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冯仑:不买房的人生,年轻人怎么面对?

   日期:2020-11-27     来源:财经    作者:欧阳叶萍    浏览:432    评论:0    


核心提示:01光阴的故事改变,就是你生命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然后人生就有了成长。在腾讯新闻推出的《眼界Talk》中,年过花甲的冯仑再谈光阴的故事。从搞学术的机关公务员到叱咤风云的地产教父,冯仑的人生履历绕不开改变二字。一路都是在适应,为了适应就得改变。1988年,一纸调令,冯仑从北京奔赴海南。五万块钱,一辆汽车,一台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01

光阴的故事

“改变,就是你生命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然后人生就有了成长。”在腾讯新闻推出的《眼界Talk》中,年过花甲的冯仑再谈“光阴的故事”。

从搞学术的机关公务员到叱咤风云的“地产教父”,冯仑的人生履历绕不开“改变”二字。“一路都是在适应,为了适应就得改变。”

1988年,一纸调令,冯仑从北京奔赴海南。

五万块钱,一辆汽车,一台电脑,一万台彩电的批文,以及“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的头衔,这是冯仑当时全部的“闯海”资本。那年冯仑29岁,他只懂体制,不懂经商。

炽热的海风吹开迷雾,海南经济腾飞的齿轮加速转动,冯仑的事业伙伴们也一一登场。

在这里,冯仑结识了意气相投的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和潘石屹,后来人们把他们称为“万通六君子”。海口的街边排档,沙滩浴场,留下了这群年轻人寻找商机的足迹。

1989年,冯仑创建的研究所宣布解散。先后历经调动和失业的他黯然离岛,回到家中,没有上班,没有收入,度日如年。

三十岁的冯仑站到了人生的岔道口,摸不到未来的脉搏。

然而,海风吹不散这群年轻人的意气风发。1991年,年轻的“万通六君子”呼啸聚义,一起在海南做起了地产生意。凑了三万块钱,办了一张营业执照,站在工商局门口,几个人本想庆祝一番,结果所有人掏空兜底加起来才几百元,只能互看一眼,各自散去。

而这个公司,就是海南万通的雏形,也是“冯氏江湖”的起源。

不同于30岁的困窘,如今的冯仑已成为地产“教父”,是一代创业者的偶像。但冯仑感觉自己比起商人,还是更像中国传统士大夫,喜欢想,喜欢写,喜欢说。他包里总放着一本很小的线装版《道德经》,“走哪儿翻哪儿”。

他也从未扔掉成为“立言者”的野心。在地产界小有成就后,他就出书总结出来一套“仑语”哲学,成为企业家里少有的畅销书作家。面对媒体,他也一直“负责任地提供内容”。

这一次,冯仑在《眼界Talk》中又开启了他的“仑语”模式,谈选择,谈创业,谈买房,谈中年危机,谈探秘太空……镜头里的冯仑,在不同语境下灵活思辨,启蒙着当代“后浪们”。

这恰好映衬了他所说的,“你改变自己才有机会影响别人,甚至才有机会创造机会让别人改变。”

02

冲破人生的“围城”

刚到海南时,冯仑很茫然。他问太太自己到底像什么,太太答:像个落魄书生。他笑着说,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即将赚大钱的生意人。

回望29年前的那次创业,冯仑认为是他主动选择的结果。“我当时选择走一条泥路,但没想到这个泥路多年以后变成了高速公路,所以我方向也没错。”

关于人生选择,冯仑有一套自己的认知体系:但凡你年轻时还有一些梦想、一些期待,人生应该主动去做一些选择。主动选择的人将会获得更多机会,他的人生会与过去不同,也会与众不同。

年轻的冯仑也在选择上经历过短暂的迷失。当年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解散后,他曾迫切希望再回到体制内,托关系进机关单位,结果通通吃了闭门羹。好不容易进了当时的中国社会调查所,他工作几个月下来才领到72元。

这72元似乎成为一种嘲讽,宣告冯仑的仕途走到了“穷途末路”,是时候换个方向了。他去了民营企业家牟其中的南德集团,一路从行政秘书跃升到牟其中第一副手,月薪从250元涨到千余元。

