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独山县“400亿造楼”背后:县委书记“最会借钱”,背后设计师坐拥10家公司

   日期:2020-07-16     来源:财经    浏览:1852    评论:0    


核心提示:7月12日晚,微博账号@观视频工作室拍摄的纪录片《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将贵州黔南州独山县公共财政负债400亿事件再次带入公众视野。视频中主持人质疑,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的独山县,却借了400亿债务打造景观,平均每个乡级行政单位负债44亿元。水司楼 视频截图视频拍摄者实地走访了独山县的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7月12日晚,微博账号@观视频工作室拍摄的纪录片《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将贵州黔南州独山县公共财政负债400亿事件再次带入公众视野。视频中主持人质疑,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的独山县,却借了400亿债务打造景观,平均每个乡级行政单位负债44亿元。

水司楼 视频截图

视频拍摄者实地走访了独山县的一些标志性景观,包括号称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及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独山县经济实力不强,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却举债400亿打造景观,其中部分有“烂尾”风险。

独山县烂尾工程“天下第一水司楼” 新华社记者李惊亚2019年11月18日摄

视频中拍摄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

视频中拍摄的独山钟楼

2019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贵州省纪委监委梳理的典型案例汇编,其中披露,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10.08亿元, 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400亿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独山县紧急回应:

深刻反思 分类分批推进整改 

14日,独山县人民政府网站发布《独山县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一文,回应社会关注的纪录片“独山县如何烧掉400亿”一事。

全文如下:

 2019年以来,按照中央、省、州有关要求,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净化政治生态、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独山县坚持问题导向,深刻反思,认真梳理,加强源头管理, 严格按照“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个专班、一个方案、一套机制”,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分类分批推进整改。

目前,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比如,以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再如,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同时,全县严格落实《政府投资条例》, 严格执行《独山县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严格项目审批,坚决杜绝新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今后,独山县将继续对项目整改挂牌督战,精准调度,建章立制,举一反三,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以制度建设巩固整改成果。

 

图片来源:独山县政府官网 

据独山县政府官网介绍,独山县地处贵州省最南端,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全县总面积2442平方公里,辖8个镇,总人口达36万人。2018年,独山县全县地区生产总值94.34亿元,增长12.5%,增速排州第3位。

总投资5亿元的独山天洞景区 图据独山县政府官网

县长和县委书记先后落马

县委书记“最会借钱也最敢花钱”

独山县总额400亿、人均11.2万债务的背后,是该县县委书记、县长在2018年双双落马。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0月16日,潘志立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由安顺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潘志立利用担任独山县委书记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在担任独山县委书记期间,滥用职权,擅自决定低价出让国有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独山传媒

2019年12月5日,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在安顺市中院开庭审理,潘志立被控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擅自决定低价出让国有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8月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了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的案情。

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在潘志立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

潘志立大搞形象工程,给独山县这个黔南小城带来了高负债。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10%的融资成本,意味着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全年财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远不足偿还利息。潘志立也被舆论称为“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公开数据显示,独山县的财政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状态。来自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Wind的数据显示,独山县2004年—2017年的年度财政收入从4730万元增至4.49亿元,但年度财政支出却从4.45亿元增至27.17亿元。2018年,独山全县财政总收入完成10.08亿元,2018年末户籍人口35.6065万人。400亿的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

 

“独山大学城”校舍底部有明显裂缝,质量堪忧。/新华社

在潘志立落马前的2018年2月,他的老搭档、已转任贵州省三都县委书记的独山原县长梁嘉庚,因涉嫌受贿罪被贵州省监察委立案调查。2019年2月,贵州黔东南州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梁嘉庚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梁嘉庚受贿一案一审判决书发现,其受贿犯罪主要集中在其担任独山县县长期间。法院查明,梁嘉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为魏某等8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上述人员现金人民币125万元、港币2万元、美元1万元、价值112万元房屋一套和13万元的车位一个。

黔东南州法院一审判决书披露的梁嘉庚受贿细节证实,梁嘉庚的受贿,与独山县当地城市建设有密切联系。

2012年7月至2014年4月梁嘉庚任独山县县长期间,俞国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独山鼎恒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在独山县开发新街口房产开发项目,为了得到梁嘉庚的关注和帮助,俞国强分六次在梁嘉庚的办公室或者鼎恒公司的食堂,共送给梁嘉庚人民币6万元,梁嘉庚明知俞某强送钱的目的,仍予以收受。

2013年8月至2015年2月,梁嘉庚任独山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连长秋所在的贵州独山中山路桥投资建设公司承接了独山县红色旅游大道项目,施工过程中,在电力、自来水厂、电信等管网改迁方面遇到困难,连长秋多次找梁嘉庚协调解决。梁嘉庚通过召开协调会、专题会等方式帮助其解决困难。从2013年8月至2016年初,梁嘉庚共计收受连长秋现金共计人民币18万元。

独山县的古风博物院。/人民网

独山官场大面积塌方

今年1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刊发文章称,在潘志立的错误带领下,一些领导干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自然就容易形成“山头替代组织”“圈子替代班子”“商业原则替代组织原则”的现象,大范围的腐败问题接踵而来,独山全县8乡(镇)、25个县直部门“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独山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长胡昆就是典型的一例。 

