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经济的一大隐患:省会越来越大

   日期:2020-09-18     来源:功夫财经(kongfuf)    作者:今纶    浏览:346    评论:0    


核心提示:我的几位四川朋友不止一次吐槽:成都对周边县市的虹吸太厉害,资源、人才都往成都走,自己在附近几个县市的生意完全没法做,几乎没有增量。其实,成都的首位度至少在今年上半年还不算很过分,比如成都的GDP只占四川的35%左右。而相对偏远的银川首位度非常突出,其GDP已经占到了宁夏的51.18%。与首位度有关系的因素还有:人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我的几位四川朋友不止一次吐槽:成都对周边县市的虹吸太厉害,资源、人才都往成都走,自己在附近几个县市的生意完全没法做,几乎没有增量。

其实,成都的首位度至少在今年上半年还不算很“过分”,比如成都的GDP只占四川的35%左右。而相对偏远的银川首位度非常突出,其GDP已经占到了宁夏的51.18%。

与首位度有关系的因素还有:人口。近日,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24个省会城市的常住人口总量等数据梳理发现,成都的人口在省会城市中最多,广州、郑州和杭州人口增速快,银川、西宁、哈尔滨等城市人口首位度高,东部的济南和南京人口首位度较低。

省会人口增长,首位度增强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幸福感呢?公共服务和福利呢?是不是首位度越高就越好?

01

南京首位度不高,但江苏很强大

什么是城市首位度?简单说就是城市发展要素在最大城市的集中程度,不仅仅是指GDP,还包括人口、交通、教育、医疗等方面。

1939年,马克·杰斐逊提出了城市首位度的概念,作为对国家城市规模分布规律的概括。他提出这一法则是基于观察到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即一个国家的“首位城市”总要比这个国家的第二位城市大得异乎寻常。

杰斐逊提出了“两城市指数”,即用首位城市与第二位城市的人口规模之比的计算方法:S=P1/P2。

现在有人用省会/省这样的算法来观察城市首位度,引起的争议较大,也有学者批评这种方法:因为省份本身并不是一个经济地理单元,它只是一种行政区划的领域单位。不过,因为这种方法拿到数据比较简单明了,所以还是很多人用。

以银川为例,无论是GDP还是人口的比例,在宁夏都是非常高的,但是众所周知,宁夏并不是发达省份(自治区),其经济总量一般处于排行榜的尾部。银川在省会城市首位度排行榜上可是遥遥领先的。还有,哈尔滨在省内的首位度高,黑龙江的经济发展如何?大家心里自有判断。

有意思的是,在江苏这个经济强省里面,很多城市都发展得不错,有人经常戏称江苏为散装的“苏大强”。玩笑归玩笑,江苏的人均GDP可是全国第一。但是,省会南京的首位度并不高,以GDP比例来看,南京大概占14%左右。可谁敢小看江苏?

同样情况的还有广东,这可是中国第一经济强省,但是非省会城市深圳的经济总量是省内第一名。而且除广深之外,佛山、东莞也很强,都在万亿左右。

近年来,很多地方都在强调“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我们可以看出,各省的情况很不一样,有的省份比如江苏、广东和浙江,省会城市的首位度不算高,但是当地的经济发展成绩都十分亮眼。

实践出真知,事实告诉我们:允许一些省份不过度追求省会城市的首位度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道理很简单,每个省份、每个城市的发展路径、资源禀赋、人才储备千差万别,有的非省会城市就是能够因为地理优势、政策等原因突飞猛进,超越省会城市,比如苏州、深圳、青岛。须知只要产业发展好,财政收入增长,就业机会增加,于国于民有利,我看没什么不好。

当然,我也承认在某些省份,因为要集中有限的资源、资金去做一些项目,出一些政策,而这些项目在做好之后有利于整个省的经济实力提升,那就去做。是不是要提高首位度,“因省施策”是科学的、谨慎的、合理的方法。

02

广郑杭人口增速快的原因不同

如果把视野拉大到整个国家来看,我们会发现北京和上海至少在人口方面是在有意“压低”自己的首位度的。

以北京为例,过去几年通过疏解非首都功能,为提升首都功能提供了新的发展利用空间,北京的常住人口去年是负增长的。上海对入户同样控制严格,这个中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去年的常住人口只增加了几万人。