这次职业转型,对于冯仑有更大的意义——他冲破了人生的“围城”。用冯仑自己的话说,就是从一成不变的机关单位人生,变成了另一种特别的人生。

在南德历练的两年时间里,冯仑开始重新定位自己的事业:到底自己能不能做生意,喜不喜欢做生意,能不能长期做生意?经过南德这段短暂适应后,冯仑决定“以后就做生意了。”

冯仑几个去海南办了公司,帮人出书、开会、做活动,搞过农业科技项目,种过香蕉苗,后来把业务聚焦到了房地产。那时冯仑手里动辄是上千万的房地产生意,但他仍骑自行车跑业务。

万通逐渐有了起色,兄弟六人在大排档办起了庆功宴,醉得一塌糊涂。桌上几样小菜,还有成堆的啤酒瓶。他们已没有当年站在工商局门口无法庆祝的窘迫。

多年后,万通经历太多起落,地产江湖也无“万通六君子”,但属于冯仑的传说仍在继续。以万通为起点,冯仑的履历足够闪耀:参与创建中国民生银行,在国内首倡房地产的“美国模式”,成功发射我国首颗私人卫星……

经历过时代洗礼的冯仑知道,在人生的曲线轨迹中,簇集着无数拐点,每一个拐点都可能促成大转折。就看你怎么选择。

当《眼界Talk》节目抛出“面对中年危机,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选”这个问题时,冯仑的回答耐人寻味。

他说,主动选择的人没有中年危机。习惯了被动选择的人生,你不光有中年危机,还会总有危机感,因为你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受外界影响。如果你是主动选择人生的态度,那么任何时候的危机,对你来说都是机会。因为你会改变,你会去调整自己,然后去创造未来的一个发展空间。

正是过往人生的一次次主动选择,才成就了今天的冯仑。如今活得越发通透的他,在不同频道切换不同身份,就像他那句自我调侃,“睡觉之外,一直在折腾。”

03

买房,不是决定命运的选择

冯仑也用“仑语”鼓舞了一代人。他曾通过媒体喊话,“20岁不折腾,脑子有问题。”

可当今社会,已变成一个“上了发条的世界”。动辄上百万的房产,是年轻人无法承受的枷锁。他们中的大多数,不是不愿折腾,而是不敢折腾。现实语境下,买房成为年轻人绕不开的一道坎。

“作为纯粹两个年轻人来说,买房不买房,其实这不是一个决定命运的选择。”冯仑说。他自己就打了十几年的地铺,第一套房子也小到令人惊讶。

在冯仑的奋斗逻辑里,一切都是零的状态,才让人有无限动力去拼更多的未来。在没有房产这些外界干预的情况下,年轻人其实有了更多自由选择的机会。

冯仑讲述了一个朋友租房30多年的故事。这位朋友从20多岁到现在50多岁,一直都是租房住,不断换城市、换新的生活体验,生活得特别开心。每次一租房就租好几年,会把房子装修得很好,请司机、保姆,也邀请朋友来家里吃饭。他很自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没房子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事业

那么问题来了,此人经济条件也优越,为何数十年不买房?

“人生更重要,不想让房子这些琐碎事来烦我,我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冯仑朋友的“人生算法”里,如果要搬到另一个城市,他还得租房,之前买的房就成了负担。他可能会为了这套房,放弃一个城市,放弃一个机会,放弃一个选择,甚至放弃一段新的人生。

那么,年轻人究竟该不该买房?冯仑的建议是:如果你准备结婚,那你按揭买房是可以的。但如果你已经结婚了,你有房了,你又有点闲钱,那就不赞成你现在去买房。今后五年、八年是稳中有降的住宅市场,你要去投资是不合适的。

“你应该成为你生活的主宰,而且给周围人带来快乐和积极影响,最好还给别人带来实际利益。”这是冯仑最想分享给年轻人的建议。初闻起来有点“鸡汤”味儿,却是最贴近现实的观点。

