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三个晋商在呼市投资的遭遇:一个被气死了,一个被当成犯人审讯,还有一个办公室被放棺材泼大粪……看谁还敢再来?

   日期:2021-02-25     来源:法治之星 汤计典频    作者:法治之星 汤计典频    浏览:2134    评论:1    


核心提示:水深则鱼悦,城强则贾兴。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怎么样,投资者感受最直接、最深刻。如鲸向海、似鸟投林,哪里营商环境好,投资者就会慢慢聚集;如鱼脱钩、似兽离笼,哪里营商环境差,投资者就会纷纷逃离。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三个晋商投资呼和浩特的故事,故事比较长,各位看官需要多花一些时间来听我慢慢讲。这三位故事的主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转载来源:法治之星  汤计典频
如侵删

 “水深则鱼悦,城强则贾兴。”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怎么样,投资者感受最直接、最深刻。如鲸向海、似鸟投林,哪里营商环境好,投资者就会慢慢聚集;如鱼脱钩、似兽离笼,哪里营商环境差,投资者就会纷纷逃离。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三个晋商投资呼和浩特的故事,故事比较长,各位看官需要多花一些时间来听我慢慢讲。

这三位故事的主角分别是晋商池满儒,池满儒的好友尹厚和殷培智。没错,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汤计典频》发了关于内蒙古营商环境的稿件,配图中那位办公室被泼大粪、摆棺材的殷培智。

三位晋商的投资故事和内蒙古山西商会会长张厚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内蒙古清水河县人张厚堂年轻时去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谋生,在晋商池满儒的帮衬下逐渐发家,上演了从小木匠到房地产老板的草根逆袭。然而,张厚堂发家后对待池满儒及其朋友,可以用极不厚道来形容。

微信图片_20210225125815

故事得从2007年说起。2007年,经过晋商池满儒介绍,全国劳动模范、山西省特级劳动模范、山西省优秀农民企业家尹厚认识了张厚堂,三人于2007年3月以20万元购买了内蒙古珂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注:买了个壳),后来通过工商局变更名称为内蒙古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泰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

宏泰公司的原始股东有3人,分别是尹厚、池满儒和张厚堂,出于对张厚堂的信任,同时因为池满儒和尹厚各自有自己的生意要照顾,二人便委托张厚堂担任宏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2010年3月,因为无法参与宏泰公司的经营管理,特别是张厚堂没有按照最初的投资协议履行,而是把资金用到了所谓的“呼市回民区公务员小区---梦溪苑”的建设上,尹厚决定撤资。同样是在池满儒的介绍下,山西省朔州市的另一名商人殷培智在完全不了解宏泰公司,出于对池满儒的个人信任,投资成为宏泰公司的新股东(注:当时张厚堂虚列宏泰公司成本5494万元),但殷培智因为妻子生病的缘故,同样没有参与宏泰公司的经营管理。俗话说得好,清酒红人面,财帛动道心。一个投资上亿元的房地产公司,完全由一个人、或者准确地说——由一家人说了算,难免会滋生各种阴暗的想法以及阴诡的伎俩。

张厚堂以宏泰公司的名义投资了中远宏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占股35%,这事儿宏泰公司的其他股东(注:指实际投资的两位晋商)全然不知情。同时,张厚堂以宏泰公司资金紧张为由,于2013年和2014年向中远宏泰公司借款4次,共计1970万元(注:其中有700万元并没有转入宏泰公司的账户而是转入张厚堂自己的一家公司---朔州市平鲁区建筑公司),利息一分五,这些事儿其他股东同样不知晓。因为逾期没有还款,中远宏泰公司于2020年10月20日正式向呼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宏泰公司,诉求宏泰公司连本带息偿还中远宏泰公司3300多万元,呼市中院暂时未开庭审理,但已冻结宏泰公司33419517.78元。