为什么?因为两个城市的空间承载压力太大:交通压力、就业压力、环保压力大……这些压力就要求他们必须采取措施去疏解。

北京和上海的例子充分说明:即使是提高首位度也是有天花板的,碰到天花板之后,城市自己会主动把首位度降下来,主动寻找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路径。

回到前述新闻中人口增长这个具体的问题,广州、郑州和杭州人口增速快?原因各不相同。

其实去年常住人口增长的前三名城市是杭州、深圳和广州,因为深圳不是省会城市,所以没有被列入前述数据统计表。

广州人口增速快的原因是因为在一线城市中,广州的生活性价比超高,工作机会也不少。当上海、北京逐渐抬高入户门槛之后,广深杭是吸引新鲜血液的最大受益者。

广州的基础设施完备,近年来在金融、汽车行业表现亮眼,在IAB、NEM等科技创新方向也取得了实实在在的产值增长,房价和其他一线城市比有优势。

郑州的人口增速快是因为其在省内的首位度突出,属于把第二名甩开很远的老大哥城市。郑州2019年的GDP是11589.7亿,常住人口为1035.2万,而第二名的洛阳的GDP只有5034亿,常住人口只有692万,郑州对比洛阳是碾压的优势。

虹吸之下,河南的资源、人口不是在郑州,就是在去郑州的路上。河南是人口大省,这样的禀赋决定了郑州的人口增速会比较好。这是非常典型的中西部模式,同样的城市还有武汉,武汉独大,襄樊、宜昌跟随,但是差距太大。这个模式的优点在于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缺点在于省会城市一旦遭遇特殊情况(比如疫情),整个省的经济基本面都会很难看。

杭州的人口增长完全是另外一种模式,她的虹吸是面向全国的,以长三角为主。她一方面努力卖地,改进基础设施,一方面通过科技创新和独特的互联网生态吸引创业家,吸引年轻人,同时又因为数字经济的光环太过耀眼,得到各个层面的不断加冕。

所以,杭州去年的常住人口的增长冠军得来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得益于浙江几十年转型土壤的养料输送。

时至今日,在前述新闻中,24个城市已经有8个城市常住人口突破千万大关,分别是成都、广州、武汉、石家庄、哈尔滨、杭州、郑州和西安。当然,中国突破千万人口的城市不止这些,至少还有北京、上海、深圳等。

03

粤苏浙省会城市首位度都不高

规模扩张带来的固然是增长的快乐和喜悦,也可以看作是某种荣光与欣欣向荣,但是问题同样接踵而至。令市民感触颇深的,或者说有切肤之痛的,恰恰是增长带来的问题,比如房价高涨:深圳自不待言,即使是成都这样的西南中心城市,近期也已经两次被住建部约谈。杭州更是楼市大热的城市,甚至被迫于9月4日升级调控政策。

多个人口过千万的城市都在直接面对学位、医疗、养老、交通的巨大压力。主城区人口超2000万的重庆,以及近年来的网红城市西安,在《百度地图2020年Q2城市交通报告》中,因为拥堵程度分别名列第一和第二,重庆人、西安人对此恐怕很难高兴起来。

因此,提升重要城市或者省会城市的首位度,不能只着眼于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规模,更应着眼于市民的幸福感和实际的福祉。只要区域本身的发展是良性的,有序的,有内生力量的,少些干预,少些人为拔高,更多地把城市增长的动力交给市场去解决,应该是最为理想的状态。

提高城市首位度的过程中,资源的合理集中和扩张需要先解决规划中的民生问题,尤其是交通、学位、医疗等,不应该先扩张后治理,不应该先扩张再想办法。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太多,GDP数据是好看了,但是身处其中的普通市民则备受煎熬,完全享受不到所谓“首位度提升”带来的快乐,这样的提升意义何在?

城市治理能力与首位度提升能够齐头并进,才能避免城市资源过度集中、规模极大膨胀带来的一系列负面效应。在这方面,粤苏浙的经验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如果拿出一张中国各省份的上半年GDP排行榜来看,可以看得更清晰,前四名的粤苏鲁浙的省会城市首位度都不高,除了杭州是浙江老大之外,其余三省的省会城市都是省内经济的第二把交椅。

不过,粤苏浙是公认的市场经济程度比较高的省份,市场就是如此理性,资源配置会经由看不见的手做到利润最大,效率最高。这会不会给我们一个更深入思考“首位度”的切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最新活动动态
中国晋商俱乐部-(副)理事长
中国晋商俱乐部-发起理事
中国晋商俱乐部-产业合伙人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企业风险防范委员会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