 04

“退休”这个词会被消灭掉

让年轻人焦虑的,不只是买房。

面对充满未知和压力的未来,一拨年轻人悄然开启了“低欲望生活”。他们不想恋爱、不愿意社交,不肯养娃也不想消费。

但在冯仑看来,这不是“低欲望”,而是欲望在别处,是“欲望转移”。

  “比如说你不上班了,你去田园,那你是上班的欲望低了,但是你去田园的欲望强烈,还刺激了民宿呢,对吧?” 从社会总量来看,欲望没有减少;从个人来说,只是欲望或兴趣的一种转移 ,社会发展仍然是由人的欲望在推动。

而关于人们热议的退休,冯仑认为未来根本就没有退休这件事。在他看来,“退休”这个词是20世纪工业时代的产物,那时以体力劳动为主,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会在劳动力市场失去竞争力。而从生命角度来看,劳作了一辈子,也该喘口气了,这就叫退和休。 

“退”是从职场和社会角色中退出来,“休”是止于不用朝九晚五,可以相对享受余闲的时间,让自己更放松、更幸福,所以有了退休的概念。

而科技发展到今天,大量需要人力辛苦劳作的事情都交给了机器,人们有了更多闲暇。退不退休,其实跟我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差距不是很大。

这种观点也让冯仑陷入了新的思考:从前人们能活到70岁,60岁退休,这中间有10年闲暇时间;但是现在我们可能40岁就退休,能活到90岁,这后面50年的闲暇时间应该用来做什么呢?

《冯仑:未来没有退休这个概念》

现在他找到了答案——用来创造,创作让自己满足的精神生活。自由地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去旅行,去文学创作。他描绘的未来场景中,人们去上班就像娱乐一样。“未来没有退休这个概念,这个词会被消灭掉。”

尽管早已从一手创办的万通退出,尽管年过花甲,冯仑仍然在不断探索自己的能力边界,始终保有表达欲和好奇心。

05

永葆好奇,做个“生产奇迹的人”

冯仑曾自称是“永远好奇的老男孩”。他在《眼界Talk》中讲述了自己对当代年轻人的“好奇点”,同时坦诚“我其实一直最好奇的是人本身。”

偏好人文科学的他,从十几岁懂点成年人的世界以后,就开始研究人。譬如,人为什么会这样,而不是那样?人为什么能做这样的选择,而不做那样的选择?这个社会为什么会这么组织,而不是那么组织?……

一个对世界有太多好奇的人,自然有一颗不太安分的心。冯仑现在已经把对人的好奇延展到了对哺乳类动物的好奇,甚至对外星人的好奇上。

“地球飘在太空,让人忍不住想,其他地方是不是还有个类似的球,或者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基于这种好奇,冯仑开始酝酿他的“太空狂想曲”。

2018年2月,在甘肃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冯仑目送自己的私人卫星“风马牛1号”被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送上太空。

发射卫星火箭,只是冯仑“上天”计划的第一次尝试。他还对太空有另一个期待——火星移民。2018年,冯仑联合一批企业家和科学家发起名为“DSPACE”的分身计划。

这项“分身计划”可谓惊世骇俗,仿佛科幻电影《流浪地球》里的片段。在冯仑的“脑洞”里,他要“提取基因,发送到太空,再到可能的时候重造一个自己”。他愿意相信,在无限未来的某一天,人类能够在太空繁衍。

领略过人生巅峰,见证过商界惊涛骇浪的冯仑,依然有刨根问底的好奇心,依然走在“生产奇迹”的路上。

他说过,当我们扩展了视野之后,当我们像孩童时期一样充满好奇心不停发问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的未来非常具有想象力,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未来就在我们的脚下,我们可以创造很多想象不到的奇迹,包括商业奇迹,包括我们自身生命的奇迹。

冯仑所说的,也正是腾讯新闻在“眼界月”中推出《眼界Talk》的初衷——用“小好奇”去撬动认知变化的“大世界”,乘着想象力的东风去开拓自己的眼界,为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提供更多探索世界的视角。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创投、科幻、航空航天等多领域行业大佬的奇迹人生,寻找你好奇之问的答案。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俱乐部专业服务说明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