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购物卡经济学:有超市一年赚8743万,巨额遗忘余额滚成净利润

   日期:2020-10-16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作者:财天作者    浏览:276    评论:0    


核心提示:刚过去不久的双节,不光是旅游市场的一场回血,也是零售行业的一场狂欢。你可能发现,商超购物卡券、大闸蟹券已经开始满天飞。它们身材轻巧、包装精美,且十分符合国人的送礼诉求有礼、有面儿。比如成本价65元的月饼,印刷到提货券上,价值就可以拔高到500元。更有大型商超、电商平台的购物卡,可以实打实地兑换等价商品。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刚过去不久的双节,不光是旅游市场的一场回血,也是零售行业的一场狂欢。

你可能发现,商超购物卡券、大闸蟹券已经开始满天飞。它们身材轻巧、包装精美,且十分符合国人的送礼诉求——有礼、有面儿。比如成本价65元的月饼,印刷到提货券上,价值就可以拔高到500元。更有大型商超、电商平台的购物卡,可以实打实地兑换等价商品。

这种消费流通方式,正是商家所喜闻乐见的。因为卡券一买一卖间,已经完成了它最重要的使命——零成本融资。至于卡券在谁手里,有没有消费,消费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困难,其实很少有人关心。

甚至那些被你遗忘或者延迟消费的购物卡、礼品券,还能为商家的净利润作出二次贡献。

人人都爱发卡

国庆期间在家“断舍离”,张山从卡包里发现一张四年前的“资和信”购物卡——这是上一家单位的过节福利,但被他遗忘至今。

依照卡面上的客户电话,张山打过去询问,得知这张购物卡刚刚过了有效期,虽然可以继续使用,但接下来的每个月发卡方要扣掉5%的“服务费”。

张山赶紧冲向最近的大型超市,胡乱买了一堆商品,把卡内余额一次性消费完毕,“购物卡有时候也是烦恼。”

不过商家却不这么认为。在限制三公消费以前,卖卡曾是一些大型零售企业提振销售额的诀窍之一。你可以理解为零售企业的一种变相融资。

2010年,联华超市在当年财报中提到,流动负债中的“凭证债项”87亿元,所指的就是联华超市联华OK卡(会员购物卡)的预收款。联华超市2010年总营业额为258.87亿元,也就是说,购物卡预收款超过公司总营业额的三分之一。

这也是当时国内百货、超市等连锁零售企业的一个常规操作。此前有媒体报道,同等规模的两家商超,销售购物卡业务的一家将比没有此业务的另一家扩张速度更快。   

所以当2013年限制三公消费的政策一出,行业内曾一片哀鸣。中国商业联合会商业预付卡规范工作委员会的年度行业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零售业预付卡销售规模为9068.8亿元,增速仅为5.13%。尤其是2013年9月后,出现了平均10%左右的下滑。到2014年一季度,零售业预付卡销售规模一度出现超过20%的下滑。

被打击的预付卡萎靡了一段时间。2016年,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在京发布《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5)》,报告显示,2014年166家预付卡发卡机构合计发卡2.39亿张,较上年下降62.65%;发卡金额740.88亿元,较上年下降14.82%。

此后,零售企业慢慢将经营重点转移到个人消费者。但即便如此,购物卡的份额也不容小视:湖南连锁商业品牌步步高的董秘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提到,公司2019年购物卡的销售金额为20多亿元。参考步步高2019年的营收为196亿元,卖卡收入超过十分之一。

在诸如烘焙店这样的食品连锁经营企业,发行卡券更是一个主流的消费模式,购物卡所占销售比例更高。比如上市公司元祖股份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的预收账款为5.91亿元,其中卡券销售款项的金额便高达5.82亿元,这一数字占当期营业收入7.17亿元的81%。

