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天地侠影第七章:搏斗

   日期:2021-02-02     浏览:657    评论:0    


核心提示:第七章搏斗刘慧很会察言观色,她懂得怎么去讨好一个人,尤其是怎么去讨好一个男人。这是她十六岁开始学会的技能,也是她赖以在这个社会生存,甚至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的能力。郑总,你好有男子气概,我好喜欢哦。刘慧像水蛇样紧紧贴着郑大余,纤细的手掌在他的胸膛上游走,声音魅惑至极。够劲,我喜欢。郑大余狠狠抓了一把刘慧的臀部,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第七章搏斗

刘慧很会察言观色,她懂得怎么去讨好一个人,尤其是怎么去讨好一个男人。

这是她十六岁开始学会的技能,也是她赖以在这个社会生存,甚至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的能力。

“郑总,你好有男子气概,我好喜欢哦。”

刘慧像水蛇样紧紧贴着郑大余,纤细的手掌在他的胸膛上游走,声音魅惑至极。

“够劲,我喜欢。”郑大余狠狠抓了一把刘慧的臀部,深吸了一口气。

“嗯,郑总,你抓疼人家了,你好坏的。”刘慧白皙的脸庞酡红,大眼睛水汪汪的。

“别急,等下还有更坏的。”郑大余拍拍刘慧的手,示意让她松开自己。

相比于女色,他更喜欢掌握别人命运的感觉。

“诶,小唐呢?”郑大余转过身,才看见墙角扶着眼镜的唐兴,招招手,“小唐,过来。”

唐兴不为所动,眼皮慢慢往下拉,假寐中。

见状,郑大余嘴角抽了抽,声音冷了下来,“小陈,抓过来。”

“哎,郑总,您叫我?有事吩咐,千万别跟小唐客气。”唐兴一路小跑,来到郑大余身边,点头哈腰。

“小唐啊,你是这次野营的发起者,按理说这个小团队该由你来领导。但这次我就僭越了,你没意见吧?”

“什么话,您来领导是我们的荣幸。”唐兴口中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我一向相信科学,拳头大才是真理。

郑大余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让梁思思几人并排站好。他来回数了几遍,包括躺在地上的刘全也算进去了,就是少了一个人。

“咦,我记着还有一个人来着,难道我记错了?”

“郑总,在你左手边。”陈小飞看着墙角默不作声的余木,提醒道。

陈小飞有种违和感,余木明明就站在那里,但不知为何存在感非常低,让人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

郑大余看到余木后一愣,他记得之前有看墙角那边,但为什么没注意到?

“你小子是怎么回事,还会隐身?”

余木淡定说了句,“只要我呼吸得够慢,就没人能够发现得了我。”

郑大余差点被气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搁这演电影呢?赶紧过来,站好!”

余木没多说什么,来到唐兴身边站好。枪打出头鸟,在没把握的时候要低调。

看着面前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郑大余心中升起极大的满足感,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现在,你们能不能离开这里由我说了算。”

唐兴推了推眼镜,“知道的吧,你这样是违法的。”

“法?”郑大余凑到唐兴面前,满脸不屑,“在这里我就是法!”

转过身,伸手拍拍陈小飞的肩膀,“小陈,轮到你表演了,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我说了算。”

“好。”陈小飞露出狞笑,走到唐兴面前。

“可以不打脸吗?”唐兴推了推眼镜,“打脸伤自尊。”

陈小飞听到这话明显楞了一下,然后照着唐兴的鼻子就来了一拳。

“哎哟,见红了,让我缓一下。”唐兴轻微低着头,右手捏着鼻翼,左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嗅嗅。

随着血腥气吸入鼻中,本来还想继续动手的陈小飞停顿了下来,清明的脑袋再次变得混沌起来,呢喃低语再次响起。

“小陈,你杵在那干啥,赶紧把那个姓唐的干趴下。”郑大余语气有些不耐烦。

陈小飞狞笑着,转过身歪着头看着郑大余,“你在教我做事?”

