法院诉讼是一个大家摆证据的过程,媒体也可以在判决不公允后,进行事后监督。但是,退休记者汤计到处给基层法院的院长、副院长、法庭庭长、审判长提前“打招呼”,给司法人员施加压力,要求把这些官司直接判处殷培智赢。

宏泰公司正常的股份转让,由于小股东殷培智的恶意阻挠不能正常办理变更手续,于是迫不得已我们通过诉讼,经过一审、二审、再审判决,终究用法律武器维护了自己的利益。恒大呼市公司高管勾结汤计,带领小股东殷培智,仍然去呼和浩特市检察院、回民区公安局经侦举报,干预司法公正,举报我们股权转让之诉是“虚假诉讼”;同时,汤计找到呼和浩特市检察院退休副检察长刘某,刘某又找到市检察院现任某副检察长向办案人员打招呼,一而再、再而三干预司法公正。

同时,汤计多次利用退休记者身份和自媒体“汤计典频”发布虚假信息,歪曲事实,给政府、公检法“扣帽子,打棍子”。“汤计典频”发布了多篇虚假信息,如《三个晋商(三位官员)在呼市的遭遇》,《呼市法界怪事:我不是股东,法官硬让我当股东?》,《伪造证据的债权转股权屡屡胜诉,司法判决的正义何在?》,《内蒙古高院:我们的裁判文书咋不上网,是怕见阳光吗?》,《执法人装睡打鼾,“谋财者”以千万窃取1.5亿多元?》,各种论据混乱,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故意诋毁、诽谤张厚堂夫妻,给呼和浩特市政府的营商环境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赤裸裸企图干预司法公正。

我们是真的不理解:不过就是一套160万的房子嘛,至于让一个70岁的退休记者,彻底丧失基本党性人性,做出这种丢人败兴的龌龊事情吗?

长期以来,以汤计为主,汤计的女婿古仁和女儿汤苜等参与组成的家族式自媒体“汤计典频”,在内蒙古呼风唤雨,各种干预司法,当地官员多敢怒不敢言。本来,成立自媒体发布文章收费,无可厚非,但汤计以每篇收取15-50万元不等的高额“稿费”的方式,各种发布歪曲事实的文章,汤计这种罔顾事实,“付费即正义”的不耻行为,完全丧失了一个记者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是一个昧着良心的,媒体行业的败类!

到了今年,恒大呼市公司又雇佣汤计,各种污蔑、举报我们几人,甚至把我们举报到中纪委巡视组。于是,地方公安、税务、纪检轮番查我们几个,但半年来也没找出什么问题。

在我们忙着配合各级执法部门调查的时候,恒大呼市公司成功将恒大宏泰公司账上的40多亿元,秘密非法转移到了恒大地产总部。恒大地产在呼和浩特市,类似这样的合作项目还有多个,因为资金被转走,多陷入半拉子工程。

我们认为,这是他们捅下的天大的娄子。这个事情,无论恒大,还是殷培智、汤计,还是殷培智的一群涉黑涉恶“社会人”马仔们,恐怕谁也别想跑掉了。始作俑者恒大呼市公司,以及他们雇佣的涉黑分子、无良媒体记者,都必将得到即将来临的彻底清算!

内蒙古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位股东 


 
打赏
投诉邮箱:tougao@shanxishangren.com


2021第十二届晋商年会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入驻晋商供应链频道

加盟中国晋商俱乐部理事体系说明



晋商供应链优秀晋商免开户费
晋商供应链
全球晋商商会 商会力量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京ICP备13017153号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