在宏泰公司其他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投资新公司,而且向该公司借款,而后以拒不还款为理由,直接起诉宏泰公司,法院判决之后,宏泰公司的资金就这样被“合法”地“转移”走了。除了以公司名义投资外,张厚堂还以个人名义在海南省保亭县投资了一家保亭宏泰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他占股29%,是该公司的大股东。而且还是以同样的方法:以宏泰公司资金紧张为理由,分别于2012年、2014年和2015年向保亭宏泰公司借款3笔,共计800万元。保亭宏泰公司于2020年10月21日向呼市回民区人民法院起诉宏泰公司,要求宏泰公司连本带息还款。诡异的是,这次起诉法官杨坤在没有查清案件事实,甚至连正式答辩时间都没有给宏泰公司的情况下,在开庭后一周之内就出具了判决书,宏泰公司的股东直到看了判决书才知道这些事儿,尽管宏泰公司决定上诉,但败诉是肯定的,连本带息赔定了。看了上述的两个案例,大家是不是觉得有些雷同?其实,类似的手段,张厚堂使用了不止两次,还有一次是和一个叫于洋的人以宏泰公司名义投资托克托县锦绣城的项目,于洋以呼和浩特市回民区骏翔标牌刻字服务部名义汇入宏泰公司1649万元,同样是逾期不还,同样是对方起诉宏泰公司,从宏泰公司账户划走2200多万元。

如果说这些新公司张厚堂只是占股的话,那么这家名叫内蒙古裕丰达农林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完全就是张厚堂个人或者说是家族的公司。张厚堂本人是大股东,占股70%,张厚堂的女儿和妻子是小股东,分别占股15%。2016年,裕丰达公司以购买苗木资金不足,向内蒙古托克托县农商行贷款2900万元,贷款期限3年,由宏泰公司作担保。贷到2900万元之后,裕丰达公司留了5067374.42元买苗木,其余23932625.58元汇入宏泰公司账户,作为张厚堂个人在宏泰公司的投资资金。故事的结局大家可能都猜到了,这笔钱又一次逾期了。于是,裕丰达公司将宏泰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偿还23932625.58元加利息,而托克托县农商行将裕丰达公司和宏泰公司同时告上法庭,要求连本带息还清欠款。最终,法院从宏泰公司账户上划走31858094.84元给托克托县农商行,至于裕丰达公司起诉宏泰公司的事儿,法官认为这是一回事儿,宏泰公司不能两头赔钱。认真分析此案就能够看出来,张厚堂以自己在外面开的公司贷款,却让宏泰公司来做担保,贷款全部归他个人,还款却要宏泰公司来还,他自己得利,宏泰公司股东受损,其心思之深、算计之精,可见一斑。另外,通过企查查APP查阅后发现,张厚堂担任公司股东的企业共有12家,其中不少还是其个人(家族)绝对控股,这些公司是否和宏泰公司有债务往来,还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可以毫不客气地推断:还会有类似的诉讼浮出水面,不管房地产行业多么赚钱,但山西的投资商一定会在呼和浩特会赔得连裤衩都不剩。

如果说上述这些还是通过“合法”手段转移宏泰公司的资金,那下面的这个故事就涉嫌违法了。张厚堂姨夫的一个儿子,于2017年2月14日要从宏泰公司买一套房,在当时房价已经超过6500元/㎡的情况下,张厚堂授意售楼部门以3970元/㎡的价格签订了购房合同。做买卖讲究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厚堂的姨表弟只支付了4万元的定金,后续房款一分未付的情况下要提房,售楼部门自然是不给房。有意思的是张厚堂将责任推到了晋商殷培智的身上,说殷培智坚决不让给房。而殷培智既不是宏泰公司的老总,又不分管楼房销售,他对此事毫不知情。但是,祸水在恶人的操控之下,还是要泼在晋商的身上。先是张厚堂的姨姨出面砸了殷培智在宏泰公司的办公室,接着是张厚堂的姨夫买了一副棺材,棺材上写了殷培智的名字,在2018年的农历二月初二,也就是俗称的龙抬头这天,抬到了殷培智在宏泰公司的办公室。这还不够,张厚堂的姨夫还用铁桶掏上大粪,泼在了殷培智的办公楼层。需要指出的是,棺材在殷培智办公室摆了足足半个多月,期间宏泰公司工作人员多次报警,但派出所只出警走走形式,后来告到了呼市公安局,才将闹事者行政拘留了10天,但棺材照样摆在办公室门口,最终还是殷培智自己花钱请人将棺材搬走。

新时代的晋商在呼和浩特市的投资遭遇,发展到今天已经不仅仅是当地人欺负外地人的问题了,下面的事情恐怕就要事关几千户家庭住房的民生问题了。

宏泰公司的营业执照于2020年11月5日到期,需要办理延期,按照公司章程,这个手续需要召开股东大会并经全体股东签字才能继续办理延期。张厚堂及其家族股东拒绝参加股东会,即使在其他股东都已经签字的情况下,张厚堂及其家族股东却仍然拒绝签字,导致目前宏泰公司在营业执照过期的情况下经营。如果只是宏泰公司自己无法办公也还好说,但问题在于公司营业执照过期,就无法办理购房业主的房本等相关手续,进而导致上千户业主的利益受损,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那是早晚的事情。

