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高山  史光荣  榜单  优秀晋商  张文泉  侯计香  李亚斌  郝金玉  赵一弘  吴沪先 

1.5万儿科医生消失背后,9000万中国家庭无路可退

   日期:2020-01-12     来源:财经    浏览:954    评论:0    


核心提示:我们科室建立到现在为止是4年,4年辞职4个医生。想要招一些年轻的大夫、年轻的医生,真的好难。他们科室只有两个名额,有6个人来报名;我的这个科室有8个名额,只有1个人来报名。在《人间世》第8集里,ICU儿科主任朱晓东用寥寥数语,告诉我们一个骇人的真相:比孩子看病难更可怕的是,儿科医生正在消失就在他说话间,已经又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我们科室建立到现在为止是4年,

4年辞职4个医生。

 

想要招一些年轻的大夫、年轻的医生,

真的好难。

 

他们科室只有两个名额,有6个人来报名;

我的这个科室有8个名额,只有1个人来报名。

 

在《人间世》第8集里,

ICU儿科主任朱晓东用寥寥数语,

告诉我们一个骇人的真相:

比孩子看病难更可怕的是,

儿科医生正在消失……

 

就在他说话间,已经又走了一名医生。

这个医生,能力出众,

在医生和患者中皆有口碑。

 

可惜,没有博士学位,又没有时间准备论文,

他的职业生涯一眼看得到头,

最后选择辞职。

 

与其说是选择离开,不如说是被迫离开。

 

一个人是一群人的缩影。

 

张医生的离开,不是个例,而是儿科的普遍现象。

正在消失的10万儿科医生

 

2017年,我国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

医生总数仅有10万人,

但我国0-14岁的儿童约有2.6亿。

 

10万儿科医生要服务2.6亿儿童,

一个医生要服务2600名。

 

平均每8小时,

一个医生要接诊60——80位患儿,甚至更多。

所以深夜里的儿科,人比春运火车站还多。

 

有人埋怨,

医生只用3、5分钟就接诊一个患儿。

但这样的速度,

还有大批患儿光排队就要等上4小时。

在医院里排队的人

 

直到现在,

儿科医生缺口不但没填补上,

反而在不断扩大。

 

2014年到2016年,

3年时间,儿科医生流失14310人,

占总数的十分之一。

 

在医学生中,流传着一个顺口溜,

“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

年轻的医学生,

宁愿去内科、妇科,也不想来儿科。

 

后果是,

15年里,我国的儿科医生仅增加了5000人。

 

每年有80万医科生毕业,

成为医生的只有2.2万人,

而成为儿科医生的仅300多人。

 

一边是新增医生人数锐减,

科室连人都招不满;

一边则是儿科医生逐渐离开这个行业。

 

儿科医生消失之谜,你需要知道这3个真相

真相一:

治病救人的医生,随时都会丧命。

 

2016年,山东莱钢医院。

儿科医生李宝华被患儿家属砍成重伤后,

不治身亡,

身中27刀,头部多达12刀。

最让人不能释怀的是,

被砍前,他刚刚结束了16个小时的夜班,

忙的一夜没有睡觉。

 

湖南邵东的王俊医生,

只因没有停下手术为新到的患儿清创,

就被家属围殴致死。

不光自己的安全,

有时连他们自己的至亲骨肉都难以保全。

 

在湖南益阳,

一位医护人员年仅10岁的孩子,

在上学途中被患者家属尾随,捅了13刀。

 

这一切,

就因为他们是医生,

就因为他们从事了这一行,

挨打挨骂成为了常态。

 

孩子喊声疼,父母就对医生拳脚相加;

一针不见血,耳光就甩在了护士脸上……

 

除却暴力伤医,

猝死、抑郁症也正在围攻他们。

 

43岁的郭庆源,

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外科医生,

但他的生命,

却永远停在了2018年1月23日那天。

事发当晚,

他一共接诊了40个病人。

43岁的赵变香医生,

倒下的地方是505病房。

倒下的前一秒,

她还在微笑着问询病人女儿,

“你妈妈感觉怎么样?”

因为人手不足,如果不加班加点,

他们根本撑不起庞大的治疗量,

他们能做的,

就是用自己的健康,换取患者的健康。

真相二:

与儿科医生的付出成反比的,是他们的工资水平。

 

据调查,

有76%的儿科医生,工资在5000元以下,

其中有一半人,工资不足3000元。

纪录片《生门》主治医生的工资条

 

顶着难以想象的压力,每天都是超负荷运转,

到手的工资却连自己都养不活。

 

40岁的朱月钮医生,

2005年就已读完博士,

2018年12月底才晋升副主任医生。

 

这时候,很多和她同年龄的同行同事,

早已是主任医师甚至已经是研究生导师了。

 

不是能力不行,

而是因为忙着诊治,天天待在病房,

没有时间做科研写论文,评不上职称。

评不上职称,待遇就涨不上去。

 

真相三:

大部分的儿科医生,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

 

作为唯一一个有能力管着ICU的医生,

朱月钮每天需要照顾十几床病人,

这些病人,都还是孩子,却都是重症。

肚子里长肿瘤、骨髓里长肿瘤、脑子里长肿瘤……朝不保夕。

 

为了这些孩子,

她忙到没时间喝水、吃饭、上厕所,

甚至无暇顾及自己的女儿。

 

女儿腿受伤,不能上学,

她能做的也只是把孩子安顿在值班室。

 

女儿期末考试期间,

她遇上一个仅10岁的突发心肌炎患者,

不得不在医院坚守了116个小时、整整四天半。

 

想到家里无人关心的女儿,

一贯强势的她也不禁崩溃痛哭。

一头是病房里翻江倒海般的生死,

一头是女儿一去不复返的童年,

选哪个,怎么选?