稳赚的生意

商家为何热衷于发卡?在还没有提供商品及服务的情况下出售购物卡,相当于零成本回笼资金,这笔资金可以用于日常运营和投资理财。

比如根据公开信息,2017年的前两个月,联华超市已经购买了合计约20亿的理财产品,平价利率约为4.37%,相当于一年后,这笔理财收入至少有8743万元的收入。

如果卖出去的购物卡,过期了仍然无人消费,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2017年上半年,高鑫零售发布财报,预计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而净利润增长主要是由于其确认发行及销售的预付卡尚未动用余额产生的其他收入,而这一数额高达4.6亿元。

2019年,元祖将没有消费且未来消费性极低的卡券余额直接转为收入,仅上半年就转入3200万元,贡献了4.46%的营收增长。同时,由于结转预付卡收入的成本较低,直接增加净利润2400万元,贡献了114%的增速。

截至2019年底,元祖已经卖出去、但超过一年没有兑换的卡券金额是1.84亿元。被遗忘的沉淀资金,看上去又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当然,看起来这种操作发卡方和企业皆大欢喜,但实际上也存在风险。根据商务部颁发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记名卡不得设有效期,不记名卡有效期不得少于3年,发卡企业或售卡企业对超过有效期尚有资金余额的不记名卡应提供激活、换卡等配套服务。

也就是说,对于过期的卡券,企业应该提供的是激活服务。当然这一前提是,消费者还想得起手中有未消费的卡券,比如张山。

发卡后跑路也是常事

对消费者来说,使用卡券消费,也有很多陷阱。比如要看清你手中持有的卡券,是否在法律范围内受到保护。

日常的购物卡,严格来说叫做预付卡,分为多用途预付卡和单一用途预付卡。根据相关规定,经营者发行多用途商业预付卡,应当取得人民银行的支付业务许可,也就是所谓的“支付牌照”,此外还要设立预付资金专用账户,遵守客户备付金存管。预付卡缴存的备付金比例在16%—24%之间。多用途预付卡可以在多家品牌和门店使用,范围广泛,更受欢迎,但这个资金承受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

单用途预付卡相对而言更为简单,是指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商业企业发行的、仅限于在本企业内部品牌使用的卡券,比如沃尔玛、星巴克发行的储值卡。

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和多用途预付卡在许可经营、资金管理、使用范围等方面有着明显差异。但是在企业的经营中,有很多变形的地方,比如没有取得支付许可证,只是单用途预付卡,但是依然跨企业跨法人使用。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每年都在呼吁打击无证经营多用途预付卡业务行为,并且提醒消费者,未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商业企业发行预付卡收取的预收资金,由发卡企业自行管理,资金流向难以监管,是否合规使用主要靠发卡企业的理性自觉。

协会也直接点出了为何有些企业会热衷于发卡,“个别商业企业变相从事多用途预付卡业务,通过充值返现、打折促销等方式快速扩大预收资金规模。”

在企业内控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容易发生截留挪用预收资金的风险,消费者及合作商户的资金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极端情况下,发卡企业还会跑路。比如疫情期间,部分消费者发现附近的教育培训、健身房跑路,手中成千上万元的储值卡无处维权。

据《北京商报》报道,2014年,上海一家从事预付卡业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畅购出现资金链断裂,无法及时完成对特约商户的资金结算。当时上海多家商户贴出告示称,畅购发行的畅购卡已经被停止使用。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畅购因为挪用客户备付金造成资金周转问题。

即使消费者拿到手的是正规预付卡,在节假日消费的时候,可能也会出现时间段、额度受限等情况,甚至刷卡失败。这类多是发卡方内心打的“小算盘”——为拖延回款时间,在刷卡系统上设置消费屏障。

此举有一个现实考虑:防止黄牛集中将手中大量预付卡短时间内消费,因为这样既扰乱正常的消费秩序,也挑战了发卡方的回款能力。

发卡方当然不愿意陷入资金周转不灵的风险当中。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理事会企业动态
最新活动动态
优秀晋商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企业风险防范委员会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