有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张厚堂要这么干?理由很简单,因为目前宏泰公司和恒大公司合作开发项目,而在合作期间,按照合同规定是由恒大公司派人担任董事长和宏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就是说合作期间张厚堂没有决策管理权了,张厚堂就是想要以此逼迫恒大退出合作,以便于他重新独揽宏泰公司大权。此外,张厚堂及其家族股东在其他股东并未同意的情况下强制召开了股东会议,并形成了家族股东会决议。罢免恒大一方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诡异的是,这份本来违反宏泰公司章程以及和恒大公司《合作开发协议》的股东会决议,居然被呼市回民区法院法官段剑平、杨坤裁判支持了。这就意味着恒大公司和宏泰公司的合作随时可能破裂,可能会导致合作项目的业主利益受损,甚至可能引发大规模的退房事件,引发更大的社会矛盾。

这中间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在2018年11月,张厚堂伙同内蒙古谂达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以审计为由将宏泰公司一期工程的账本骗走,回民区税务局曾于2019年5月27日给宏泰公司发通知书要求对该项目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但张厚堂拒不交出账本,导致无法清算,无法正常纳税,无法给公司股东进行分红。宏泰公司曾向呼市回民区公安分局报案,但回民区公安分局不予立案,也不给出“不予立案通知书”。宏泰公司又向呼市玉泉区法院对张厚堂和谂达会计师事务所提起诉讼并于2020年12月17日开庭审理,但主审法官王晓勇不仅在庭审后的第5天出具了判决书,直接剥夺了宏泰公司提出书面代理词的辩论权利,严重程序违法,而且还未依法公开原被告双方证据认定的理由和结果,并将判决书压着不告知宏泰公司,直到2021年1月29日宏泰公司才收到该判决书,这也导致了宏泰公司的账本直到目前依然不能回归公司财务室,不知道账本在哪里。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明白了,张厚堂的背后,不仅有专业的法律人士在为其支招,让他可以合法的转移公司财产,让其他股东有苦说不出;他在政府及公检法部门也有后台,可以摆平一些本来不合公司章程甚至不合法的事情。或者说,正是因为某些官方的力量在保驾护航,张厚堂的这些并不高明的手段才能屡屡得手,殷培智等外地投资股东也正是因为这些官方力量的作怪,才屡屡求告无门、投诉无路。

三位晋商投资入股时,张厚堂说地产项目“三年完工,两年回本”,结果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到本金,还有可能会血本无归,就连办公室被摆棺材、泼大粪也无可奈何;尹厚虽然在2010年退出了宏泰公司,但在为宏泰公司的股权涉嫌虚假诉讼案件作证时,本来是证人的他却被呼市回民区公安分局的办案民警当成犯人一样带到审讯室审讯;而对张厚堂有提携之恩的晋商池满儒,由于多个经他介绍的朋友在和张厚堂合作中吃亏上当,纷纷指责他害了朋友,他气得整夜睡不着觉,每天靠吞服安定药片才能勉强入睡,最终因气生病,于2019年4月含恨离开了人世。

纵观三位晋商投资呼和浩特市的全部事件,虽然和池满儒信错了人,殷培智等人太过相信朋友义气,在自己没有了解、参与公司管理的情况下也没有安排代理人参与管理,这是导致后续事件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无需回避。但反过来说,张厚堂以各种手段转移资产、损害股东甚至业主合法权益,外省股东求告无门,这是否也说明呼和浩特市的营商环境确实存在排外欺生的问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设在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山西商会会长是张厚堂——一个地地道道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人。

估计殷培智和尹厚等晋商有了这一次的教训,这辈子都不会再来呼和浩特市投资了。推而广之,在排外欺生、法治不彰的营商环境下,如果屡屡有外地投资商被本土企业家和政府官员联手“欺负”,那还有多少外地投资商敢来呼和浩特市投资?敢来内蒙古自治区投资?再进一步说,如果没有了外来投资商,单靠呼和浩特市或内蒙古自治区,到底能走多远,到底能飞多高?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俱乐部专业服务说明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