郑大余被这么一呛,一时间忘记了说话,他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咔嚓。

陈小飞闪身来到郑大余面前,一把抓住他肥硕的手掌,连同骨头一起捏成一团,还没等郑大余尖叫出声,嘴里就被塞满了自己烂成一坨的手掌。

眼球凸出,布满血丝,嘴角口水混杂着血水直流。还没等他感受到口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手掌传来的剧痛就让他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死肥猪,我忍你很久了。”陈小飞抓着郑大余的衣领,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真把老子当你的狗了?”

看到陈小飞背对着自己,一直在观察的余木动了,既然陈小飞已经对郑大余出手,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绝无幸免的可能。既然如此,就先下手为强。

一剑枭首基本不可能,头骨很硬不宜作为目标。

至于陈小飞会不会像电影里的丧尸那样,只有爆头才会彻底死去,余木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一方面,陈小飞仍有理智,这点跟丧尸不符。另一方面,从他身体裸露出来的部分可以看到,布满全身的暗红色血管在汩汩流动,这表明他的身体存在生机。

因此,刺心脏是最佳选择。

正享受复仇快感的陈小飞压根没注意余木几人的动作,或者说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嗤。

木剑很顺利插进陈小飞的身体,穿心而过。

陈小飞身子一顿,血管一瞬间暂停了流动,但仅过了几秒中那汩汩的流动声便再次传来。一手抓住剑身,站起来,缓缓转身。

“小瘪三,暗算我。”陈小飞狞笑一声,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一手捏住余木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提起来。

“好快,完全反应不过来。”余木瞳孔剧烈收缩,双脚乱蹬,双手拼命抓着陈小飞的手,想要把它掰开。

可是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随着陈小飞的手不断用力,苏木口鼻等七窍不断流血,很快停止了挣扎。

“哼,不自量力。”陈小飞松开手,任由苏木跌落。

砰!

一旁,唐兴见陈小飞的注意力都在余木身上,用尽全身力气撞去。

他不善运动,也没什么力气。但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看到刺进陈小飞心脏的木剑,伤口处出现腐朽现象,并在慢慢扩大。

苏木的一击不是没有伤害,而是伤害有限,得再推一把。

所以唐兴瞄准木剑,狠狠撞了过去,让木剑刺得更深。陈小飞背上,只能看到剑柄。

唐兴撞击对陈小飞来说犹如蚍蜉撼树,但再次刺入心脏的木剑却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身体一顿,机能瞬间暂停。

汩汩。

陈小飞体表的粗大血管,发出了流动声更大了,且都改变了方向,逆流回心脏。

哒哒。

不断有蛆虫从伤口处掉落,木剑肉眼可见地被缓缓推离身体。

唐兴自然不可能让木剑被推出来,整个人扑上去死死抱住陈小飞。

陈小飞的手臂咔嚓一声,不可思议地扭转过来,一把抓住唐兴的衣服,想把他扯下来。

地上,苏木悄咪咪地睁开眼睛,见唐兴和陈小飞在搏斗,迅速爬起来,低着身子猛地扑过去,死死抱着陈小飞的双腿把他拽倒。

陈小飞由于心脏插了木剑,身体机能被大幅压制,一身怪力使不上,被苏木和唐兴两人钳制。

看到苏木整个人没事一样,唐兴有些懵,“你刚刚被掐得七孔流血,还死不了?”

“七窍流血是七窍流血,死是死,这是两码事,千万别混淆。”苏木一擦鼻血,往衣服上一抹,继续压着木剑。

簌簌。

血红色的蛆虫不断从伤口爬出,有一股力量推动木剑缓缓退出陈小飞身体。

苏木二人死死压着剑柄,不让木剑滑出,这股力量实在太大了,即使两个成年人使出嘬奶的劲都不能彻底压制,只能抵消一部分。

见吴文通几人傻愣愣站在旁边,苏木大声吼道:“快来帮忙!”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俱乐部专业服务说明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