今年4月13日,贵州三都县法院对独山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胡昆涉嫌受贿罪一案进行宣判,查明胡昆共受贿74.5万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胡昆受贿事实发现,胡昆利用其早前分管独山县交通、城镇化建设等便利,大肆获取个人利益。

2015年10月,应瓮安籍商人陈洪林要求,胡昆利用担任独山县政府副县长分管交通工作便利,向时任独山县交通局长杨绍忠打招呼。经杨绍忠安排,陈洪林顺利承接国道G210都匀至深河桥一级公路等道路工程监理业务。2017年5月,胡昆以到北京办事急用钱为由向陈洪林索要20万元。几天后陈洪林邀约胡昆到其家中吃饭,将事先准备好的20万元现金送给胡昆2017年9月,应胡昆要求,陈洪林出资24万余元,为胡昆购置大众帕萨特轿车一辆,登记在胡昆爱人伍萍名下,供胡昆个人使用。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披露,胡昆曾公然表态,“坚决完成任务,完不成提头来见”,十分露骨地向潘志立表忠心,将党内正常工作“江湖化”、“庸俗化”。由于放弃了政治标准,“三观”蜕变,思想腐化,胡昆在金钱、美色面前彻底失去了抵抗力。严重违反“三重一大”制度,随意调度大额资金;置党纪国法不顾,大肆收受巨额贿赂;下属及管理服务对象送礼品、礼金、消费卡、高档酒,来者不拒。

“回想自己违反党的纪律的情况,最让我痛心疾首和悔恨万分的,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正是这一严重违反纪律的行为,最终导致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致使自己走上违法犯罪不归道路。”胡昆在忏悔书中,对自己的过错幡然醒悟。

起底“天下第一水司楼”设计师李宏进

6000万元股权被冻结

水司府堂于2016年9月开工兴建,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被称为“天下第一水司楼”。该项目对外宣称,建成后,有望申报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跨度41米、高28米)。报道称,造价高达2亿。

视频中拍摄的天下第一水司楼

而这座楼的设计者就是有着“湘西鬼才”名号的李宏进。

启信宝数据显示,李宏进关联企业10家,其中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达9家,担任高管10家,参股控股企业8家。

在李宏进担任法定代表人的9家公司中,有7家还在存续中,包含文化研发、旅游开发、建筑工程、金铜铸造、陶艺设计等领域。其中,李宏进持有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51%的股份,持有张家界宏进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96.33%的股份,持有云南奇洞旅游开发有限公司99.75%的股份。

李宏进有多达14条限制高消费记录,从2018年11月起,李宏进频繁被限制高消费,而其中有12次与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有关,占比达86%。最近一次限消令发布日期为2020年1月22日,原因为承揽合同纠纷,而2020年1月6日的限消原因则是“劳务合同纠纷”。

此外,李宏进还有2条股权冻结信息,发生在2017年,2020年10月才会解冻,其100%持股的湘西太阳树民间文化研发有限公司被冻结2000万元人民币,持股80%的湘西太阳树民族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冻结4000万元人民币。

      今年4月,湘西太阳树民间文化研发有限公司还被曝拖欠农民工工资,被点名列入黑名单。

 “湘西鬼才”李宏进

人称“活鲁班”屡创世界纪录

      资料显示,李宏进是中国民族古典建筑艺术家,1968年出生湘西永顺县塔卧镇,自称“塔卧儿”,人称“湘西鬼才”。 

近20年来,李宏进先后打造出《张家界“文化树”》《恩施“土司城”》《宣恩“民族风雨桥”》《上海“维斯佳生态园”》《中国“凤凰印象边城”》《重庆“蚩尤九黎城”》等创造出100多项民族历史文化建筑作品,其中最出名的是“九重天”、“九进堂”、“九道门”等作品,多次创下世界吉尼斯纪录,人们称他为“当代活鲁班”。

“独山县烧掉400亿”

给我们留下什么警示? 

2019年,央视新闻焦点访谈播出了聚焦地方债,曝光贵州独山县下司镇发展旅游产业的“大手笔”,最后变成了“大笔债”。

节目表示,有些地方政府不顾自身财力和偿付能力,也不对项目进行科学规划评估,就大笔举债,盲目上项目铺摊子,最后工程烂尾,政府背上巨额债务,这样的教训一定要汲取。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崔军表示:“这种隐性债务实际上和我们现在政策方向是违背的,同时也带来极大的债务风险。那么小一个基础性的资金要撬动那么大一个杠杆,这本身风险就是极大的。不仅仅是他们,其他一些地方政府都要从这个事件中吸取一系列的教训,同时要警示自己量力而行。”

澎湃新闻评论称,“独山县烧掉400亿”其实是一堂警示课,它向我们展示了,地方举债发展一旦失控,将带来什么恶果。拍板的领导落马了,但是背上的债总得还。倘若在畸形政绩观主导下,盲目举债,贪大求快,不仅将给地方发展埋下“地雷”,更可能引爆地方金融风险。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最新活动动态
中国晋商俱乐部-(副)理事长
中国晋商俱乐部-发起理事
中国晋商俱乐部-产业合伙人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企业风险防范委员会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