 

她没有选择的机会,

因为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她能做的,就是给家里的阿姨打个电话,

嘱托她给女儿多做点好吃的。

她能为女儿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不是朱医生的常态,

而是所有儿科医生的常态。

谈到女儿,马健医生忍不住落泪

 

每天都是16个小时以上的工作,

他们牺牲了健康、牺牲了休息时间,

以至于连自己的孩子的成长都不能参与。

 

付出这样大代价后获得的回报就是,

少的可怜的工资、家人的不理解,

患者的纠缠打骂甚至砍杀,连孩子都不放过。

 

真实镜头下的儿科医生,熟悉又陌生。

 

外界看来,它高薪、稳定、社会地位高,

但几乎没人去深入调查过他们真实的生存现状。

 

刨除工资低、工作压力大、晋升难、猝死、医闹、暴力伤医……

他们也在承受着许多来自生活的压力,

白大褂下的他们,也是有家庭的普通人。

 

一边忙着救人,

一边想方设法保命,

这就是他们最真实的世界。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

有34%的儿科医生在两年内有辞职计划,

在基层医院,这个比例已经达到了41%。

 

当这批医生也离开后,

等着我们的会是什么?

 

儿科医生大逃亡的背后,上千万家庭退无可退

 

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频频曝出,

由于儿科医生紧缺,

医院被迫取消儿科急诊夜诊。

去年1月份,

一场全球肆虐的流感,

让中国的各个医院里挤满了病患。

然而,医生们纷纷累到病倒。

 

上海各个医院的儿科,平均排队4小时;

深圳某医院里,儿科医生一天接诊300个患儿,

是普通门诊工作量的三倍,不少医生带病坚持;

天津某三甲医院因为儿科医生全部病倒而导致儿科停诊……

 

也是这时候,

部分人才惊觉自己的孩子早已身处危险之中。

 

石田衣良在《反自杀俱乐部》里说,

人们往往会对别人的危险处境毫无察觉,

只因为自己没有置身其中,

所以感觉变得愚钝。

 

这是人类的通病。

 

在我写这篇文章、查询儿科医生资料的时候,

依然时不时就能看到这样愚蠢的言论:

 

“我是一时情急就打了她(医生)一巴掌,

但她收入那么高,

也不至于就不干医生这一行了吧。”

“就是说啊,

医者仁心,他们不会辞职不干的。”

“你没吃饭,关我屁事。”

 

我不知道如何评说这一类人,

他们最常用的伎俩就是,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道德。

 

他们的言语,声声嘲讽,句句诛心,

成了压垮医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很快就会意识到,

儿科医生大逃离的背后,将是9000万家庭退无可退。

 

早前就有广州日报发布消息称,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

21名儿科医生中,

有4名被民营医院高薪挖走,

月薪三万,还不用上夜班。

一边是高薪、时间自由、受人尊重,

一边是收入不高、加班严重、动辄被打被骂。

不难想象,不久的将来,

儿科医生从公立医院流向民营医院的速度会越来越快。

 

到那时,只会出现一种情况:

愿意且能支付更多钱的家长,

孩子将会在民营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

而剩下的人,

则只能在下半夜孩子生病的时候,

守在急诊门口,

掰着指头算还有多久医生才上班,

医院才开门。

 

暴力伤医—医生流失—医患关系加剧,

这个恶性循环的闭环已经形成,

而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处其中。

可以预见,儿童医疗已经到了寒冬,

在寒冬里,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结语

在《人间世》里,

有这么一个片段,

抢救一个病危儿童、

连一顿饭都没顾得上吃的朱月钮医生,

因为对另一个患儿家属说话没有耐心,

被投诉到医院医务处和市民热线。

花了大半天时间解释、写保证书、座谈后,

家属同意和解,同时也提了一个疑问:

“是什么让你继续坚持在这里的?”

 

朱医生的一段话,或许就是答案。

她说:
 

“人的一生,绝不只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它在隐藏着忧伤、尴尬、伤痛、苟且,

但我相信,

医生这个职业,

会比别的更容易找到人生存在感。

医者是暗夜里的提灯者,

他们一心想为我们抵御黑暗,

为何总有人试图打破那盏灯。
 

寒冬之下,

提灯者尚在坚持,

而我们普通人能做且一定要做的,

难道不是更多的善意与尊重?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您立即联系通知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15300248390,谢谢
 
打赏
 
更多>同类晋商资讯
0相关评论

最新活动动态
中国晋商俱乐部-(副)理事长
中国晋商俱乐部-发起理事
中国晋商俱乐部-产业合伙人
推荐图文
推荐晋商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晋商生态研究院  |  中国晋商俱乐部  |  欢迎加入晋商俱乐部  |  发起人及联合发起机构  |  中国晋商俱乐部领导  |  顾问团队  |  秘书长  |  秘书处联系方式  |  各地运营中心  |  晋商企业风险防范委员会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京ICP备13017153号